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37章:你不喜欢吃苹果?

    难道那个小洛口中送给自己玩具的叔叔会是墨非城吗?

    这个宁愿缠绵于女人床上,也不愿意捐骨髓给小洛的墨非城,会特意买了玩具跑去医院送给小洛吗?

    墨非城眉头紧皱,心生不悦,抬眸却看到了客厅里呆若木鸡的苏小绵。

    瞬间便想到了小区门口撞见的冷慕言,瞬间升起了团团妒火。原来这个冷慕言是在等苏小绵!

    墨非城将冷冷的眸光撒向了苏小绵,恨不得下一刻便将苏小绵狠狠的吞进腹中。

    墨非城挪步向苏小绵走去,冷冷的眸光扫过苏小绵的脸,定格在苏小绵手中半举着的苹果上。

    直到墨非城走到苏小绵的身边,苏小绵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你……你不喜欢吃苹果?”

    墨非城抬起手,猛地打在苏小绵的手中。

    苏小绵手中的苹果应声落地,狠狠的摔在地上,溅出了碎碎的果肉。

    苏小绵的眸子中瞬间爬上了委屈的惊愕,不就是吃了一个苹果吗,墨非城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苏小绵眸中委屈的泛起了闪闪水光,抬眸望了一眼墨非城,弯腰拿起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冲出了门。

    “苏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文朵一看,苏小绵竟然气呼呼的要跑出去,便急匆匆的想要上去拦住苏小绵。

    “文朵!让她走!只怕她带来的野男人,早已在门口等得不耐烦了!”墨非城恨恨的说,语气之中翻滚着浓浓的醋意。

    苏小绵眸光猛地一缩,脚步顿了一下,墨非城一定是撞见了门口等着自己的冷慕言。

    心中不由得一揪,生生的疼了一下。

    苏小绵一咬牙,重重的推开门,冲进了浓浓的夜幕中。

    文朵望着消失的苏小绵,心急如焚,但是却不敢再抬步子。

    墨非城听到身后那一声重重的关门声,还有文朵悉索的叹息声,心好似一下子跌进了谷底悬崖,下坠,下坠……

    墨非城沉沉的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的好似下了一场暴雪一般。

    文朵轻步走到墨非城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说:“先生,你这样说苏小姐,她会伤心的!”

    墨非城冷哼一声,眸光中翻滚着暗涌,一波一波,恨恨的说:“她才不会!”

    文朵低头轻叹一声,思考了少许,说:“我今天听说,最近小区不太平,总是有身份不明的人出现,这么晚了苏小姐一个人出去……”

    文朵的话,结结实实的把墨非城的心绪彻底打乱了。

    自己是在小区门外见到的冷慕言,现在苏小绵正一个人走在小区里,万一文朵说的是真的……

    墨非城心烦意乱的不敢往下想,烦躁的摸出一根香烟,慌乱的点上。

    “先生,您什么时候喜欢上抽烟的,老夫人知道了,会怪罪您的!”文朵皱了皱眉,去将客厅的窗子打开。

    墨非城抽了一口,感觉乏躁无味,便转过头去将烟头狠狠的掐灭。

    一想到文朵刚才说的话,墨非城心中便惴惴不安了起来,墨若古井一般黑眸瞬间涌上了焦急的眸光。

    眸光中的慌乱和不安,让墨非城坐卧不安。

    再也坐不住,墨非城起身推开门冲进了夜幕中。

    望着街上昏黄的路灯,墨非城跨步上了车子。

    发动车子,驶出了别墅。

    文朵听到了关门声,走到客厅一看,墨非城已经离开。

    文朵会心一笑,有时候一点小小的把戏,是可以试探出一个人的真心的。先生明明对苏小绵关心备至,口中说出的话却总是那么的冰冷刺骨。

    苏小绵快步走在路上,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让冷慕言在外边等自己,本意就是怕撞见墨非城,可是弄巧成拙,却还是撞见了。

    苏小绵的心难受的要命,如若自己早一些离开,就不会平生出这么大的事情了。

    苏小绵越想越觉得后悔,难过的快要掉下眼泪来。

    墨非城焦急的查看着路边的情景,希望可以看到苏小绵的身影。

    终于,墨非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昏黄的路灯下踽踽独行,泛黄的街灯将苏小绵的身影拉长。

    苏小绵小小的身影在路灯斜照下,显得格外的寂寞,让墨非城心尖一颤,紧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疼惜在周身蔓延。

    苏小绵感觉身后似乎有光柱打在自己身上,条件反射似的扭头过去。

    墨非城一惊,一把方向将车拐进了一个分路上。

    心砰砰直跳,久久不能平静,墨非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会那么害怕苏小绵看到自己?

    墨非城定了好一会儿,才将车子退回到主道上。

    看着已经走远的苏小绵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将车灯关闭,继续踩下了油门。

    苏小绵走的不徐不缓,似乎是在故意的压下步伐。

    一想到等一会儿就要面对冷慕言,苏小绵便不自觉的将步子慢下来。

    心沉的难受,纵然知道冷慕言确实是那个最合适的人,但是不知为何,心就是密密麻麻的生疼。

    墨非城的眸光中微微泛着寒光,面庞上透出一丝匪夷所思的复杂。

    墨非城押着车速,不快也不慢,和苏小绵保持着不远也不近的距离。

    距离小区门口越来越近,墨非城的心便沉的越来越深。

    好似那深不见底的黑谭,平静的表面下暗藏危机的暗涌。

    一想到苏小绵就要出门去见冷慕言,墨非城的心便疼的要命。

    一脚刹车踩到底,墨非城的身子猛地前倾了一下,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盘上,发出一声闷响。

    定定的发了一会儿呆,墨非城再次抬眸,却再也看不见苏小绵的影子。

    眸光一沉,墨非城的心惊了一下,狠狠的踩下油门向门口冲去。

    可是,门口的冷慕言也不见了,路上的苏小绵也不见了。

    墨非城急切的下车,前后寻了寻苏小绵,猛然看到了马路的对面,一辆熟悉的车辆驶过,副驾驶一闪而过一个熟悉的影子。

    墨非城的心骤然停滞了一拍,接踵而至的是钻心蚀骨的心痛。

    墨非城眉眼一沉,快步跨上了车子,急速的驶了出去……

    苏小绵默然的坐在冷慕言旁边的副驾驶上,心似乎沉淀到了水底,闷闷的喘不上气来。

    “苏小绵,今天晚上去……”

    “送我回我家!”苏小绵不容冷慕言将接下来的话说完,便截断了冷慕言的话。

    冷慕言怔了一下,将后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调转车头向苏小绵的出租屋赶去。

    “叮铃铃”

    冷慕言的手机响了一起来,看到手机上的号码,冷慕言眉头蹙了蹙,浮上了一层不易觉察的晦暗。

    “喂,知道了,我现在正送小绵回家,大概一个小时会到家!”

    挂掉电话,冷慕言尴尬的看着苏小绵说:“一帮朋友,非要去我们家玩儿!”

    苏小绵好似没有听到冷慕言的话一般,只顾凝视着前方的路发呆。

    二十分钟后,汽车停到了熟悉的楼下,苏小绵的心情也稍稍的松懈了一些,扭头温和的对冷慕言说:“这几天辛苦你了,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冷慕言脸上露出了一贯标志性的笑容,“你是在关心我吗?”

    苏小绵垂眸,低声说:“开车小心点!”

    冷慕言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嘴角微微的勾了勾,时间刚刚好。

    然后苏小绵便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

    刚刚走进楼道,苏小绵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狠狠的抓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