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29章:这是你儿子?!

    墨非城手中的动作瞬间停滞了下来,眸光渐渐的变得暗沉、阴冷。

    “爸比,叔叔送给我了好多玩具哦!叔叔说,他不是陌生人,他是妈咪的朋友哦!”小洛满脸惊喜的对着冷慕言展示着自己的新玩具。

    冷慕言走到床边,摸了摸小洛的脑袋,宠溺的说:“乖!”

    墨非城的心瞬间好似被利剑刺穿,那种锥心的痛,渐渐的蔓延开来。

    冷慕言走到墨非城面前,冷冷的扫了一眼墨非城,嘴角挂上一丝不易觉察的晦暗。

    “叔叔走了,有空再来看你!”墨非城起身同小洛告辞。

    “叔叔再见!”小洛对着墨非城礼貌的道别,然后不舍的望着墨非城的背影,心说,这个叔叔好帅哦,简直和小洛一样帅。

    “小洛乖,我去送一下叔叔!”冷慕言低声对小洛交代了一下。

    “哦!”小洛探着脑袋往门口看,虽然才见了一面,可是小洛莫名就是感觉到很不舍得这个陌生的叔叔离开。

    “这是你儿子?!”墨非城冷冷的望着冷慕言,冷冷的吐口。

    冷慕言心底一怔,这个墨非城是误将小洛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了。

    冷慕言直视着墨非城的双眼,不置可否的说:“你以为呢!”

    墨非城的拳头瞬间就握了起来,一双谭眸中瞬间爬上阴沉的寒光,一股怒火爬心头,眉眼之间尽是冰寒,嘴角禁不住抽动,“原来苏小绵说的朋友就是你!”

    冷慕言从墨非城愤怒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原来苏小绵并没有告诉墨非城小洛是她的儿子。

    冷慕言心底冷笑一声,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冷慕言挑眉不屑的瞥了一眼墨非城,嘴角挂上一抹得意的笑,轻浮的启唇,“哦,小绵没有告诉你吗?”

    小绵!

    冷慕言竟然称呼苏小绵为小绵!

    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好到了那种程度吗?

    墨非城的胸中的妒火瞬间继续的膨胀开来,几乎要将墨非城的胸膛涨破一般。

    “谢谢你的玩具!”冷慕言眉眼含笑的望着墨非城说。

    “最好把它们全部丢掉!”墨非城低沉的吼了一句,感觉身体中好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的燃烧。

    墨非城转身离去,不愿再看冷慕言一眼。

    “四哥慢走!”

    望着墨非城离去的背影,冷慕言嘴角斜勾,漏出了一丝晦暗不明的笑意。

    墨非城愤怒的走出医院,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室,狠狠的甩上车门。

    墨非城的心好似被落石击中,一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攥了起来,指甲恨不得掐进肉里。眸底翻滚起了浓浓怒火,那火山爆发一般的岩浆怒火混杂着阴冷的冰眸,让人望而生畏。

    墨非城感觉周身的神经都在扩张,肆虐的挣扎,想要冲破身体冲出来。

    墨非城恨不得立马冲到苏小绵的面前,狠狠的扼住苏小绵的咽喉,好好的质问她一番,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她哭着求着要自己救的人竟然是冷慕言的儿子!

    原来,苏小绵一直以来在自己面前委曲求全,逆来顺受,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给冷慕言的儿子捐骨髓。

    一直以来,苏小绵的百依百顺,苏小绵的忍气吞声,苏小绵的欢乐悲伤,都只为冷慕言一个人。

    墨非城凄凉的一声笑,感觉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大笑话。

    狠狠的踩下油门,车子疾驰出了医院。

    心中有着万般的疼痛和炙烤,墨非城将车子开得飞快。

    或许,此刻只有风的速度才能让墨非城的心中稍稍的好受一丝。

    苏小绵结束了公司的事情,即刻飞奔向医院。

    不知道今天小洛的情况如何,有没有乖乖的休息。

    心不在焉的向前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人正死定定的望着自己,恨不得将自己吞噬。

    墨非城快步走上前,一把拉住苏小绵的胳膊。

    苏小绵警觉的回头,正撞上墨非城阴寒至极的眸光。

    那寒冷的眸光让苏小绵心猛地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苏小绵的心底蔓延。

    不等苏小绵反应过来,墨非城便拉着苏小绵的手狠狠的向车上走去。

    苏小绵的胳膊被墨非城抓的生疼,却也不敢说话。

    苏小绵感觉到墨非城周身都散发出来一股子蚀骨的阴寒,让苏小绵不寒而栗。

    苏小绵被墨非城狠狠的丢到了后座上,还不等苏小绵坐好,便将车子急速的飞驰出去。

    急速的拐弯,死死的踩刹车,墨非城将车子开得好像要飞起来一般,完全不顾身后被颠簸的不成样子的苏小绵。

    汽车疾驰在公路上,好似一头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有好几次都差点撞到了行人。

    苏小绵的心好似被悬着一般,七上八下,担惊受怕。

    “吱—”

    一个尖利的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墨非城狠狠的打开车门,绕道后座上,将车门打开,对苏小绵吼了一句,“下车!”

    苏小绵怔了一下,胃腹传来一阵绞痛,苏小绵趴在后座上干呕了几声。

    “滚下车来!”墨非城愤怒的吼道,没有一丝的疼惜。

    苏小绵挣扎起身,走出车子,墨非城拉着车苏小绵往别墅中走去。

    苏小绵的脚下好似踩了棉花一般,磕磕绊绊的几次差点摔倒。

    墨非城打开房门,一把将苏小绵丢了进去,随后狠狠的甩上了门,发出震耳发聩的一声巨响。

    苏小绵的身子一颤,眸光渐渐移向墨非城的脸庞。

    墨非城的脸庞似乎结着厚厚的冰,逼仄阴寒的眸光,让人不寒而栗。

    墨非城一步步的逼近苏小绵,苏小绵似乎感觉到了一丝浓浓的杀气正在墨非城周身扩散开来。

    苏小绵倔强的凝视着变得有些狰狞的墨非城,那些往事一幕幕如全部涌上了苏小绵的心头。

    一双眸子瞬间浮上一层怨恨,苏小绵对着墨非城喊道:“你发什么神经!”

    墨非城一步步走上前,也不说话,只是用逼仄阴寒的眸光死死的盯着苏小绵。

    墨非城一步步逼近,苏小绵一步步后退。

    直到苏小绵的后背重重的撞到了墙,望着墨非城高大威猛的身材,苏小绵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似是泰山压顶一般。

    猛地,墨非城俯身下去,冰冷的唇瞬间贴住了苏小绵的唇。

    苏小绵一惊,心脏骤停了一般。

    可是,即刻之间,苏小绵的唇齿之间便传来一阵尖利的剧痛,继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