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01章:我在你心中果真是没有位置!

    苏小绵垂下眸子,眼泪在眸子中打转,人也僵在了原地。

    冷慕言一看,这个苏小绵如此的倔强,只得无奈的走下车,将苏小绵拉进了车子里。

    苏小绵木然的坐在副驾驶,眼泪滂沱大雨一般砸落下来。

    冷慕言慌了神,无措的递给苏小绵纸巾,说:“苏小绵,你怎么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街上游荡?”

    苏小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感觉心中有天大的委屈,怎么也缓不过来。

    冷慕言看着一直流泪的苏小绵,不再追问,只是默默的递给苏小绵纸巾。

    苏小绵的心好似天塌地陷一般支离破碎,再也拼凑不起来。

    冷慕言贴心的为苏小绵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出发。

    一路无话,苏小绵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平静之后是心如死灰一般的绝望,无助和失落充斥着苏小绵的所有的细胞。

    冷慕言余光看了一眼苏小绵,开口说:“你为什么不问我,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苏小绵微微的抬了一下头,看了冷慕言一眼说:“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冷慕言一脸的无奈,失落的说:“看来,我在你心中果真是没有位置!”

    苏小绵一惊,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礼貌,立马说:“你不是出国了吗?为什么会在这儿?”

    冷慕言看了看苏小绵,抿了抿嘴说:“因为,我感觉某些人需要我来拯救哦!要知道我答应做某些人的贴心小超人。”

    苏小绵一怔,慌乱的收了自己的眸光,把视线转移到了前方不再说话。

    冷慕言尴尬的笑了笑,悻悻的说:“我带你去我家吧!”

    苏小绵不言语,自己此刻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有一个庇身之所当然是好的。

    冷慕言载着苏小绵,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苏小绵下车,望着面前的一片漆黑的别墅,感觉分外的凄凉,“冷慕言,你为什么不雇一个管家?”

    冷慕言苦笑了一声,“我的别墅里不需要管家,需要一个女主人还有一个……蹦蹦跳跳的孩子!”

    苏小绵一惊,垂下眸子来不再说话。

    孩子,一个孩子?

    自己有一个孩子,只是自己连救他的能力都没有,还何谈一个母亲?

    冷慕言意识到了气氛的尴尬,说:“走吧,进去吧!”

    跟随着冷慕言走进家里,屋子里空荡荡的,显得更加的凄凉。

    冷慕言低头凝视着苏小绵,邪魅的说:“今夜你陪我睡主卧如何?”

    苏小绵白了冷慕言一眼,正欲说话。

    “叮铃铃”

    冷慕言的手机大响,冷慕言看了看手机,眉头皱了皱,离开客厅走向了阳台。

    苏小绵径直走进了客房,之前自己住过,所以这次就显得熟悉的多。

    “慕晴,你现在打电话过来做什么?”冷慕言故意压低嗓门问道,眼睛不住的望着客厅。

    “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出手啊,今天晚上有人看到墨非城又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了!我等不及了!”冷慕晴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时机不到!慕晴,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知道吗?”冷慕言紧张的叮嘱冷慕晴。

    苏小绵来到了客房躺下,反反复复的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墨非城狰狞的脸,苏小绵的心针扎一般又开始疼了起来。

    冷慕言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苏小绵已经睡去,便悻悻的回到了主卧。

    夜,很漫长!

    对于苏小绵来说,这一夜就是煎熬。

    清晨,如约而至。

    墨非城拖着沉重步伐走出了卧室,佣人们已经将早饭准备完毕。

    墨非城坐在餐桌前,看着满目琳琅的早餐,烦闷至极,感觉一点胃口也没有。

    桌前放着两杯牛奶,墨非城随便的端起一杯牛奶抿了一口,却发觉牛奶的口感似乎有些不对劲。

    “先生,不要……”秋冬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餐厅,神色紧张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眉头一皱,眸光犀利的直射秋冬,威严的质问:“什么不要?!”

    秋冬吓得浑身哆嗦,慌乱的走了过来,指着另外一杯牛奶结结巴巴的说:“先生,那……那杯是您的,这杯是……是苏小姐的!”

    墨非城狐疑的望着面前神色慌张的秋冬,只见她目光闪躲,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

    墨非城心中瞬间明白,这个秋冬有问题。

    犀利的眸光,上下洒了一眼面前的秋冬,只见她的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故意的抓的很紧,而且在颤抖。

    “你手里的是什么?”墨非城低吼了一句,言语之中是压制不住怒火。

    “什么……没什么!”秋冬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将手背在身后。

    “拿出来!”墨非城吼了一句。

    秋冬惊了一跳,哆哆嗦嗦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竟然是一小瓶药片,墨非城打眼看了一眼,瓶子上竟然写着三个字“避孕药”!

    墨非城脑子中那根神经立马绷紧,回想到刚才自己喝的那一口有异味儿的牛奶,一把抓起药片,站起来凛冽的说:“你把药放在了苏小绵的牛奶里!”

    秋冬吓傻了,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嘴巴哆哆嗦嗦的说出来什么。

    墨非城这才明白,为什么苏小绵月事会提前来,原来秋冬竟然在苏小绵的牛奶里加上了这种东西。

    要知道,这种西药的药片,对人体的伤害是巨大的。

    苏小绵的身子本来就弱,又吞下了这么多的避孕药,哪会受得了?

    “谁指使你的!”墨非城狠狠的吼道,似乎这一切的错都是秋冬造成的。

    “没有……没有人!”秋冬连连后退,结结巴巴的说。

    那天晚上苏小绵故意整秋冬的情景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许是两个人积怨已久,墨非城没有再追问下去。

    “先生,你起来……”

    嗅到餐厅里的气氛有些异样,文朵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却看到了双眼发红的墨非城,正暴怒的盯着秋冬,秋冬正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文朵看到了桌子上的药,心中即刻便明白过来。

    “即刻让这个女人消失在我眼前!不要让我在帝都再看到她!”墨非城几乎是吼着说,好似一头发怒的狮子,恨不得将秋冬撕了。

    墨非城愤怒的甩门而去,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

    文朵生气的看了看秋冬,恨恨的说:“即刻收拾东西,滚出去!以后在帝都,你将会永远失业!”

    秋冬掩面哭泣,跑出了别墅。

    文朵看了看餐桌上的避孕药,心疼极了这个苏小绵。同时也感到庆幸,幸亏是先生发现了秋冬在牛奶中做手脚,如果是苏小绵发现了,必定会对先生产生误会的。

    秋冬哭着跑出别墅,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脸色立马一变拿出了手机,拨出去,“小姐,事情败露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