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52章:你是哑巴还是聋子?

    “夫人,您……您怎么来了?”文朵定了许久才开口说道。

    “文朵,我看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这是我儿子家,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需要跟你汇报吗?”何淑娴看着文朵一副吃惊的表情,不禁心生不悦。

    “夫人,请进!”

    文朵这才反应起来,然后闪身躲到一边,请夫人进来。

    何淑娴趾高气扬的走进别墅,一边来回看一边挑剔的说:“老宅那里住的好好的,非要跑到这个破地方住,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的!”

    坐在客厅中的苏小绵,等了一会儿,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心中升起了团团的疑惑,不由得起身向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看到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女人,正迈步向屋子中走来。这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由于保养的很好,所以看起来很年轻,只是眉眼之间带着一股子令人望而却步的冷厉气势。

    苏小绵倒抽了一口冷气,步子定在了原地。

    显然,走进来的女人也看到了突然迎面走来的苏小绵,犀利的眸光闪了闪,眉头紧皱了起来,指着苏小绵问道:“文朵,她的谁?”

    文朵赶紧走上来,拉着苏小绵小声说:“苏小绵,快叫夫人!”

    苏小绵望着对面盛气凌人的女人,眸光定定的望着何淑娴,直到文朵在一边偷偷的捅了捅苏小绵的胳膊,苏小绵才开口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夫……夫人,您好!”

    何淑娴眉眼之间瞬间生出了凌厉而挑剔的光,厉声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儿子的家里?”

    “夫人,她是……”文朵慌忙的想要解释,可是却被何淑娴尖锐的眸光喝退。

    文朵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旁,偷偷的对苏小绵使眼色。

    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贵妇就是墨非城的母亲。

    苏小绵心不由得紧张的跳起来,全身都开始局促不安起来,不知道该何如是好。

    何淑娴半天听不到苏小绵的回应,不由得一阵不悦。

    连话都不会说,畏畏缩缩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权贵人家出来的千金小姐,不禁对面前的苏小绵挑剔起来,“你是哑巴还是聋子?”

    苏小绵一惊,身体微微一颤,心说,苏小绵啊苏小绵,之前见到人从来也没有这么紧张过?今天怎么一见到墨非城的母亲,竟然胆怯了起来?

    苏小绵强迫自己镇静,抬起头看着何淑娴,说:“阿姨,你好,我是苏小绵,我……”

    “什么?!你就是苏小绵?”还不等苏小绵说完,何淑娴立即吃惊的尖叫了起来。

    苏小绵一怔,很显然墨非城的母亲以前听说过自己,定了一会儿神,苏小绵镇定的回答道:“是,我是苏小绵!”

    之后,便看到何淑娴的眸光变的更加的凌厉起来,一步步走进,开始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起来苏小绵,双眼好似鹰隼一般,尖锐而犀利。

    苏小绵被何淑娴盯的浑身不自在,手心也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砰砰砰”

    门口这时候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文朵赶紧去门口开门。

    心想,但愿是先生回来了。

    文朵满心期待的打开了大门,却发现门口站着的人不是墨非城,而是冷慕晴。心中不禁飘上了浓浓的失落,这才想起来,先生说过今天中午不会回来吃饭了。心中瞬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非城哥哥呢?非城哥哥在家吗?”冷慕晴说着就往别墅里走。

    文朵冷冰冰的说:“先生没有中午回来吃饭的习惯!”

    “哦,那我进去等非城哥哥下班回来!”冷慕晴根本就不顾文朵的冷脸,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别墅中走。

    文朵心说,明显就是借口,现在才中午而已,先生要到晚上才会回来的。

    虽然不悦,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跟在冷慕晴的身后,回到了别墅中。

    “阿姨,您也在啊!”冷慕晴刚进门就叫了一声。

    文朵一惊,何淑娴在沙发上坐着,是背靠着门口的。这个冷慕晴一进来就叫阿姨,很明显早就知道何淑娴在别墅力,这个冷慕晴显然就是冲着何淑娴来的。

    苏小绵抬眼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女人,只见她也正偷偷的瞄着自己,眸中夹杂着一种苏小绵摸不透的晦暗。

    苏小绵怔了一下,心说,看来这个冷慕晴是来者不善。

    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想到这里,苏小绵正欲上前同何淑娴告别,不想冷慕晴却迎着自己走了过来,“苏小绵,说!是不是你故意陷害我的?目的就是将我的名声搞臭,你好趁虚而入,是吗?”

