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49章:墨非城,你会吐烟圈吗?

    看着苏小绵脸上透的出来那凉漠的疏离,墨非城的心简直被锥刺还要痛,眸光一沉,竟然飘忽了起来。

    苏小绵拿起东西,毫不犹疑的转身离开。

    背影凄凉,孤独,还带着一丝倔强。

    墨非城木然的望着苏小绵离去的背影,心中好似下了一场暴雨,一颗心被冲刷的千疮百孔。

    “苏小绵,你怎么还没有下班?”

    苏小绵刚走了几步,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公司的大厅中。

    苏小绵眉头皱了皱,抬眸看到了出现门口走进来的冷慕言,正探着脑袋寻看自己。

    苏小绵的心紧了紧,身子也僵了一下,虽然没有转过身去,却依旧可以感觉墨非城的愤怒,以及自己后背上隐隐的丝丝生寒。

    苏小绵步履顿了顿,眉眼之间生出了一丝倔强。

    墨非城,你不是生怕自己沾染了你半分吗?

    那自己就遂了你的愿!

    苏小绵快走两步,上前揽住冷慕言的胳膊,甜甜的叫了一声,“慕言,你来了!”

    苏小绵的心生生作痛,却也要装作很高兴的模样。

    苏小绵吃力的笑着,脸上的肌肉笑的很僵硬,好似一扯就痛。

    看着苏小绵亲昵的拦着冷慕言消失在门口,墨非城身子猛地一顿,好似灵魂瞬间被抽离,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一双墨眸中的光,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眸中渐渐变的空洞,好似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旋转,苏小绵在漩涡中间渐渐的消失,消失……

    苏小绵揽着冷慕言的胳膊,走出公司。

    苏小绵脸上的笑容,好似僵在了脸上一般,再也褪不去。

    “苏小绵,在我面前你不用伪装,如果你不愿意笑,你可以哭!”冷慕言低头看着苏小绵悻悻的笑着说。

    苏小绵眸光缩了缩,闪烁的泪花,瞬间如大雨一般砸落,再也止不住。

    墨非城竟然说自己为了三百万,而去出卖他的隐私。难道,自己在他心中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知难而退,不再染指他半分。

    可是,自己已经尽量的在避开他,不去招惹他,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要将自己心中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踩碎?

    难道他的心就不会不安吗?

    苏小绵的心好似跌进了万丈冰川谷,冻的瑟瑟发发抖,冻的发僵,冻的失去知觉。

    望着苏小绵空荡荡的座位,墨非城沉坐了好久,直到街灯点亮。墨非城才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公司。

    华灯初上。

    夜色如染,今夜天幕上星辰点点,孤独而寂寞的闪着。

    “先生,您终于下来了!”

    司南着急的迎上来说。

    墨非城闷哼一声,跨进了车里。

    司南跟随着墨非城跨上了车子,焦急的说:“老夫人打了好几个电话,说要你回老宅一趟!”

    墨非城沉了沉眉心,点燃了一支烟,一瞬间周遭被缭绕的烟雾侵袭。

    墨非城也不说话,只是一口口的吐出着烟圈。

    可笑的很。

    这么多年了,自己依旧学不会吐那种完美的烟圈。

    司南皱了皱眉,吩咐司机开车。

    最近先生的烟瘾真是越来越大了,要知道烟这种东西,对身体的无益的。

    只有墨非城知道,烟同苏小绵一样,是会上瘾的。

    “墨非城,你会吐烟圈吗?”

    这是她同自己讲的第一句话。

    那天的阳光很灿烂,犀利而明媚的斜照在她的侧脸上。

    她的侧脸很美,很柔,也很诱人。

    墨非城略微吃了一惊,散漫的眸光从窗外收回,定格在她精美的脸上。

    阳光正好,角度正好。

    在这个角度看,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躁动,躁的墨非城的心开始不安。

    “你喜欢童话吗?”

    墨非城将眸光收了收,定格在她位子上放着的一本格林童话上,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在转移话题诶!”她假意生气的说,然后扭过头去,不再同墨非城讲话。

    墨非城淡淡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将眸光再一次放在了窗外,却看到了走廊上的冷慕言,正吐着一个个完美的烟圈,好似一个个漂亮的甜甜圈。

    墨非城定了定眸,心说,每个女孩儿应该都有一个公主梦吧!

    “有山,有水,有瀑布,有城堡,有你,还有我!”

    那个清晰的声音,一次次的在墨非城脑海中翻滚,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在咫尺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墨非城猛然间抬头,却看到她正安安静静的看书,温煦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很美。

    墨非城一时间慌了神,眸中也爬上了一丝慌乱。

    “砰砰砰!”

    墨非城转过眸,淡淡的望了一眼敲桌子的冷慕言。

    冷慕言指了指她,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脸上浮上一层嚣张的跋扈。

    墨非城脸庞挂上了寡淡,不想理会冷慕言的挑衅。

    如果自己愿意,没有人阻挡的了。

    “先生,到老宅了!”

    司南提醒了一句,将墨非城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

    墨非城顿了顿,不知何时手中的香烟已经熄灭了。

    墨非城将香烟狠狠的摁在了烟灰缸里,即便手中的香烟已经熄灭已久。

    墨非城跨步走下车子,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了老宅。

    刚走进屋子中,便感觉到屋子中的气氛格外的诡异。

    父亲墨劲峰端坐在沙发上,沉着脸,一言不发。

    母亲则坐在酒柜前,看样子也在生气。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上前叫了一句:“爸,妈!”

    “要当我们墨家的儿媳妇,必须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姑娘!”母亲在一旁愤怒的说。

    “现在的媒体,都是乱说的!再说了,当初说要和同冷家联姻的人是你,现在说要反悔的也是你!不行!”父亲低吼道。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看来,他们已经看到了娱乐杂志上的新闻。

    “儿子根本就不喜欢冷慕晴,你能逼着儿子娶她吗?”母亲何淑娴起身看了看墨非城说。

    听到母亲这样说,墨非城的心中竟然感到一阵轻松。

    没想到,这篇报道竟然还起到了预想不到的效果。

    “必须娶!”

    父亲不甘示弱的说。

    墨非城摇了摇头,心知肚明,论强势,父亲从来都不是母亲的对手。

    “墨非城,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你同那个冷慕晴来往。你知道吗,这次我们墨家成了帝都的大笑柄了,丢人!”何淑娴恨恨的说。

    墨非城幽怨的望着何淑娴,眸中带着一股子俏皮的嘲弄,撇了撇嘴,耸了耸肩,说:“好像是某人一直在逼着我同她接触吧!”

    何淑娴眸光闪躲了一下,装聋作傻的说:“有……有吗?”

    墨非城笑了一声,说:“知道了,你放心好了!”

    何淑娴这才舒心的看了一眼墨劲峰,“还是儿子懂事,不像某些老古董,冥顽不化!”

    父亲墨劲峰愤怒起身,拂袖而去。

    “阿姨,阿姨,这都是媒体乱写的!”冷慕晴竟然风尘仆仆的闯了进来,急匆匆的说。

    看到冷慕晴闯进来,何淑娴的脸色立马变了,说:“管家,谁让她进来的!”

    这时候管家气虚喘喘的跟上来,说:“我已经告诉冷小姐,夫人不在家,可是她硬要闯进来!”

    “阿姨,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冷慕晴一脸无辜的说。

    “请你出去,我们墨家不欢迎你!”何淑娴白了冷慕晴一眼,冷冷的说。

    “阿姨,是苏小绵故意陷害我的!”冷慕晴气急败坏的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