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25章:发泄完了吗?

    苏小绵趁墨非城不注意,偷偷的跑出了大厅。

    “砰砰-砰砰-”

    苏小绵心跳的厉害,好似要穿过嗓子眼儿跳出来一般。

    苏小绵一口气跑出大厦,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即便是墨非城今天晚上替自己出头,也不能掩盖他见死不救的事实。

    况且,刚才还见到他在人群中将冷慕晴涌入怀里,亲昵又暧昧。而自己,只是他乏味生活中的调剂品。

    苏小绵心中那一股怨气久久不能散去,冷风吹过,身上冒起了密密麻麻的小米粒儿。

    禁不住想要裹一下身上的礼服,却发现这礼服根本就不挡寒。苦笑一声,苏小绵苦涩的摇了摇头起身,决定还是先回去的好。

    苏小绵刚刚起身,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抓住。

    苏小绵身子一颤,警觉的抬眸,却正撞上墨非城凛冽的眸光。那股眸光,好似一下子射穿了苏小绵的灵魂,苏小绵的灵魂瞬间灼烧起来。

    “跟我走!”

    墨非城一脸的嗔怒,发出一声不容置疑的命令。

    苏小绵倔强的望着墨非城,想要挣开他的手,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墨非城的对手。

    不容反抗,苏小绵被墨非城连扯带拉的拖进了电梯。

    暗光浮动,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悄悄的走出来两个人。

    “哥,为什么不阻止墨非城!”冷慕晴恨恨的说,心有百般的不情愿,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撕了苏小绵的脸。

    冷慕言眸光灰暗,寒笑一声,轻轻的说:“时机未到!”

    “哥,再晚墨非城就真的被那狐狸精魅惑了!”冷慕晴气急败坏的说,焦虑不安的就要冲上电梯。

    冷慕言一把拉住冷慕晴,戾声说:“不许去!”

    冷慕晴一惊,瞬间停下来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

    冷慕言拉着冷慕晴转身回到了大厅,晚会还在继续。

    墨非城打开一间房的门,一把将苏小绵甩了进去。

    苏小绵站在原地定了定神,愤恨的望着墨非城,纵然心中有一千个想不通要问墨非城,可是此刻看着墨非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化作了幽怨的眸光。

    墨非城转身逼近苏小绵,眸光之中带着戾气,恨恨的启唇,“为什么不穿我送给你的礼服!”

    “我为什么要穿?!”苏小绵倔强的望着墨非城,眸子中是一股子强大的怨恨。

    苏小绵眸子的倔强和怨恨,被墨非城尽收眼底。

    心中突然就萌出了一股莫名的心虚,墨非城慌乱的躲避开苏小绵的眸光,转过身去倒了一杯红酒,一口一口的抿下。

    名流会上冷慕晴的话再一次浮现在墨非城的耳边,让墨非城心中的底气瞬间抽空,留下了一个架空的驱壳。

    半晌之后,墨非城才淡淡的启唇,“苏小绵,你怨我吗?”

    苏小绵所有压制的情绪瞬间爆发,眸光也变得坚硬起来,穷极所有的怨气吼出来一句话,“我恨你!”

    因为激动和愤怒,苏小绵的脸变的通红,身体也忍不住的在颤抖,甚至脖颈上的青筋也爆了出来。

    墨非城一怔,苏小绵的话好似一支利剑狠狠的插进了墨非城的心脏,让墨非城的心猛地一揪,开始生疼。

    自从认识苏小绵到现在,从未见到苏小绵有如此的愤怒。

    着实的惊了墨非城一跳。

    苏小绵气的脸色发白,拳头紧紧的攥着,牙齿狠狠的咬着唇瓣,那一股怨气似是那地狱的修罗。

    空气凝固,时间停滞。

    “发泄完了吗?”墨非城淡淡的说,一脸的云淡风轻。

    墨非城如此的模样,似是一盆冷水狠狠的浇在苏小绵心中的怒火上。

    以为墨非城会暴跳如雷,以为墨非城会气急败坏,可是墨非城没有,墨非城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发泄完了吗?’

    好似一拳重锤,狠狠的击打了出去,结果却打在了松软的棉花上,这倒是让苏小绵不知所措,身子也僵在原地。

    墨非城放下酒杯,移步到苏小绵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小绵,邪魅的说:“你还欠我五百万,该交利息了!”

    苏小绵一惊,心中的怒火瞬间又被拱了起来。

    利息?肉偿?

    墨非城拿自己看做什么?卖身的坐台小姐吗?

    昨天早上小洛需要他的时候,他在跟别的女人上床,现在却恬不知耻要自己肉偿!

    苏小绵愤怒的一把甩开墨非城伸过来的手,转身向门口走去。

    猝不及防,自己伸出去的手被苏小绵毫不留情的打掉。一股子强大的耻辱感瞬间在墨非城周身蔓延,那种永远高高在上的自尊心被苏小绵踩在脚底,无情的践踏。

    墨非城的眸光渐渐的变得阴沉,投射出蚀骨的寒光。

    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正欲出门的苏小绵,狠狠的甩在床上。

    苏小绵瞪大惊恐的双眸,凝视着发怒的墨非城,他终究还是被自己激怒了。

    墨非城瞬间好似一头受伤的困兽,歇斯底里的撕扯着苏小绵身上的礼服,本就单薄的礼服瞬间被墨非城撕扯成了布条。

    苏小绵想要反抗,可是双手却被墨非城死死地困住。

    瞬间自己的衣服便被墨非城撕扯的一件不剩,周身传来的凉意让苏小绵彻底清醒,墨非城就是自己的魔咒。

    虽然自己反抗的力气在墨非城面前显得如此的绵弱,但是苏小绵还是在拼尽全力的反抗。

    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墨非城近身。

    墨非城望着身下拼力苏小绵,低吼了一句,“苏小绵,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

    苏小绵一惊,此情此景,将苏小绵的思绪拉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自己拼命挣扎,男人暴怒一吼,“女人,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游戏!”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眸光黯淡下来,竟然忘记了反抗。

    那晚的男人是冷慕言,不是墨非城。

    这样的话,一定是巧合,许是他们有钱的男人都喜欢百依百顺的女人吧!

    看着身下突然停止挣扎的苏小绵,她的思想早已不知神游到了何处,会不会是在拿着自己同冷慕言对比?

    墨非城又眉头拧到了一起,强烈的占有欲瞬间让墨非城大脑充血,一双黑眸中瞬间涌一抹蚀骨的怒火。

    用力的将苏小绵的双腿分来,一个强势的攻入,不带一丝一毫的疼惜。

    “啊——”

    身下猝不及防蔓延开来的尖痛,让苏小绵忍不住尖叫一声,鼻尖瞬间冒出细细的汗珠。

    苏小绵尖锐的叫声,深深的刺激着墨非城的听觉神经。

    墨非城的心尖微微一颤,生出了一丝怜爱,但是那怜爱转瞬即逝。

    那无法遏制的占有欲,让墨非城更加放肆的在苏小绵身体中横冲直撞……

    “砰砰砰—”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让苏小绵和墨非城一惊。

    墨非城的眸底瞬间窜上来一股怒火,身下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

    “里边的人听得到吗?”门口传来一阵焦急的询问声。

    墨非城强压制内心的怒火,没有发作!

    如果知道是谁在不长眼的敲门,一定要废了他。

    “没有人回应的话,那我就刷卡进去了!”门口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进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