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19章:人家都说我和小洛长的很像呢!

    墨非城的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翻身从床上跳起来,慌乱的套上衣服。

    自己怎么会睡了这么长时间?完全不合常理!

    墨非城一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仔细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自己被母亲从公司骗回老宅,然后冷慕晴逼着自己喝了一杯牛奶,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牛奶!

    那杯牛奶有问题!

    墨非城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便窜了起来,那墨若古井一般的黑眸瞬间爬上了愤怒的阴寒。

    墨非城狠狠的咬了咬齿,发出了瘆人的咯吱声。

    迈开大步走下楼,下楼正撞上了冷慕晴端着一杯水正欲往楼上走。

    “非城哥哥,你醒……”冷慕晴明媚的望着墨非城,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脸。

    墨非城一把将冷慕晴手里的水杯打掉,猝不及防的惊了冷慕晴一跳,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

    水杯被摔得粉碎,冷慕晴脸色惨白,惊恐的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一股蚀骨的阴寒,阴冷逼仄的眸光狠狠的瞪着冷慕晴,似乎将要冷慕晴生吞活剥一般。

    冷慕晴被墨非城周身包裹的戾气吓得浑身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小城,你干嘛呢?怎么一起床就发火?”何淑娴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便快步走了过来。

    墨非城抬眸望了一眼何淑娴,没有说话,起身就要往外走。

    何淑娴上前一把拉住墨非城,说:“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昨天晚上人家慕晴照顾了你一晚上,你怎么这么对人家慕晴!”

    冷慕晴一看自己有了何淑娴撑腰,立马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抽噎着说:“伯母,不要怪罪非城哥哥了,他肯定也是受了别人的蒙骗了!”

    何淑娴气呼呼的对着墨非城说:“你看看人家慕晴,到现在还替你说好话!”

    墨非城一刻也不想再同冷慕晴同处一室,抬眸狠狠的瞪了冷慕晴一眼,便跨步离开了老宅。

    墨非城关上门的那一刻,听到了母亲何淑娴气急败坏的吼叫,“你现在就是去也晚了,我就是不要你去捐……”

    墨非城烦闷的摔上门,将母亲的声音阻止在了身后的老宅。跨上车子,一脚油门驶出了墨氏老宅。

    墨非城感觉车里憋闷至极,狠狠的扯了一把衬衣领带,犀利的眸光直视着前方的路。

    自己答应的苏小绵早上八点,可是现在已经将近下午一点,墨非城心中好似堵着一块大石头一般。

    墨非城拿出手机,拨给了苏小绵。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苏小绵挂掉。

    再打,已经提示关机。

    操!

    墨非城低声骂了一句,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在骂苏小绵的拒接。

    苏小绵,你现在真是长能耐了,竟然敢拒接自己电话了!

    一个朋友的儿子,苏小绵也如此的上心,墨非城不禁有些奇怪。

    但是话虽这样说,自己毕竟是已经答应了苏小绵,却食言,总归是自己的不对。

    墨非城的心里开始不安了起来,莫名的生出了浓浓的愧疚感。

    手术,今天错过了,明天自己可以再帮他安排,至于专家方面,自己也可以立马请来世界级的医学专家来给他做手术。

    想到这里,墨非城的心里稍稍的安慰了一些。

    苏小绵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还是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苏小绵眉头紧皱,握着手机的手不禁加大了力道,恨不得隔着屏幕质问墨非城一番。

    望着忽明忽暗的手机屏幕,苏小绵却再一次想到了电话里那个听起来就令人作呕的女人的叫床声,不禁咬紧了牙关,心密密麻麻的生疼。

    跟一个女人上床,都比来救自己儿子的性命来的重要,墨非城这个人到底还可以冷酷到什么程度?

    自己之前真是错看了他,以为他只是外表无情而已。

    苏小绵愤怒的挂掉了电话,精致的小脸因为气愤而变的通红。胸中也升起了浓浓的怒火,久久不能散去。

    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消失的来电,苏小绵还是感觉很生气,转手摁下了关机键。

    苏小绵坐在床边,气的嘴唇发颤,指甲也狠狠的掐进了肉里。

    苏小绵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因为墨非城没有及时赶来为小洛做配型而生气,还是因为电话里那个令人作呕的叫床声生气。

    反正就是很生气,亦或是很绝望。

    墨非城驱车赶到了儿童医院,快步走上病房。

    冷慕言实在是躺着无聊,本就是一些生理盐水,滴起来实在是没有意义。

    冷慕言索性就自己拔掉了针头,起身向小洛的病房走去。

    冷慕言轻步走到小洛的病房门口,却见到苏小绵正抓住手机认真的发呆,连自己进来都没有意识到。

    冷慕言嘴角勾了勾,走上前去一把捂住了苏小绵的眼睛。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苏小绵身子一颤,思绪也拉回到了现实中。

    “你猜我是谁?”冷慕言捏着嗓子问道。

    苏小绵无奈的将冷慕言的手拿起来,勉强挤出来一点笑容,说:“你这小把戏,倒是和小洛有一比!”

    冷慕言调皮的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小洛,说:“在手术室里,人家都说我和小洛长的很像呢!”

    苏小绵一惊,眸底划过一丝慌乱的无措,表情也不自然起来。

    苏小绵的躲闪,丝毫没有躲开冷慕言的双眼。

    冷慕言望着小洛继续说:“莫名我就是很喜欢小洛,打心眼里喜欢。不知怎么了,第一次见到小洛,便觉得很亲切!”

    冷慕言越说,苏小绵的心就越慌乱的厉害,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既期待又恐惧,似乎是一种尘埃落地前夕的紧张和无措。

    苏小绵背过身去,躲避开冷慕言火辣辣的眸光。

    苏小绵不愿意承认,也不想承认。

    冥冥之中,苏小绵的心底有一个期待,一个潜意识不敢碰触的期待。苏小绵多么希望,小洛是墨非城的儿子。

    只是,或许那也只停留在期待阶段。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因为结局,早已在五年前早已经注定。

    “我感觉,小洛就是我的儿子!”冷慕言伸手摸了摸小洛肉呼呼的小手,深情的望了一眼苏小绵,悠悠的吐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