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42章:有用吗?

    听到哲哲叫了一声四哥,冷慕晴张着的嘴巴突然僵住,后边那些不堪入耳的话,硬生生的被冷慕晴咽了回去。

    还未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冷慕晴尖酸的声音,好似在厉声的呵责着某人。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心头浮上一层不悦。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走到门口,首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苏小绵。

    墨非城稍稍的吃了一惊,只见苏小绵正痴痴的望着包间内发呆。

    墨非城便将眸光从苏小绵的身上移开,转到了包间内的屏幕上。可是,看到屏幕上滚动播放的照片,墨非城一怔,眸光渐渐的变得阴冷起来。

    只感觉屋子里的空气瞬间凝滞,周遭的空气急速的下降,下降,最后骤降到零度。

    冷慕晴身子猛地一颤,不敢直视墨非城的眸光,慢慢的缩身到了一边。

    墨非城眸中射出的眸光,冷的好似要淬出来冰块一般。慢慢的从屏幕上移开,在苏小绵的身上稍稍的定了一下,之后便急速的转移落在了冷慕晴的身上。

    “说,是谁干的!”墨非城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

    墨非城的余光偷偷瞄着苏小绵,只见苏小绵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脸色发白,牙关紧咬,眸光中带着浓浓的绝望。

    苏小绵委屈可怜的模样,让墨非城心生疼惜。

    转瞬之间墨非城心尖的疼惜变为了尖利的怒火,墨非城有多疼惜苏小绵,对冷慕晴就有多愤怒!

    “说,都哑巴了吗?”墨非城凛冽的扫视着屋中的人。

    “不是我!”

    “不是我!”

    一时间,屋中的人便逃的只剩了冷慕晴,墨非城和苏小绵。

    冷慕晴眸光闪躲,因为恐惧身体微微颤栗,吞吞吐吐的开口,“我……不……”

    苏小绵木然的抬头,幽怨的眸光落在墨非城那冷硬的五官上。心中隐隐的泛着期待,期待墨非城的否认,期待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做的一个噩梦而已。

    可是,屏幕上不断翻滚着的照片,时刻在提醒着苏小绵,自己的想法是多麽的幼稚可笑。

    墨非城眸中的怒火,幻化成了那一道道犀利的利剑。墨非城弯腰拿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的砸在了屏幕上。

    屏幕瞬间被砸裂,黑了下来。

    苏小绵抬眸,凄薄的轻笑了一声,“有用吗?”

    墨非城一怔,苏小绵这句带着讥笑,带着冷漠的话,好似一把尖锐的箭,狠狠的插进了墨非城的心尖,瞬间那种锥心的痛,在墨非城的周身蔓延开来。

    苏小绵重重的垂下眼皮,然后转身离开。

    墨非城一把抓住苏小绵的手,张口想要说什么。

    苏小绵掀开眼皮,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期待。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可是,墨非城却不知怎么开口,活生生的冷慕晴就站在自己面前,时刻的提醒着自己犯下的错。

    苏小绵心中的期待慢慢的被失望、绝望代替。

    苏小绵狠狠的将手从墨非城的手中抽离,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夜灯,微晕。

    苏小绵的心,慢慢的已不觉知痛,微微发麻。

    苏小绵尽量让自己的步子看起来不那么的狼狈,先给自己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

    可是,腿不由心。

    苏小绵的步子越来越慌乱,最后不受控制的跑了起来。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小小的身影,渐渐的模糊,变小,消失。感觉灵魂似乎被一点点的抽空,最后只剩下一个驱壳。

    冷慕晴看着苏小绵离开,心中浮上暗爽,慢慢的抬眸望着墨非城,挑衅似的说:“墨非城,这是事实!即便是你……”

    不等冷慕晴说完,墨非城便跨步走上前去,一把钳住冷慕晴的咽喉。

    墨非城眸底的猩红越来越浓,恨不得将面前的冷慕晴撕扯成碎片,半晌之后,看到冷慕晴脸色通红,呼吸变得困难,墨非城才不甘的将冷慕晴摔在沙发上,“我说过,那件事不允许有第三个人知道,你食言了!”

    “咳咳咳……”

    冷慕晴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剧烈的咳了起来。

    “冷慕晴,你会为你今天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的!”墨非城咬牙切齿,狠狠的留下一句话,然后愤怒的拂袖而去。

    冷慕晴抬眸望了一眼墨非城离去的身影,嘴角斜勾。

    墨非城,现在整个帝都已经知道,你上了冷氏企业的冷慕晴。

    直到苏小绵跑出电梯,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后知后觉的眼泪才猝不及防的砸落了下来。

    “苏小绵,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冷慕言看着突然撞进怀里的苏小绵,失声问道。

    苏小绵没有抬眸,只是从冷慕言的怀中走出,头也不回的跑出酒店。

    冷慕言定了一下,快步的跟上苏小绵,然后一把将苏小绵拉回到自己的怀里。

    苏小绵挣了几下,最后还是扑在冷慕言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压抑已久的情绪瞬间倾泻而出。

    墨非城走出酒店,脸色阴沉略带一丝的惊慌和焦急,四处搜寻着苏小绵的身影。

    突然,墨非城的眸光定在了不远处一对相拥的男女身上,墨非城的心好似瞬间再一次被撕裂,钻心蚀骨。

    只见苏小绵正紧紧的扑在冷慕言的怀里,小脸深深的埋进了冷慕言的胸膛上,肩膀一耸一耸,似是在撒娇,似是在炫耀。

    墨非城定在了原地,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再也抬不起来。

    “先生,走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司南竟然出现在了墨非城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提醒。

    墨非城眸光缩了缩,心针扎一般疼痛。

    木然的抬腿,跨进了车子。

    坐在车后座上的墨非城,心慌乱的难受,眸光好似也失去了焦点,漫无目的的来回搜寻。

    司南迅速的发动车子,急速的逃离了这里。

    望着渐渐消失在车窗后边的两个人,墨非城的心空的难受,好似一整颗心都被抽离,正剩下了一个不再跳动的驱壳。

    “有烟吗?”墨非城半晌之后才想起来摸索烟,一双墨若古井一般的双眸中闪烁着无措的光。

    司南反手递给了墨非城一盒烟,墨非城接过来,猛地撕开包装。

    本来整整齐齐码在盒子的烟,瞬间散落一地。

    墨非城随手捡起来一根,放在唇边点着,贪婪一般的狠狠抽了一口。

    口舌之间瞬间中传来了苦涩,烟雾肆虐一般贯穿进了肺腑。

    透过后视镜,司南看到了墨非城脸上的那不易觉察的痛楚。思考良久,才缓缓的吐口,“先生,你不觉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些蹊跷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