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08章:是要给你的野男人打电话求救吗?

    头疼,手痛,脖子痛。苏小绵感觉自己真的是要死掉了,可是墨非城的眼中却并没有因为苏小绵的痛苦而生出半点怜惜。

    一把将苏小绵身上的衣服撕扯掉,野蛮的将苏小绵的身体分开。

    “苏小绵,你是不是一夜没有男人上你,你就难受!?”墨非城凉薄的冷笑,让苏小绵身体一颤。

    一双清眸瞬间冷却,心猛地颤抖了一下,原来自己在墨非城的心中不仅肮脏而且放荡。

    苏小绵突然不想解释,自己在墨非城心中一直都是这么的不堪,即便自己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的。

    心凉的绝望,苏小绵也不反抗,任由墨非城野蛮的贯穿自己的身体。

    发泄一般,墨非城狠狠的撞击在苏小绵的身体里,没有疼惜,没有感情,只是无情的肉体冲击。

    苏小绵的身体始终没有反抗一下,好像一个破旧的布娃娃,没有思想,没有情感。

    之前对墨非城身体产生的那些渴望和依赖,瞬间消失殆尽,残余一片凄薄。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非城才从苏小绵身体中抽离,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恋。厌弃的看了苏小绵一眼,鄙夷的说:“别以为你的手受伤了,就可以偷懒。明天早上四点钟,我要看到早餐,如果被我发现少了其中的任何一样食物,后果自己想!”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楼。

    苏小绵好似一具行尸,绝望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走到楼梯拐角处的墨非城突然驻足,扭头瞟了一眼苏小绵,冷冷的说:“不要想着趁我睡着了就逃走,我是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去找你的野男人的!”

    苏小绵眼皮也不想抬,身下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痛。

    手掌上的血液还在滴滴答答的淌着,可是苏小绵不想理会,不如就这么死去好了。

    “妈咪,妈咪……”

    恍惚之间,苏小绵好似听到了小洛在叫自己。

    苏小绵一下子惊醒,不行,自己不能就这么死去,小洛还在等着自己。

    为了小洛,自己不能死,坚决不能!不仅不能死,还要逼着自己去求墨非城救小洛。

    苏小绵猛的起身坐在沙发上,由于起来的太猛,大脑一片眩晕。

    苏小绵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清醒。

    苏小绵飞速的找打医药箱,艰难的给自己包扎。

    一次,两次,三次……

    自己一只手根本就包扎不好。

    看着鲜血再一次涌了出来,苏小绵彻底崩溃。一双清眸瞬间被泪水模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苏小绵粗鲁的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苏小绵不许哭,为了小洛你也要坚强。

    不知包扎了多少次,手掌终于不再冒血,苏小绵长出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好似灵魂被抽空了一般。

    墨非城,一个莫名其妙的魔鬼。之前对墨非城产生的好感,全部被浓浓的恨意代替。

    如若不是为了求他给小洛做配型,自己早就一走了之了。

    皓齿愤恨的咬着唇瓣,苏小绵暗自发誓,早晚自己一定要逃离墨非城的魔爪。

    无意间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钟已经指向了两点!

    苏小绵猛的一惊,还有两个小时就到四点了。如果不抓紧时间准备早餐,到了四点,不知道墨非城还要怎么惩罚自己。

    不敢怠慢,苏小绵起身向厨房奔去。

    看着厨房里满目琳琅的厨具,苏小绵不禁头皮发麻。

    之前只是用了一下电饭煲,就整的厨房差点被炸。而现在自己要准备十几样的食物,这可要自己怎么办?

    菜谱!对菜谱!

    苏小绵拿出手机,准备查询早餐菜谱。

    不想,手机页面上却突然蹦出了自己同冷慕言的照片。苏小绵一惊,赶紧查看起来,只见各大网站页面都是自己和冷慕言的大幅照片。

    “冷慕言神秘女友现身……”

    “冷慕言亲昵护着心爱的女人,不惜春光乍泄……”

    各种各种的字眼,一下子涌入苏小绵的眼里,刺激着苏小绵的神经。甚至网站上还公布自己冷慕言赤裸着上身,搂着自己的照片。

    虽然自己的脸拍的并不是很清楚,甚至几乎看不出是自己。但是熟悉自己的人,特别是墨非城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苏小绵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新闻显示的时间,是在自己进入冷慕言的办公室之后的几分钟内。

    苏小绵这才明白过来,司南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冷氏企业。

    墨非城一定也看到了这些不堪照片,和媒体夸张的词汇。

    墨非城一切的愤怒都有了根源,苏小绵的内心好似堵着一团棉花,让苏小绵憋闷的喘不上气来。

    一双眸子满是无措,墨非城一定误以为自己和冷慕言发生了什么事儿。

    精致的小脸儿上挂满了无措,苏小绵心跳好像骤停了,连呼吸都不会了。

    去找墨非城解释,现在就去!

    一时间慌神的苏小绵拿着手机快速向卧室里跑去,站在卧室门口,苏小绵心跳加速,手却停滞在了半空中,不知道怎么下手去敲门。

    墨非城自从回到房间里,便一支烟紧接着一支烟的抽。

    抽到自己器官麻木,不知烟草的滋味。

    冷慕言的话一字一句都扎在墨非城的心里,让墨非城的心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一双冷眸中尽是钻心蚀骨的阴寒,想想自己白日里还为了苏小绵担惊受怕。而人家苏小绵却亲亲我我在和冷慕言共度良宵,想一下就觉得自己可笑的厉害。

    估计苏小绵和冷慕言一定在耻笑自己的荒唐可笑,墨非城心狠狠的生疼。

    苏小绵站在门口,心就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重重的咬着唇瓣,苏小绵感觉口舌中已经有了腥咸的味道。

    苏小绵,敲门啊,一定要和当面对墨非城解释清楚!

    深呼吸一口气,苏小绵轻轻的敲下了卧室门。

    过了许久,屋子里没有动静。苏小绵心里瞬间悬了起来,墨非城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来不及多想,苏小绵急速的推开房门。

    一开门,扑面而来刺鼻的烟草味,房间里烟雾缭绕,不禁让苏小绵一阵发出咳嗽。

    “墨非城?”苏小绵急切的叫了一句。

    墨非城脸色一沉,低吼道:“滚出去!”

    苏小绵心头一颤,还好墨非城没事。犹豫了一下,苏小绵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连忙把窗子打开,让屋子里的烟气散去一些。

    墨非城起身,将手里的香烟狠狠的掐灭,大步走到苏小绵的身后,野蛮的将苏小绵拉过来,苏小绵一双清眸惊恐的看着墨非城。

    墨非城打眼就看到苏小绵一手缠绕着纱布,一手紧紧握着的一个崭新的手机,冷笑一声,“怎么,是要给你的野男人打电话求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