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00章:你说过的,你要给小洛做配型。

    “苏小绵,我是楚冷寒。刚才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墨非城的脸色越来越沉,阴沉的好似要下一场大暴雨。

    原来,刚才在餐厅里,给苏小绵打电话的人竟然是楚冷寒,怪不得苏小绵不敢接听。

    “苏小绵,我知道你生我的气,那件事我真的对不起你,我真诚向你道歉!”楚冷寒许久听不到电话这边有动静,以为苏小绵还在生自己的气,便继续的说。

    “苏小绵,苏小绵,你在听吗……”

    墨非城愤怒的挂掉了电话,将苏小绵的电话狠狠的攥在手里,几乎要将手机捏成碎片。

    内心的怒火好似瞬间爆发的火山,以势不可挡的迅猛之势将墨非城通身的细胞充斥。

    一双眸子中的阴寒之气,瞬间从墨非城的眸子中倾泻而出,周遭的空气好似都骤降到了冰点以下。

    “咔嚓!”

    浴室的门应声而开,苏小绵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头发还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嘴里嘟囔了一句,“今天晚上的晚餐……”

    “啪——”

    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狠狠的将手里的手机向苏小绵砸去。手机擦过苏小绵的耳垂,狠狠的砸在了身后的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啊——”

    苏小绵发出一声尖叫,身体瞬间僵在了原地。

    清眸中瞬间被莫大的惊恐占据,小脸惨白,好戏一张白纸。

    墨非城起身,愤怒的走到苏小绵的面前,一把提起苏小绵,将她连扯带拉的带进了卧室。

    苏小绵浑身哆嗦,不知道自己究竟怎样惹到了墨非城。

    “啪!”

    墨非城将苏小绵狠狠的丢在了床上,眉眼之间尽是凛冽的怒火,犀利的眸光狠狠的射在苏小绵身上,似乎将要苏小绵的身子射穿一般。

    苏小绵眸光中带着惊恐,错愕,甚至还有一丝无辜,瞬间将墨非城的怒火最大化的放大。

    墨非城居高临下的望着苏小绵,唇瓣都气的发抖,嘴角微微的抽搐,低吼道:“苏小绵,你不感觉你自己很恶心吗?”

    苏小绵的心猛地揪了一下,瞪大惊恐双眸,半晌了才说:“恶心?”

    “对,你就是让我感觉很恶心!”墨非城怒不可遏的说。

    苏小绵的脑子飞速的在旋转着,自己究竟哪里惹到了这个墨非城。

    不等苏小绵思索,墨非城便狠狠的压了上来,狠狠的撕掉苏小绵身上裹着的浴袍……

    强劲有力的大手,粗鲁将苏小绵翻了个身,双膝狠狠的将苏小绵的下身分开,没有一丝疼惜,没有一丝的犹豫,猛烈的贯穿苏小绵的身体。

    苏小绵只感觉身下一阵剧痛,紧接着便是墨非城宣泄一般的冲击。

    苏小绵的身体在墨非城的身下,好似一片随风飘落的树叶,摇曳不止……

    折磨,那种蚀骨的阴寒,让苏小绵的心支离破碎。

    许久之后,墨非城才如洪水般一泻千里。

    苏小绵浑身酸痛,挣扎了一下,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疼。

    墨非城将浴巾狠狠的砸在苏小绵的脸上,低吼了一句,“滚蛋,去找你的楚少,继续你们之间可耻的秘密!”

    故意压低的嗓门,却透出了一股子致命的阴寒。

    苏小绵心猛地一颤,一把将浴巾扔掉,警觉的望着墨非城。

    苏小绵忽然想到了楚冷寒晚餐时候给自己打过电话。难不成在自己洗澡的时候,他又一次打了过来?恰好被墨非城接到了吗?

    墨非城将门打开,低吼了一句,“滚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那恶心的嘴脸!”

    苏小绵的心瞬间被击碎,喉咙哽咽了一下,慢慢的起身,找出衣服套在身上。

    苏小绵走到墨非城的跟前,停了一下,低头说:“小……我朋友儿子换骨髓……”

    “他的死活,跟我无关!”墨非城冷漠的吐口,冰冷的话语好似一支利剑深深的插进了苏小绵心脏。

    苏小绵惊厥,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抖,心汩汩淌血,抬眸望着墨非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你已经答应的事情,反悔好吗?”

    墨非城凛冽的直视着苏小绵,一字一顿的说:“滚蛋!”

    苏小绵倔强的咬着牙关,“你说过的,你要给他做配型,你必须……”

    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便将苏小绵推了出去。

    “嘭!”

    墨非城狠狠的关上了房门,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苏小绵的身子猛地一颤,清眸中瞬间被一层水雾朦胧。

    “你说过的,你要给小洛做配型,你说过你会考虑一下的……”

    苏小绵慢慢的蹲在地上,抱紧自己的双腿,眼泪猝不及防的砸落下来。

    墨非城狠狠的坐在沙发上,听着门外苏小绵的哭诉,胸中的怒火越来越旺,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向门口。

    “嘭!”

    杯子狠狠的砸在门上,发出一声闷响。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抖,好似一记重锤狠狠的砸落在心底。

    苏小绵在门口低声啜泣了好久,由最开始失望,继而变成了无助的绝望。

    不敢挣扎,一动浑身都在痛。

    胳膊上和腿上的淤青,已经很明显的显露出来。

    哭了过许久,苏小绵才缓缓的起身。轻手轻脚的下楼去,来到客厅,寻到了被墨非城摔成碎片的手机,很显然已经不能用了。

    苏小绵轻叹一声,在碎片中找出来手机卡,默默的装在包里。起身轻轻的推开门,走出了别墅,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

    房间里空荡荡的死寂,似是墨非城的心一般,静的可怕。

    墨非城烦躁的拿出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似乎一停下来,自己的心就会痛的不能呼吸。

    电话里楚冷寒的声音,一次次的回荡在墨非城的耳廓。

    那件事,对不起……

    电话里的楚冷寒,温柔又含蓄,完全没有往日的跋扈,似乎还有浓浓的暧昧气息。

    墨非城烦躁无比,起身来到酒柜拿出了一瓶红酒,一杯杯的盏下。

    深秋的夜,凉的刺骨。

    华灯闪烁,寂寥的街道上的不时冒出一两个行色匆匆的路人。

    一阵风吹过,苏小绵打了个冷颤,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

    “吱——”

    苏小绵感觉有一辆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惊恐的抬起眸子望着面前的车子。

    车窗落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苏小绵耳廓,干脆又温暖,“上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