    正在喝咖啡的何淑娴,抬眼看了一眼冷慕晴,嘴角斜勾了一下。

    何淑娴早就私下的打听到了,冷慕晴私生活确实混乱的很,所以那些娱乐杂志说的,也不算是空穴来风。

    既然这个苏小绵和冷慕晴都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儿媳妇,那现在她们鹬蚌相争,自己正好可以渔翁得利,顺势将她们全部赶走。

    何淑娴悠闲的抿了一口咖啡,一副闲适的看戏模样。

    苏小绵一听,这个冷慕晴是有备而来,看来今天自己是躲不过去了。

    冷慕晴斜视了一眼何淑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模样,不禁心生嫌恶。可是面儿上依旧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可怜兮兮的说:“阿姨,你一定要替我做主,这个女人一直缠着非城哥哥,我看她是拿非城哥哥当冤大头,想要借着非城哥哥上位!”

    苏小绵掀开眼皮看了一眼冷慕晴,那自说自话的拙略的表演,真是可笑得很。更加悲哀的是,何淑娴根本就没有不冷慕晴当做一回事儿,

    苏小绵不禁为冷慕晴感到可悲,她好像一个跳梁小丑,滑稽可笑。

    真不知道墨非城看上了她哪一点?

    苏小绵不禁冷笑一声,或许这就是有钱人的喜恶吧!

    “哦,是吗?苏小姐?”何淑娴抬眸望了一眼苏小绵,不痛不痒的问了一句。

    苏小绵轻笑一声,一脸淡定的说:“我想冷小姐一定是搞错了,我跟你的非城哥哥一点也不熟!”

    冷慕晴身体一顿,眸中的怒,好似就要淬出暗箭一般。突然看到了桌上放着苏小绵的包,还有何淑娴喝掉一半的咖啡,不禁一阵暗喜。

    冷慕晴慢慢的移步到桌前,说:“阿姨,我帮你续……”

    杯字还未说出口,冷慕晴便将桌上的咖啡杯子打翻,浓浓的咖啡瞬间淌了一桌子。

    “啊—”

    何淑娴尖叫了一声,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看着一点一滴滴落在地毯上的咖啡,眉眼之间涌上了浓浓的怒意,“毛手毛脚的,真是的,文朵,快让人来收拾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冷慕晴装作无辜的模样,一脸的愧疚。

    然而苏小绵的包,也没有幸免于难,瞬间被咖啡沾染。

    “呀,你的包都脏了!”冷慕晴赶紧上去拿过苏小绵的包,故意的将开着的口一面朝下。

    “哗啦”

    包中的物品,应声洒落一地。

    苏小绵眸光一缩,心说,这个冷慕晴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名堂?

    何淑娴不耐烦的扫了一眼散落一地的物品,心说,自己将来自己的儿媳妇,一定不能是这样毛手毛脚的女人。

    “啊——”

    突然,冷慕晴吃惊而夸张的尖叫了一声,身子也僵在了原地。

    冷慕晴的一声尖叫,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项链,非城哥哥送我的项链,怎么会在你这里?”冷慕晴抓起地上的项链礼盒,愤怒的挑起头瞪着苏小绵。

    苏小绵一怔,看了看冷慕晴手中的礼盒。忽然想起来,墨非城送自己的那条项链,现在还在自己脖子上戴着。

    可是,苏小绵的心中还是升起了一团疑云,记得礼盒自己明明是放在抽屉中了,怎么现在会出现在自己的包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