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07章: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

    苏小绵趁机赶紧将衣服往身上套,“有人,有人敲门!”

    墨非城冷哼一声,一把将苏小绵还未穿好的衣服扯下来,挑眉看着苏小绵,“现在什么都没有干你重要!”

    苏小绵曼妙的身体,散发着沐浴后迷人的体香,让墨非城身体剧烈的反应起来。

    “墨非城,不开门,会不会太不礼貌了?”苏小绵一个闪身躲开墨非城的魔爪。

    墨非城眸光一沉,定定的看着苏小绵,淡淡的启唇,“苏小绵,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

    苏小绵一愣,心猛的一颤,为何这句话如此的熟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叮咚——”

    门铃再一次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该死的!”墨非城低声骂了一句,脸上浮上一阵不悦,兴趣全无。

    转身将衬衣穿上身上,走出了浴室。

    苏小绵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女人,我不喜欢欲情故纵的游戏!”

    “苏小绵,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

    二者好似慢慢重合在一起,让苏小绵的心乱成一团。

    不会的,不会的!

    楚冷寒是小洛的亲生父亲,不可能是墨非城的!

    苏小绵拍了拍脑袋,让自己脑筋清醒一下,强迫自己相信,这只是碰巧而已。

    慢吞吞的穿上衣服,然后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敲门?

    “墨非城,是谁在敲门?”苏小绵顶着松散的,湿哒哒的头发走下楼来。

    “苏小绵?!”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廓,苏小绵停住了手里的动作,猛的抬头看。

    只见冷慕言正在站在客厅里,惊喜的看着自己。

    客厅里的气氛透着一股子说不上来的诡异。

    苏小绵看了看冷慕言,又看了看墨非城,感觉墨非城的脸阴沉的好似马上就好下暴雨一般。

    “你,你怎么来了?”苏小绵吞吞吐吐的说,脸色也不自然起来。

    “没事啊,我来找墨总聊聊天啊!”冷慕言无邪的笑着说,然后向苏小绵走去。

    “哦,哦,那我就先上去了,不打扰你们了!”苏小绵说着就要向楼上跑去。

    可是冷慕言却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一把抓住苏小绵的胳膊,亲昵而暧昧的说:“你不要走啊!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惊喜,太意外了!”

    苏小绵尴尬的瞟了一眼墨非城,心里暗自唏嘘,冷慕言你这是做什么?苏小绵赶紧将自己的胳膊从冷慕言的手中抽离。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苏小绵甚至都感觉到了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寒。

    苏小绵也不敢直视墨非城,只是低着头怯怯的说:“我……我头疼,我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聊!”

    说着苏小绵头也不回的上楼,冷慕言却依旧不甘的说:“苏小绵,你身体不舒服吗?是不是着凉了?我带你去医院找大夫啊……”

    “不用了,我睡一觉就好了!”苏小绵一边跑一边拒绝。

    冷慕言看着落荒而逃的苏小绵,得意的一笑,墨非城你的心一定很痛吧!

    “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墨非城压制着内心的怒火冷冷的说。

    冷慕言冷笑一声,冷冷的看着墨非城,不屑的说:“十年前我输给了你,十年后,我不会再输给你的!怎么?四哥,你喜欢苏小绵?”冷慕言轻挑的瞟了一眼墨非城说,“不过很可惜,苏小绵已经答应我明天就去冷氏企业上班!”

    墨非城眸光一沉,拳头忍不住握紧,上前去一把抓住冷慕言的衣领,狠狠的说:“冷慕言,你最好离苏小绵远点!否则,我要你好看!”

    冷慕言狠狠的将墨非城的手掰开,整理了一下衣领,淡定的看了墨非城一眼,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说了, 大晚上将苏小绵赶出去的人是你墨非城。雪中送炭搭救苏小绵的人是我冷慕言,而不是你墨非城!”

    墨非城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继而那种蚀骨的痛在周身蔓延,让墨非城大脑迅速充血。

    冷慕言冷笑一声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停住,扭过头来看着脸色发白的墨非城,鄙夷的说:“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昨天晚上和苏小绵共度良宵也是我冷慕言!”

    之后拂袖而去。

    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身旁的玻璃酒柜上。

    “轰隆——”

    玻璃酒柜发出一声巨响,玻璃碎片随即散落一地,就像墨非城七零八落的心。

    苏小绵躲在卧室里,心就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这个冷慕言到底来找墨非城做什么?刚才冷慕言拉自己胳膊的动作,很显然已经惹怒了墨非城。

    “轰隆”

    楼下传来了一声剧烈的响动,让苏小绵一惊。

    该不会是两人打起来了吧?苏小绵赶紧打开门冲向楼下。

    走到楼下便看到墨非城正站在被打碎的酒柜前,墨非城的面前是散落一地、乱七八糟的玻璃碎片。

    苏小绵眸光一缩,这是怎么了?果真两个人打起来了?

    来不及多想,苏小绵赶紧跑过去,俯下身体去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

    苏小绵瞟了一眼酒柜,这么好的酒柜,这就么被毁了,刚才墨非城和冷慕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惹得墨非城发这样大的脾气?

    想到这里,苏小绵随意的问了一句:“冷慕言呢?怎么没有见到他?”

    不想,这句不经心的问话,将苏小绵推入了痛苦的深渊。

    墨非城一把将地上的苏小绵提起来,狠狠的掐着苏小绵的脖子。

    “你这么关心冷慕言,只怕你早就爬上冷慕言的床了吧!”墨非城故意压低嗓门,几乎低吼着说。

    “我……我……”苏小绵想要否认,可是脖子被墨非城死死的卡着,一句话也不出来。

    苏小绵手里还捏着玻璃碎片,突然被墨非城提起来,玻璃碎片一下子便嵌进了手掌里。

    一股钻心的痛从手掌蔓延开来。

    可是墨非城才不关心,暴怒的双眸狠狠的瞪着苏小绵。本就冰冷的面庞,此刻更平添了无以复加的怒火。冰冷中夹杂愤怒,让墨非城的脸可怕极了。

    苏小绵惊恐的瞪大一双清眸,脖子被墨非城掐的已经通红,有些地方甚至浸出了嫣红的血丝。

    喘不上气来,呼吸困难,苏小绵感激自己就要窒息了。

    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扔在沙发上,苏小绵的头狠狠的撞击在了沙发的棱角上,发出一声巨响。

    苏小绵看到墨非城正以泰山之势压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