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23章:是女伴,不是女友!

    苏小绵身上不是绣庄的中式礼服,而是一件CHANEL的奢华晚礼服。

    墨非城心中生出了一阵寒气,眸光也变得尖锐,恨不得立马将苏小绵拉过来质问一番,为什么不穿自己送的礼服!?

    墨非城身边的人头攒动,很快的就将苏小绵遮挡,看着苏小绵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眼眸中,墨非城心中的怒火渐渐酝酿成型。

    “苏小绵,你怎么不等我!”

    这时候冷慕言气喘吁吁的跑下楼来,走到苏小绵的面前。

    苏小绵不确定墨非城是否看到了自己,可是心跳依旧很快。

    冷慕言的话将苏小绵拉回神来,苏小绵回头白了冷慕言一眼,幽幽的说:“你若是再提五年前的事情,我就带着小洛消失。”

    不知为何,苏小绵心中就是很烦躁,莫名的很想发火。

    冷慕言一怔,心中一阵不悦,可表面依旧装作贴心的模样,说:“好的,我保证以后不再提了!”

    冷慕言和苏小绵一前一后的走进了会场。

    今天晚上的苏小绵化了妆,显得格外的明艳动人,一眼就能将人的眼球吸引。

    然而,更加吸引人的是苏小绵身边的冷慕言,要知道冷氏企业在帝都的势力仅次于墨氏企业,是第二大集团。

    想要攀上冷慕言的人很多,所以,冷慕言一进场便被众人团团围住。

    “冷总,您的女朋友真漂亮!”一个胖男人谄媚的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抬眸,淡定的说:“是女伴,不是女友!”

    “哦,是这样啊,哈哈哈!”那人尴尬的一笑。

    冷慕言立马上去打圆场,“是啊,只是女伴而已,你们不要瞎猜!”

    实在听不惯那些官场谄媚的话,苏小绵瞅准时机挤出了人群。

    他们本就是冲着冷慕言才围着来的,一听苏小绵只是冷慕言的女伴而已,便也不再关注苏小绵。

    这样也好,苏小绵也落得个清闲。

    苏小绵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原以为这里会是讨论艺术的地方,再不济也会是一个高雅风趣之所,谁知道竟然为了给攀龙附凤之人提供的场所。

    看着周围那些知名导演,艺人一个个的谄媚的模样,苏小绵不禁心生厌弃,早知道是这般情景,自己是万万不会来的。

    苏小绵坐在角落里,不停的往人群中眺望,眸光之中带着隐隐的期待。

    夜幕下的人群,卸下了原有的伪装,将原本的面貌展露无遗。

    苏小绵看到无数个咸猪手在那些女人的身上游走,而那些人平时都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人物,没想到私底下,却是这般的不堪。

    而某些女明星,为了攀附上某个知名导演,便主动的投怀送抱。

    “美女,赏脸喝一杯?”

    突然一个中年男人端着酒杯出现在了苏小绵的面前,苏小绵抬眸洒了一眼眼前的男人。

    肥的流油的身材,满脸横肉的五官,正猥琐的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感觉到一阵的恶心,挑眉将眸光落在远处,不愿理会这个大猪头。

    谁知,这个男人并不没有离开,反而是不识趣的挨着苏小绵坐下。

    苏小绵一惊,警觉的站起来,气愤的说:“你干嘛?!”

    那胖子贼目鼠光的望着苏小绵,一脸得意的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关心,请你让开!”苏小绵怒目圆睁,生气的说。

    “哟,有个性,我喜欢!”死胖子一脸奸笑的说。

    “滚开!”苏小绵恨恨的说,恨不得上去甩他一个巴掌。

    “你喝了这杯酒,我就让你走!”那胖子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子,斜视苏小绵说。

    苏小绵低头看了一眼那胖子,嘴角勾了勾。

    继而,默默的从那胖子手里接过了酒杯,拿在手里来来回回的摇晃着。

    墨非城实在是不喜欢那么多的人像苍蝇一般贴在自己身边,便只身一人寻了个座位坐下。犀利的眸光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发出耀眼的光。

    满脑子都是苏小绵,眸光也开始在人群中探寻着苏小绵的身影。

    “非城哥哥,我找了你好几圈,原来你在这里啊!”

    突然一个声音的出现,打破了墨非城原本的宁静,墨非城不耐烦的将眸子转向说话的冷慕晴。

    但是,墨非城冷冷的眸光只是在冷慕晴的身上停留了半秒钟,便转向了别处。

    冷慕晴却热情的贴了上来,亲昵的揽着墨非城的胳膊,嗲嗲的说:“非城哥哥,你不要生气了,昨天晚上是我的错,我也是担心你,怕你……”

    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还好,一听到冷慕晴提及昨天晚上的事情,墨非城便怒火中烧。

    墨非城不耐烦一把甩开冷慕晴的手,起身就要走。

    冷慕晴吃了脸子,却也不松懈,继续站起来贴着墨非城。

    墨非城扭头凛冽的低吼了一句,“滚开!”

    冷慕晴楞了一下,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关,暗自说,一定要拖住墨非城。

    冷慕晴挑眼往远处眺望了一下,死胖子怎么还没有得手?效率怎么这么慢!一个小小的苏小绵都搞不定吗?

    墨非城迈步就要走,而且要去的方向就是苏小绵所在的方向。

    苏小绵拿着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摇晃着,嘴角含着一抹晦暗不明的笑。

    那胖子狡黠的望着苏小绵,眉眼之间尽是得意。

    “啪!”

    苏小绵突然将酒杯中的红酒,一下子泼到了那胖子的脸上。

    瞬间,酒红色的液体在那胖子的脸上,身上顺流而下。

    那胖子被苏小绵来了一个猝不及防,一下子站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说:“你个婊子!”

    苏小绵趁机跳了出去,回头得意的瞟了一眼那胖子,说:“这种小把戏也想骗我,小儿科!”

    从那个死胖子逼着自己喝酒那一刻,苏小绵便心知肚明,那杯酒一定是有问题的。

    看着墨非城前进的脚步,冷慕晴心生焦急,千万不能让墨非城见到苏小绵。

    冷慕晴快走两步,故意的摔了一下,一下子扑倒在了墨非城的怀里。

    墨非城就这么被绊,走不得。

    冷慕晴假意头晕的模样,可怜楚楚的搂着墨非城的脖子,眸光迷离的望着墨非城,嘴里喃喃的说:“非城哥哥,昨天晚上你折腾的人家到现在还是浑身酸痛的哦!”

    墨非城眸光一沉,低头惊愕的望着怀里的冷慕晴,心中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脑子中的那根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墨非城眸光凛冽的望着怀里的冷慕晴,犀利的眸光,好似一支利剑,恨不得将冷慕晴的心看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