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09章:你是在向我挑衅?还是在向我炫耀?!

    不等苏小绵反应过来,手里的手机便被墨非城抢了去。

    “不是……我……”看着墨非城阴寒的面孔,苏小绵舌头竟然打了结一般,说不出话来。

    冷峻的面孔上尽是阴寒至极的寒,一双剑眉拧到了一起,抬眼看着苏小绵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正是冷慕言光着膀子将苏小绵亲昵的揽在怀里的照片,墨非城嘴角抽动,怒火再一次攻了上来。

    一把将手机摔的粉碎,怒火再一次充满了墨非城墨若谭水的冷眸中。

    “苏小绵,你大半夜的跑到我的卧室里,是在向我挑衅?还是在向我炫耀?!”墨非城一把扼住苏小绵的咽喉将她狠狠的撞到墙上。

    苏小绵感觉眼前一黑。差一点昏厥。

    “我告诉你,苏小绵,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一点也不在意你跟哪个野男人睡觉!”墨非城咬牙切齿的说。

    苏小绵呼吸变的困难,苏小绵的手伸到脖子处,想要撇开墨非城的手掌。

    可是手一用力,刚刚凝固的伤口再一次崩开,一股殷红的鲜血浸透纱布,从苏小绵的手心往下滴血。

    可是墨非城并没有因此而松手,反而加大的手掌的力度,苏小绵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勉强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我……喘不……上……”

    墨非城的双眸中扩散出来腾腾的杀气!

    直到苏小绵的身体瘫软下去,墨非城才将手松开。

    苏小绵瘫软的匍匐在地上,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说话,甚至感觉连呼吸也都费好大的力气。

    墨非城转身从桌子上端起一杯冷水,猛的泼在苏小绵的脸上。

    苏小绵立马惊醒过来,瞪大惊恐的眸子看着墨非城,一张小脸惨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

    墨非城冷冷的将苏小绵提起来,“四点我要吃早餐,你还有一个半小时!”然后狠狠的将苏小绵扔出了卧室。

    苏小绵看着手里被血浸染的纱布,眼泪再一次模糊了双眸。自己还未解释,却又一次被墨非城扔出了房间。

    苏小绵的心如同自己的手掌一样,痛的滴血。

    定了定神,苏小绵蹒跚的走下楼去。

    快一点,自己要快一点将早餐准备好,否则墨非城会发怒的。

    顾不得处理伤口,苏小绵便冲进了厨房,手忙脚乱的忙活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钟很快的就指向了四点钟。

    墨非城在四点钟准时来到了餐厅,威严的坐在椅子上,如同一个天生的王者。凛冽的冷眸扫视着餐桌上的食物。

    苏小绵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再惹怒了墨非城这只暴怒的雄狮。

    墨非城眉头紧皱,冷冷的瞟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继而把阴寒眸光的转向了一旁不停发抖的苏小绵。

    墨非城逼仄的眸光,让苏小绵身体一颤,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这是你做的早餐?”墨非城冷眸凝视着苏小绵。

    “是的!”苏小绵小声嘤咛了一句。

    “这是人吃的东西吗?”墨非城一把将手里的筷子摔在餐桌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

    “时间实在是太仓促,所以……”苏小绵看着桌子上,烤糊的面包,煎老鸡蛋和培根……还有各种惨不忍睹的食物。苏小绵自觉的闭上了嘴巴,等待着墨非城的狂风暴雨的来临。

    见苏小绵不再说话,墨非城冷冷的说:“你来,把它们全部吃掉!”

    苏小绵一惊,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我?”

    墨非城不耐烦的说:“我不喜欢重复!”

    “哦!”苏小绵小心翼翼的来到餐桌前坐下,正要夹起一片培根。

    “站起来!”墨非城突然吼了一句,“你以为你这个脏女人有资格和我同坐一张桌子吗?”

    苏小绵心尖一颤,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将自己的包裹,好似一只受惊的小猫一般立马起身站在一旁。

    “吃!”

    墨非城再一次冷酷的下达命令。

    苏小绵强忍着内心的巨大委屈,夹起了一片被自己煎的有些发黑的培根。

    狠狠的塞进了嘴里,小小的嘴巴被塞的鼓鼓的。

    眼泪“吧嗒吧嗒”落个不停。

    墨非城睨视着一旁的苏小绵,脸色憔悴,手上缠绕的纱布早已被血浸透,眼泪滑落在脸上,滴落地上。心猛地就疼了一下,那种疼痛久久不能散去。

    墨非城将眸光收回,转向别处。

    苏小绵大口的咀嚼着培根,不时的看着墨非城那俊俏却冰冷的侧脸,不知怎么“嘤嘤嘤”的就哭出声来。

    墨非城心一揪,喉结忍不住哽了一下。

    转过脸冷冷的说:“怎么样,嫌弃自己煎的培根太难吃了?”

    苏小绵一听,再也绷不住大哭起来,一边大哭一边说:“有点苦!”

    墨非城的心稍稍的松了一下,却也还是冷冰冰的说:“去,给我倒一杯牛奶!”

    苏小绵赶忙擦了泪水,“哇~”的一声。

    墨非城挑眉看着苏小绵,说:“怎么?不乐意?”

    苏小绵哽咽着说,“没有,我再哭一声,就好了!哇——”苏小绵又擦了擦泪,一抽一抽的说:“好了,我去倒……倒牛奶!”

    之后就转身走进了厨房,肩膀还在一耸一耸。

    墨非城突然就被苏小绵产生一丝奇妙的怜惜,心里的对苏小绵愤恨也褪去了一丝。

    墨非城感觉自己脑子一定是秀逗了,原本恨的发狂,恨不得将苏小绵生吞活剥。怎么一见到苏小绵这幅弱智的模样,立马就松动了?

    不行,苏小绵能对自己这样,那她同冷慕言共度的那一夜又会是什么样?在冷慕言的身下,发出谄媚诱惑的呻吟吗?还是躺在冷慕言的怀里温存?

    一想到这里,墨非城的心再一次裹上阴寒。

    不能心软,苏小绵在自己面前装作清纯柔弱的模样,却在同别的男人共度良宵。

    “牛奶!”苏小绵小心翼翼的放在墨非城面前一杯牛奶。

    墨非城眉头微蹙,剑眉紧锁。

    伸出手端起牛奶,脸上立马就被怒火包裹,一把将手里的牛奶杯子摔在苏小绵的脚下,咆哮道:“你想要把我烫死,好去找你的野男人吗!”

    苏小绵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了一跳,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重新去倒一杯,然后将地上的牛奶收拾干净!”墨非城愤怒的说。

    “哦——”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移步,冲进了厨房重新倒了一杯凉的牛奶放在墨非城面前。

    墨非城抬眸望着面前瑟瑟发抖的苏小绵,薄唇微动,凉薄的启唇,“你猜你的野男人知道我这么虐待你,会不会心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