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10章:别说是我叫你回来的!

    苏小绵眸光一缩,开始闪躲起来,手足无措的慌乱起来,墨非城指的一定是冷慕言,苏小绵眼神闪躲了几下,吞吞吐吐的说:“不……会吧!”

    墨非城一听,端着牛奶的手突然停滞在半空中,怒火瞬间爆发。

    苏小绵这是承认了自己有野男人了吗?!

    苏小绵,这个肮脏的女人,终于承认自己有野男人了!

    不由多想,墨非城一抬手将杯子中牛奶狠狠的泼在苏小绵的脸上。

    “啊——”

    苏小绵只感觉瞬间口鼻中灌满了牛奶,“咳咳咳”苏小绵咳了起来。

    墨非城冷眸扫过苏小绵,眼泪在苏小绵清澈的眸子中打转,最终还是没落下来。

    “不会?那说明我欺负你的还不够!”墨非城轻薄的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后悔的不行,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这不就是默认了自己和冷慕言有什么吗?

    自己恐怕再也解释不清楚了。

    “你是没有长眼睛,还是没长脑子?”墨非城那冰冷的毫无情感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苏小绵的耳廓。

    “嗯?”苏小绵心不在焉的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墨非城。

    “去帮我再倒一杯牛奶!心不在焉的,是在想你的野男人吗?”墨非城瞟了一眼苏小绵,妒火在心中来回的翻滚!

    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钻进厨房。

    太热的不行,太凉的也不行!

    最后苏小绵给墨非城端了一杯温温的牛奶,苏小绵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这次,墨非城应该不会说什么的吧!

    墨非城看着桌子上的牛奶杯,挑眉看着苏小绵,“牛奶杯子上什么?你的眼睛是干什么吃的!”

    苏小绵赶紧查看牛奶杯,只见牛奶杯子上沾上了点点血迹,一定是刚才自己没有注意,将纱布上的血沾染的到杯子上了。

    “我立马给你换一杯……”苏小绵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便冷冷的起身离开了餐桌。

    苏小绵愣在了原地,委屈的不行。

    “如果被我发现你出去找你的野男人,明天各大媒体就会出现你的裸照!”墨非城走到门口冷冷的对苏小绵说。

    “嘭——”

    墨非城狠狠的关上了门,将苏小绵抛在了身后。

    苏小绵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即便墨非城不提醒自己,自己也不会再去找冷慕言了。

    现在自己已经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万一出去再被媒体认出来,自己就真的再也说不清了。

    墨非城走出家门,外边的天才刚微微亮。

    去公司还太早,但是自己着实不想再看到苏小绵,一看到她自己就忍不住要去想她和冷慕言在一起的画面。

    坐在车里,墨非城烦闷的不行。

    拳头狠狠砸在方向盘上,脑海中不住的翻滚着苏小绵的身影。

    墨非城努力的强迫自己不去想苏小绵,但是脑子就是不受控制。

    让墨非城心慌意乱的是,苏小绵的手一定伤的不轻,还流了那么多的血,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伤口会感染的。

    再也忍不住,墨非城拿出手机,拨给了文朵,“文朵,回别墅一趟,苏小绵的手受伤了,你帮她处理一下。但是……”墨非城低头,继续说:“别说是我叫你回来的!”

    挂掉电话,墨非城驱车向公司赶去。

    驱车来到公司的时候,司南便在公司里候着了。

    “先生,美国那边的分公司说出了问题,需要您亲自去处理一下!”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说:“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司南回答说。

    墨非城心沉了一下,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不知苏小绵说的骨髓移植是什么时间?

    由于了一下,说:“帮我订最早飞美国的航班!”

    “知道了!”司南匆匆离去。

    墨非城坐在办公室里,一想到苏小绵竟然同冷慕言扯上了关系,便憋闷的难受。

    冷慕言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得意的回想着墨非城几近崩溃的模样,嘴角忍不住上勾。

    “先生,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小筑急匆匆的走进来说。

    冷慕言冷笑一声,看了一下手表,得意的说:“如果我没有猜错,墨非城现在已经登上了飞往北半球的飞机了吧!”

    小筑低头说:“最早飞美国的航班是早上7点半,现在是7:20,他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

    “好!”冷慕言从椅子上站起来,端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

    冷慕言走出公司,驱车向墨非城的别墅赶去。

    站在墨非城家别墅门口,整理了一下情绪,按响了门铃。

    苏小绵瘫软在沙发上,浑身酸痛无力。

    小脸通红,头痛欲裂,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叮咚,叮咚……”

    门口传来了一阵门铃的响声,苏小绵实在是不想起身去开门。

    但是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墨非城将什么东西落在家里,会来取了?

    想到这里,苏小绵不敢怠慢。立即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向门口走去。

    打开房门,直接说:“你是什么东西落在家里了吗?”

    “苏小绵!”

    不同于墨非城冰冷的声音。

    苏小绵抬头一看,冷慕言正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自己。

    苏小绵一惊,想要赶紧关上门,万一被墨非城看到冷慕言跑到家里来找自己,自己一定死定了。

    冷慕言一把将门挡住,假装生气的说:“我说野兽猛怪啊,让你这么害怕?”

    “没,没有……”苏小绵赶紧说。

    “那为什么不让我进门啊?怕我会吃了你吗?”冷慕言说着闪身走进了别墅里。

    “你是来找墨非城的吧,他不在家,一大早就去公司上班了!”苏小绵赶紧解释,生怕冷慕言说是来找自己的。

    苏小绵心说,冷慕言你赶紧走啊,万一一会儿墨非城回来了,自己又该解释不清楚了!

    “我不找墨非城,我来找你!”冷慕言直截了当的说。

    “啊?!”苏小绵惊愕的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敢关门,苏小绵心想,万一墨非城突然回来,自己也好解释。

    “你找我什么事儿啊?”苏小绵不住的看着门口,心不在焉的问道。

    “还是我们昨天说的事情啊!难道你忘了?”冷慕言惊讶的说。

    “我们昨天说什么了?”苏小绵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眼睛不住的看着门口,心里暗自祈祷,墨非城你千万可不要这个时候突然回来。

    “你跳槽来我们冷氏上班的事情啊!你不会是忘了吧?”冷慕言走到苏小绵身边,亲昵的摸了摸苏小绵的脑袋说。

    苏小绵一惊,赶紧闪身从冷慕言的身下逃窜,万一这一幕不巧被墨非城看到了,那还不得把自己杀了?

    冷慕言嗤笑一声,“你是在担心墨非城会突然回来吗?”

    苏小绵脸上飘过一阵慌乱,连忙开口否认说:“哪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