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40章:这是我的位置!

    苏小绵怔了一下,慢慢的垂下眸子来,半晌了才说:“今天,我想好好陪陪小洛!”

    “我们可以带着小洛一起去,只有我们三个人!”冷慕言温和的说。

    苏小绵不可思议的抬眸望着冷慕言,“你的生日会,你的家人不去参加吗?”

    冷慕言苦笑了一声,脸上爬上了满满的失落,垂下眸子说:“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过过生日!”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揪,生出了一抹差异,或许冷慕言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好的!我会去的,可是小洛,还在恢复阶段,就不要去了。”苏小绵微笑着对冷慕言说。

    “好!一言为定,晚上下班我来接你!”冷慕言兴奋的说,激动的差一点跳起来。

    苏小绵看着手舞足蹈的冷慕言,兴奋的像一个大孩子一般,心中不禁浮上了一层黯然,竟然有些心疼起来这个表面看起来阳光灿烂的冷慕言。

    墨非城端坐在办公桌前,心烦意乱,眸光中带着不可压制的烦躁,手中的笔被墨非城紧紧的握着。

    “先生,冷小姐刚才将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说让我提醒你,不要忘了晚上的约会。”司南敲门走进来,眸光复杂的看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眉头一皱,眸底爬上了一层厌弃,许久之后才冷冷的说:“知道了!”

    司南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转身离开,毕竟先生自己的事情需要他自己做主。

    墨非城狠狠的将手中的笔扔在桌上,闭上眼睛烦闷的靠在椅背上。

    这个冷慕晴,是吃准了自己看中了竹山那块地吗?

    越想越觉得烦躁无比,墨非城干脆起身靠在窗边,眺望着远方的高楼大厦,开始试着回忆起来。

    不记得自己是不是有童年,只记得自己的记忆是从少年时候开始的。

    好像刹那间,自己就变成了一个不羁的十五岁少年。

    还记得那一天,自己站在一间教室的门口,看着满屋子的青春萌动的眸光。一眼便看到了靠窗的一个女孩儿,女孩儿低着头在看书。长长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在肩膀上。和煦的阳光温和的打在她完美的侧脸上,泛着淡淡的光晕,刹那便将墨非城的眸子紧紧抓住。

    莫名的,女孩儿身上竟然生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让墨非城心猛的一颤,墨非城背着书包,快步向那女孩儿旁边的空位走去。

    墨非城站在座位旁边,正欲将背包放下,却看到了另外一个背包,依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摔在了桌面上,一道犀利的眸光夹杂着一句毫不客气的警告,“这是我的位置!”

    墨非城扭头一看,是一个干净的少年,不羁的眸光中带着一丝不友好的敌意。

    此刻那靠窗的女孩儿微微的偏过头来,看了一眼墨非城,又看了一眼那男孩儿,然后眯着眼笑了笑,温和的说:“冷慕言,这位同学是新来的,不知道你坐在这里!”

    墨非城看着说话的女孩儿,骨子里透着一股子贵族气质,细细的看,好似那一股熟悉的感觉却又飘忽了起来。

    少年的眸光并没有因为女孩儿的话而变的友好,反而变的更加的犀利。少年绕过墨非城,直接坐在女孩儿旁边的位子上,好似在向墨非城宣告着自己的主权一般。

    墨非城冷峻透着清贵的面庞上,浮上一层寡淡,心中微微荡起了一层涟漪,继而提起背包放在了少年身后的空桌上。

    墨非城记住了,少年的名字叫做冷慕言。

    “叮铃铃”

    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将墨非城从思绪中拉了回去。

    墨非城拿出手机一看,皱了皱眉,电话是母亲何淑娴打过来的。

    墨非城犹豫了一下,摁下了接听键,“小城,今天是慕晴的生日,我帮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一个钻石项链,等晚上你去送给慕晴……”

    墨非城眉眼之间飘上一层不耐烦,然后说:“知道了,现在公司有点急事,我就先挂了!”

    说完便挂掉了电话,眸光暗沉起来,心思也生了乱。

    转眼之间,时钟指向了晚上七点,司南敲门走进来提醒道:“先生,该出发去冷氏酒店了。”

    说完司南偷偷的瞄了瞄墨非城的脸色,只见他脸色阴阴沉的厉害。

    “嗯!”墨非城刻意的压制着内心的愤懑闷哼一声。

    “先生,今天汽车售后打过来电话说,您的车辆需要托运回香港维修,大概需要三周,您的车怎么……”司南好奇的问,可是一抬头,却发现墨非城的眸光变得异常的阴暗,便及时的住了嘴。

    “今天晚上你陪我去冷氏酒店!”墨非城突然开口。

    司南惊了一下,低头说:“是!”

    五年前的自己,为了得到苏小绵,大手一挥便让出了一块价值十亿的地皮。

    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一块地,委屈自己做那种不情愿的事情。

    墨非城起身走出公司,心思阴沉的厉害,步履也变的沉重了起来,好似即将面临的是一场攻坚战,

    傍晚,冷慕言及时出现在了小洛的病房门口。

    苏小绵正在哄小洛睡觉,直到将小洛哄睡着,苏小绵才发觉了门口站着的冷慕言。

    冷慕言抱着一个礼盒笑着走了过来,然后将礼盒塞到了苏小绵的手中。

    苏小绵楞了一下,狐疑的望着冷慕言,“这是什么?”

    冷慕言神秘的笑了笑,说:“生日礼物哦!”

    苏小绵一惊,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今天一整日都在医院里陪着小洛,还没有来得及出去给你挑选礼物。”

    “你能收下我的礼物,陪我过生日,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冷慕言温情的低头看着苏小绵说。

    冷慕言已经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苏小绵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便将礼物随手放在了身后的桌子上。

    “拆开!”冷慕言满眼期待的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定了一下,然后伸手拆开了礼盒。

    礼盒里装的是一个崭新的包包,虽然自己不认识几个名牌,但是一看这个包就价值不菲。

    “走啦!”冷慕言拉着苏小绵便走出了病房。

    苏小绵挣开冷慕言的手,慌乱的回去将手机、钱包,还有家里的钥匙塞进了新包里。

    冷慕言载着苏小绵驱车向冷氏酒店赶去。

    “先生,到了,要不要我跟您一起上去?”司南将车子停好,扭头对墨非城说。

    墨非城沉眉,许久之后才说:“你在下边等我就好!”

    然后打开车门,大跨步走向冷氏酒店。

    冷慕言来到冷氏酒店将车停好,对苏小绵说:“到了!”

    苏小绵这才抬眉看了看面前金碧辉煌的酒店,硕大的四个字“冷氏酒店”阔气的闪烁着灯火。开车门走下车,心中竟然平生出了一丝不安的忐忑。

    苏小绵的眸光漫无目的随处飘洒,有意无意的搜索着墨非城那辆熟悉的车子。

    “走吧!”冷慕言将车子停好,走了过来。

    “嗯!”苏小绵跟在冷慕言的身后,走向冷氏酒店。

    司南百无聊赖的在车上等待,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马警觉了起来,定晴一看,那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苏小绵。

    司南的心不禁开始担忧起来,今天先生是来参加冷慕晴小姐的生日会的,如若被苏小绵撞上……

    想到这里,司南急速的走下车,向苏小绵奔去,一定要拖住苏小绵,并且趁机通知先生。

    司南一边搜寻苏小绵,一边将电话拨给了墨非城,而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而且更糟糕的是,转眼之间苏小绵也不见了踪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