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35章:这么晚了,你是准备要去哪儿?

    墨非城一愣,冷慕言!

    这块地竟然被冷慕言买下了,该死的,竟然晚了一步!

    墨非城挂掉电话,心中涌上了莫大的失落。

    在帝都,不论这块地在谁的名下,自己都有办法买过来,可是唯有在冷慕言的名下,自己无能为力。

    自己不是胆怯冷慕言,只是碍于十年前的那件事情,自己已经好久不同冷慕言来往了。

    可是,墨非城看着美丽新世界好像在向自己招手,又实在是不甘心。

    冷慕言走进病房,一脸为难的看着苏小绵和小洛说:“公司打过来电话说,那边有急事,要立马我赶回去!”

    “没事,你尽管忙!”苏小绵回头看了一眼冷慕言说。

    “那抱歉苏小绵,就辛苦你了!”冷慕言一脸愧疚的说。

    “不辛苦,小洛是我儿子,照顾他是应该的!小洛跟叔叔说再见!”苏小绵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招呼小洛,一种拒冷慕言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叔叔再见!”小洛乖巧的说。

    “小洛再见!”冷慕言告别了苏小绵,走出了病房。

    刚走到楼下,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小筑打过来的,“冷总,刚才有消息传过来说,墨非城在打听竹山下的那块地!”

    冷慕言冷笑一声,说:“知道了!”

    挂掉电话,冷慕言心中暗笑一声,果真不出自己所料,墨非城开始盯上那块地了。

    幸亏自己早做准备,拿下了那块地。

    墨非城想要拿那块地来讨好苏小绵,那他想的太天真了。

    墨非城驱车来到公司,闷闷不乐的坐在办公室里。

    “先生,您怎么会突然对那块地感兴趣?要知道那块地,根本没有任何商业价值!”司南不解的问道。

    墨非城也不说话,只是抬眸冷冷的瞥了一眼司南。

    司南自知墨非城的脾气,便不再说话。

    感觉屋子里憋闷至极,墨非城来到窗边,将窗子打开,看着大街上车流涌动,心乱如麻。

    “先生,如果您实在是看中的那块地,我试着同冷氏那边联系……”司南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行!”

    司南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便即刻打断了他。

    司南便悻悻的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非城哥哥……”

    突然一个尖利的女声传了进来,墨非城眉头一皱,心头即刻涌上了一层厌恶。

    “非城哥哥,听文朵说你没有吃午饭,所以我来给你送午饭了!”冷慕晴推门走了进来。

    墨非城眉头一紧,眸底浮上了一层厌恶。

    “司南,你先出去吧,我和非城哥哥单独待一会儿!”冷慕晴毫不客气的对司南说。

    司南撇了撇嘴,无奈的走了出去。

    “你来做什么?”墨非城一脸不耐烦的瞟了一眼冷慕晴,冷冷的眸光跳过冷慕晴定格在窗外。

    “非城哥哥,明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去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冷慕晴看着墨非城,一脸期待的说。

    “不去!”

    墨非城不假思索的拒绝,没有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

    听到墨非城这样的拒绝,冷慕晴也不生气,只是将手中的保温桶放在墨非城的桌上,悠闲的坐在墨非城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

    墨非城厌恶的将眸光转向一旁,一点也不想看到冷慕晴。

    “我听说,你对我们冷氏企业竹山脚下的那块地感兴趣?”冷慕晴望着墨非城幽幽的说。

    竹山脚下!

    墨非城眸光一闪,神经立马绷紧了起来。

    转过头来,凛冽的望着对面的冷慕晴,“你怎么知道我对那块地感兴趣?”

    冷慕晴摇了摇头,嘴角挂上了得意,说:“我自然有办法知道!”

    墨非城心中瞬间浮上一层嗔怒,平生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

    “所以,如果你明天去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我就求我堂哥,将竹山那块地让给你!”冷慕晴眉眼堆笑,那种得意的笑,让墨非城厌恶到了极致。

    墨非城烦闷至极,起身,摸了一只香烟点上。

    墨非城眸底的犹豫和挣扎,被冷慕晴尽收眼底。

    冷慕晴嘴角勾了勾,一抹不易觉察晦暗和狡黠挂上了冷慕晴的嘴角。

    “非城哥哥,你都忘了你那天晚上是怎么折腾人家的吗?现在连人家的生日派对都不肯去!”冷慕晴起身,慢慢的蹭到墨非城的身边,嘟着嘴巴发嗲。

    墨非城厌弃的一把将冷慕晴甩开,眉眼之间尽是深恶痛绝的厌弃。

    冷慕晴又一次吃了墨非城的脸子,心生不悦,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便起身走到门口。

    “明天晚上冷氏酒店门口,我等你,不见不散!”

    说完,冷慕晴对着墨非城露出了一个晦暗不明的笑,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冷慕晴离去的背影,墨非城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冷冷的眸子中翻腾着怒火。

    这时候司南走了进来,看着墨非城说:“要不要请爷爷出马,和冷家的老爷子沟通一下?”

    墨非城抬手示意司南不要继续说下去,“这种小事,不要打扰爷爷!”

    司南低下头,不再说话。

    一下午时间,墨非城的心都是乱七八糟的,烦闷至极,没有一丝的头绪。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

    文朵坐立不安的在别墅里踱步,双手不住地的搓来搓去,眸子中尽是不安的局促。

    一想到由于自己的失误,让先生和苏小姐生气,文朵的心中就难过的要命。

    文朵不住的踮着脚往窗户外边看,希望能看到苏小绵的身影。

    但是,外边依旧空荡荡的。

    突然,文朵看到了苏小绵落在别墅里的手机和钱包,瞬间松了一口气。

    闹腾了一天,也累了,所以小洛早早的便睡去。

    苏小绵看着病床上的小洛发呆,自己到底要不要回墨非城的别墅去取自己的手机和钱包?

    清澈的眸中,来来回回的翻滚着忐忑和焦躁。

    一想,回到别墅,就会见到墨非城。

    心便“砰砰砰”跳的杂乱无章。

    可是,手机和钱包都是自己的,自己凭什么不要?

    想到这里,苏小绵抿了抿唇,走出了病房。

    苏小绵刚走出医院的大门,便后悔了起来。

    自己身无分文,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难道还要自己走回去不成?

    苏小绵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再想想那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便打了退堂鼓。

    “吱—”

    正在苏小绵犹豫之际,突然身边停下来了一辆车。

    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苏小绵的耳廓,“这么晚了,你是准备要去哪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