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55章:当了人家儿子的后妈了吗?

    苏小绵听到冷慕言的声音,条件反射似的立即挂掉了电话,脸色顷刻间变的惨白。

    怔了一时,然后迅速的从床上跳起来,慌乱的往身上套衣服。

    看着苏小绵惊慌失措的模样,墨非城的心中好似被射进了一支毒箭,蚀骨入心。墨非城身体猛地一僵,眸光中的柔情瞬间化为了愤怒的利剑。

    儿子!

    冷慕言竟然亲热的对苏小绵说儿子!

    这个苏小绵已经当了人家儿子的后妈了吗?

    墨非城眸中的阴森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了冰霜烈焰,直逼苏小绵的双眸。

    “苏小绵,你跟我睡,是为了满足你偷情的贪婪欲望吗?”墨非城冷峻的脸上,挂上了难掩的愤怒,几乎是低吼着喊出了这句话,此刻唯有用最狠毒的话才能宣泄出墨非城心头的怒火。

    苏小绵顾不得别的,满脑子都是小洛急切的小脸儿。

    慌乱的穿上了衣服,苏小绵拿起东西急匆匆的就走,墨非城对着苏小绵的背影低吼了一句,“如果你今天离开,那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仇人!”

    苏小绵的脚步顿了顿,正欲推门的手瞬间停滞,好似心尖上猛地射穿一支银针,尖锐的疼痛传遍了苏小绵的周身。

    一双清眸中瞬间爬上了难掩的挣扎,片刻之后,苏小绵还是坚毅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儿子才刚刚做过那么大的手术,身体还在恢复期。

    可是,此刻儿子在哭!

    作为母亲的苏小绵,不愿也不能不管不顾。

    纵然,苏小绵心如刀割。

    纵然,苏小绵有天大的委屈不能说出口。

    却也不能抛下小洛不管不顾。

    墨非城望着那扇被苏小绵冷冷关上的门,又低头看了看床上凌乱的床单。

    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是一场华丽的错觉。

    墨非城不敢相信,苏小绵会转身的那么彻底,那么绝情,那么不顾一切。

    好似,自己只是她寂寞的……性伴侣!

    墨非城不愿承认,永远高高在上的墨非城,终有一天会成一个,为了女人动心到丧失尊严,丧失骄傲的地步

    苏小绵关上身后的门,顷刻间,泪水瞬间如流星般砸落。

    流着泪,挎着步子,苏小绵不敢停顿,生怕一停下来,自己就会忍不住。

    苏小绵不知自己怎么来到了医院,脑袋木木的像是已经石化了几万年的化石一般。

    “妈咪,你来了?”走廊里的小洛,看到苏小绵出现,立即扑了上来。

    苏小绵蹲下来,紧紧的抱着小洛,来回的抚摸着小洛的小脑袋。

    小洛的小身体一颤一颤的,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苏小绵心疼极了,有些哽咽的说:“小洛乖,小洛不哭,告诉妈咪你怎么了?”

    “小洛看到别人都有爸爸,只有他没有爸爸!”不远处的冷慕言突然开口说道。

    苏小绵怔了一下,眸光变的闪躲起来。

    “苏小绵,你到底准备……”冷慕言语气中略显温怒的想要说什么。

    “够了!”苏小绵猛地开口打断了冷慕言的话,眸光变得有些犀利,冷冷的说:“小洛现在需要休息,那些问题我们以后再说!”

    冷慕言不悦的转过头去,脸上浮上一层不易觉察的晦暗。

    将小洛安顿好,苏小绵出门找到了冷慕言,只见冷慕言正闷闷的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

    苏小绵的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垂下眸子,抿了抿唇,走过去轻轻的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为小洛做了很多事情,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吗?”冷慕言抬眸望着苏小绵,眸光中带着失望,带着质问,可是苏小绵唯一没有感觉到的是温暖、是理解。

    蓦的,苏小绵心头浮上一层凉薄,定了定神,冷冷的开口说:“五年前,你野蛮的占有我的时候,你有考虑过我愿不愿意接受你吗?”

    冷慕言怔了一下,之后便又垂下了头,许久之后才说:“对不起,是我太急切了,我真的的看着小洛每天都那么渴望有个爸爸,所以我真的很心疼他!”

    冷慕言声情并茂的说辞,差一点将冷慕言自己都感动了。

    苏小绵眉心皱了皱,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咬了咬唇说:“等到小洛出院,我会考虑这件事的,但是现阶段,不行!”

    冷慕言抬眸定定的看了看苏小绵,说:“我等你!”

    “小洛妈妈,你跟我来一下!”

    小林医生走了过来,叫了苏小绵一句。

    苏小绵收了收神,跟着小林医生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洛的病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再观察一段时间,你就可以带小洛出院了!”小林医生微笑着对苏小绵说。

    “真的吗?”苏小绵激动的看着小林医生说。

    “我做过这么多的配型手术,小洛是我见过恢复的最快,排异反应最小的患者。所以,你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冷先生的骨髓!”小林医生看着苏小绵,眸光带着某些期许。

    从小林医生的办公室走出来,苏小绵的心中浮上了一层复杂的情绪,有失落,有感恩,有庆幸……

    回到病房,看到小洛的情绪已经稳定,正在和冷慕言一起玩玩具。

    望着和睦的一大一小,苏小绵心中浮上一层浓浓的负罪感,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

    这样生生的阻止他们亲生父子相认,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自己究竟是在担忧什么?又是在期待什么?

    冷慕言的小洛亲生父亲这件事情,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自己难道还抱有那一丝丝不现实的幻想吗?

    思念如丝,缠绕着相思人儿的心。

    这几天,如同几个世纪一般难熬,那种相思犹如蛊虫钻心,啃食着两个寂寞的灵魂。

    自从在酒店与苏小棉一别,墨非城好像从苏小棉的世界中彻底蒸发了一般。苏小棉的心中好似时刻有千斤压顶,沉重的心跳都困难。

    难道,真的如墨非城临走告诉自己的那般,生死不相见。

    “如果你今天离开,那以后我们生死仇人!”

    字字诛心,即便经过了这么久,苏小绵每当想起来这几句话,心还是痛的要命。

    “苏小绵,告诉你个好消息,小林医生说明日小洛就可以出院了!”冷慕言走进来,兴奋的说。

    苏小绵垂眉,凝视了一眼熟睡的小洛,眸中渐涌上了一抹抹的柔情。

    终于,小洛可以过上正常孩子的生活了,可以蹦,可以跳,可以笑,可以背起书包上幼儿园。

    甚至,自己也可以带他去游乐场疯。

    “苏小绵,出院以后,你带着小洛住到我家吧?”冷慕言看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冷慕言,只是缄默不语。

    见苏小绵表态,冷慕言垂了垂眼角,说:“我回去收拾一下,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去!”

    之后,冷慕言便走出了病房。

    苏小绵的心空的难受,好似一颗心都被搬空,只剩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肉体。

    “叮铃铃”

    苏小绵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苏小绵眸光晦暗了下来,浮上了一层失落。

    犹豫了一下,苏小绵摁下了接听键。

    “苏小姐吗?我是司南!你在哪儿,我现在去接你!”司南略带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