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50章: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

    “够了,管家,送冷小姐离开!”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紧,冷峻的面庞上瞬间被阴沉布满,眉眼之间爬上了一丝莫名的紧张,愤怒的低吼了一句。

    “苏小绵?谁是苏小绵?是谁家的大小姐?好像在帝都的几大名门望族中,没有一个苏家啊?”何淑娴皱了皱眉说,若有所思的说。

    “苏小绵,不是……”

    冷慕晴开口说。

    “滚出去!”墨非城野蛮的打断了冷慕晴的话。

    “非城,你让她说!”何淑娴饶有兴趣的说。

    “苏小绵是赖在非城哥哥别墅里的一个贱女人,就是一个娱乐公司的小艺人,看我和非城哥哥关系好,所以就故意整我!”冷慕晴一口气将话说完,生怕墨非城再打断了自己。

    墨非城眉头紧拧,眸底泛起怒火和厌恶,有些慌乱的说:“够了!如果你再说一句话,我就找人把你丢进江里喂鱼!”

    冷慕晴一听,眼泪开始在眸中打转,继而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慕晴,你说的是真的吗?”何淑娴狐疑的望了一眼冷慕晴问道。

    “嗯!”冷慕晴委屈的点了点头。

    “儿子,慕晴说的是真的吗?”何淑娴回头看了一眼墨非城说。

    墨非城将眸光转到一旁,心虚的说:“如果你不信任我,你可以去别墅查看一下!”

    何淑娴定了定神,扭头盯着冷慕晴,然后对管家说:“送客!”

    “阿姨,我真的没有骗你……”冷慕晴不甘心的说。

    “冷小姐,请回吧!”管家在一旁催促道。

    冷慕晴无奈的离开了墨氏老宅,心中也狠毒了这个该死的苏小绵。

    送走了冷慕晴,何淑娴转而把目标对准了墨非城,“冷慕晴说的什么苏小绵,是真的吗?”

    墨非城眸光闪躲一下,转过身去凉凉的说:“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之后便迈步离开了老宅,再待下去,恐怕母亲一定会逼问自己苏小绵的情况的。

    墨非城跨上车子,对司南吩咐了一句,“开车!”

    听先生的语气,似乎比之前来的时候轻快了许多,司南的心中稍稍的松懈了一些。

    “苏小绵,我们快转了大半个帝都了,你倒是说句话啊,让我知道你没事!”冷慕言将车子停下来,低头望着苏小绵说。

    自从苏小绵上了冷慕言的车子,便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苏小绵痴痴呆呆的模样,简直傻透了。

    “送我回医院吧,我想小洛了!”苏小绵抬眸,收起了心底的万般委屈说。

    “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去医院好吗?”冷慕言有些怀疑的望着苏小绵说。

    “没事的!”苏小绵勉强挤出来了一个微笑说。

    “叮铃铃”

    冷慕言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一看,竟然是冷慕晴打过来的,眸中即刻传来了一阵慌乱。

    “电话响了,你怎么不接?”苏小绵看着冷慕言手中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疑惑的问道。

    冷慕言转而一笑,“无聊的女人,我怕你吃醋!”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苏小绵摇了摇头,抿嘴说:“没个正经!”

    冷慕言驱车将苏小绵送到了儿童医院,之后便离开。

    苏小绵收拾好情绪,来到病房。小洛已经睡着了,苏小绵俯下身子,给小洛掖了掖被角。

    一眼就看到了被自己放在角落中的旧包,想起来里边还有一些东西需要整理一下。

    伸手便把旧包拿了出来,打开之后,却发现包里竟然有一个长方形的礼盒。

    苏小绵看着手中的礼盒,心中冒出了一个问号,自己什么时候买过这个东西?

    苏小绵狐疑的将礼盒打开,里边竟然是一条看起来非常昂贵的钻石项链。难道是冷慕言松的?怕直接送给自己,自己不收,所以偷偷的放进去的?

    但是,这么昂贵的东西,即便是偷偷塞进去,自己也是不能收的。

    苏小绵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苏小绵,才分开一会儿而已,你已经开始想我了?”电话刚刚接通,冷慕言不正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冷慕言,你有……”

    “妈咪,妈咪……”小洛突然间惊醒,大声的喊了起来。

    苏小绵一愣,慌乱的说:“先就这样,小洛在叫我了!”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苏小绵急忙跑到小洛的床边,紧紧的握住小洛的手,轻声安慰说:“小洛,小洛,妈妈在这里!”

    小洛眼皮沉重的掀了几下,之后便又沉沉的睡去。

    苏小绵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小家伙一定是在做噩梦了。

    小洛狠狠的抓着苏小绵的手,小脸紧皱,好似很害怕的模样,怎么也不肯松开苏小绵的手。

    苏小绵只得顺势躺下,轻轻的安慰小洛睡觉。

    冷慕言刚刚驶出医院,冷慕晴的电话便再一次打了过来。

    冷慕言皱了皱眉,心说,早晚自己这个堂妹冷慕晴要自食恶果。

    冷慕言一接通电话,冷慕晴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哥,我让你帮我查的甄大师的作品,你查出来了吗?”

    “我已经让小筑发到你电子邮箱了,你没收到吗?”冷慕言有些不悦的说。

    “嗯!我求你帮我做一件事。”冷慕晴的语气听起来愤怒极了。

    “慕晴,我必须提醒你,一定要沉得住气,否则……”冷慕言耐着性子对冷慕晴说。

    谁知冷慕晴竟然愤怒的打断了冷慕言的话,失声尖叫起来,“你叫我怎么冷静?现在何淑贤已经不许我进墨家大门了,我怎么冷静的了!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就好,后果不需要你管。”

    冷慕言眉头皱了皱,不悦的说:“我劝你,不要惹火上身,到时候谁也帮不了你!”之后冷慕言便挂断了电话。

    沉不下心去,怪不得冷慕晴一直都得不到墨非城的青睐。

    黑夜中的人,总是躁动不安的。

    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是在黑暗中慢慢的酝酿成形。

    一大早,墨非城便来到了公司。沉坐在办公桌前,满脸的阴森。

    司南心知肚明,墨非城是在为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到现在,司南都不敢相信,是苏小绵将墨非城的隐私卖给了杂志社。

    或许,先生比任何人都不愿意相信是苏小绵出卖了自己。

    司南沉了沉心,走出了办公室。

    文朵心不在焉的在客厅里踱步,苏小姐已经两天都没有回来了。先生这两天脸上都没有一丝缓和的悦色了,甚至连饭都吃得很少。

    文朵心中隐约感觉,两个人一定是产生了误会。

    文朵紧紧的攥着电话,眉心沉了沉,将电话拨给了苏小绵,电话很快接通,文朵问道:“苏小姐,那个项链你喜欢吗?”

    苏小绵一听,眸光缩了缩,原来项链是文朵放在自己的包里的。

    但是那个项链看起来非常的昂贵,文朵为什么会送自己那么昂贵的项链?

    苏小绵的心中开始忐忑起来,心中竟然爬上了一丝莫名的期待,该不会是墨非城让文朵送给自己的吧?!

    但是,这个想法一出来,立马救被苏小绵否掉。

    墨非城那么讨厌自己,怎么会送给自己项链?

    自己的想法简直可笑之极。

    “文朵,是……你,谢谢你!但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苏小绵眸底爬上了一丝小小的失落。

    文朵一听,原来苏小绵误以为是自己送的,便赶紧解释说:“苏小绵,是先生让我放在你包里的!”

    苏小绵指尖猛地一颤,眸中即刻生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惊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