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30章:你疼了,我就不疼了!

    墨非城竟然狠狠的咬破了苏小绵的唇瓣,一股咸腥味儿瞬间传入苏小绵的唇舌。

    苏小绵疼的额头、鼻尖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苏小绵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墨非城的身子,然后趁机从墨非城的身下逃窜。

    墨非城一个转身,将苏小绵狠狠的拉回到自己的身边。

    居高临下的望着苏小绵,苏小绵的小脸因愤怒而失了血色,而唇瓣却因为血液的浸染变的更加的嫣红,里里外外甚至透着股子勾魂的魅惑。

    “苏小绵,疼吗?”墨非城突然启唇,淡淡的问了一句。

    让苏小绵摸不着头脑,看着墨非城眸中的光,却丝毫也看不透,所以也不敢贸然回答墨非城的问话。

    墨非城冷哼一下,“看来,你还是不够疼!”

    说完再一次俯下身去,凑近苏小绵的唇瓣。

    苏小绵赶紧用手挡住墨非城的唇齿,慌乱的说:“疼!”

    墨非城停了下来,凝视着面前的苏小绵,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你疼了,我就不疼了!”

    苏小绵怔了一下,心说,墨非城,你也会疼吗?

    墨非城望着面前羸弱的苏小绵,心中痛的发麻。

    苏小绵,拿自己的骨髓去救你姘头的孩子,你不感觉你自己很残忍吗?

    心中痛的好似滴血一般,墨非城快步抽离身体,寻到了一瓶酒柜中最浓烈的红酒,倒了满满的一杯。然后折回身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将酒狠狠的塞进苏小绵的手里,说:“喝掉!”

    苏小绵看着手里满满的一杯红酒,泛着幽幽的光,一时间恍惚。

    继而,挑起头,一饮而尽。

    那浓烈的灼烧感,瞬间将苏小绵的身子灼热,胃里也开始剧烈的沸腾起来。

    墨非城稍稍的吃了一惊,还不等墨非城反应过来,苏小绵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墨非城心间浮上一阵的慌乱,俯身下去查看苏小绵。

    苏小绵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动,脸色绯红,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墨非城这才轻叹了口气,放下心来,苏小绵这醉的有点儿快!

    屈尊半跪在地上,将苏小绵横着抱起来,向卧室走去。

    苏小绵的身子好似比之前更轻了一些,墨非城的眉头蹙了蹙,这个傻子到底是会不会照顾自己?

    走进卧室,准备将苏小绵放在床上。

    苏小绵眉头皱了皱,嘴里嘤嘤的说:“小哥哥,小哥哥……”

    墨非城眉头紧皱,一把将苏小绵丢在床上,眉眼之间尽是阴寒。

    喝醉了也不忘叫自己的情郎!

    墨非城的胸中瞬间生出了一团怒火。

    烦躁至极,墨非城靠在窗边,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被呛得咳了起来。

    眺望着远处的天空,夜幕正在降临载这个城市,路边的街灯已经被点亮。

    墨非城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阴云,自己究竟是为何会深陷苏小绵这里无法自拔?难道仅仅是因为五年前,自己强占了她的第一次?

    墨非城仔细的斟酌,好似不只是这样。

    但是,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别的原因。

    突然,墨非城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画面,一座美丽的古城堡上,端坐着一位美丽的公主。

    墨非城眸光一闪,迈步走出了卧室。

    来到车前,将车子上自己的下午买的拼图拿了出来。

    墨非城看着手里的拼图,一时恍惚,为何感觉如此的亲切?

    晃了一会儿神,墨非城拿着拼图走上了卧室。

    将包装打开,这是一幅非常复杂的拼图,拼起来估计会花些时间。

    夜,如此的漫长。

    墨非城决定要完成这幅拼图。

    床上的苏小绵,胸部在均匀规律的起伏着,不时发出一声模糊的嘤咛声。

    房间里静的一片安谧,墨非城将自己沉浸在了拼图的世界里,好似在建造一个宁静的新世界。

    喝完酒的苏小绵睡的很沉,好似一个安静的公主,等待着王子的一吻。

    “水……渴……”

    苏小绵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音中略带一丝的沙哑,打破了墨非城的情思。

    墨非城蹙了蹙眉,放下手里的拼图,走出卧室准备给苏小绵倒水。

    走到楼下才发现,自从自己将佣人们全部赶回到老宅子之后,便再也没有人烧开水了。

    墨非城抿了抿唇,将佣人们都赶走,实在不算是一个理智的决策。

    墨非城挪步来到了厨房,拿起了厨房里的烧水壶。

    不敢远去,直到烧水壶传来了尖锐的叫嚣声。

    墨非城看着冒着热气的水壶,伸手去抓。

    “啊—”

    指尖传来一阵尖痛,墨非城低喊一声,然后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望着被烫红的手指,眉头微蹙。

    这才意识到应该先将火关掉。

    等将墨非城将开水放在苏小绵身边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指已经冒出了一个水泡。

    墨非城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去找些冷水冰一下。

    墨非城来到卫生间将手放在流水下,指尖的疼痛瞬间减轻了许多。

    墨非城这才舒展了一下眉头,仅只是一个小小的血泡便疼的如此的尖锐。而那天苏小绵的手被玻璃碎片割破,鲜血直流,又会是怎么样的感觉?

    而自己还逼着她沾水给自己做早餐,想到这里,墨非城的心中开始隐隐作痛。

    墨非城起身来到苏小绵面前,将苏小绵的手抓起放在手心。

    掌心那道还未愈合的伤疤,触目惊心,墨非城心尖最柔软开始颤动起来。

    墨非城将苏小绵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去。

    苏小绵的手猛地一缩,眉头微微一蹙,微卷的睫毛微微颤动,脸上浮上一层痛苦。

    墨非城的心,猛地一揪,生生的痛了起来。

    轻轻的将苏小绵的手放在床边,墨非城端起了桌上的水杯,感觉了一下温度,然后慢慢的将苏小绵扶起来,喂了下去。

    “咕咚,咕咚!”

    苏小绵如饥似渴的大口喝着水。

    喝完之后,墨非城将苏小绵轻轻的放在床上,继续拼图。

    不知过了多久,墨非城终于将拼图完成,看着这幅完整的拼图,墨非城的心猛地一颤,一个清晰的声音突然闪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有山,有水,有瀑布,有城堡,有你,还有我!”

    墨非城警觉的抬眸,眸光一闪,是谁在说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