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56章:上次的事件?

    苏小绵一惊,眸光缩了一下,内心瞬间翻滚起了惊涛骇浪。

    许久之后,苏小绵才缓过神来,说:“司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等见面再说!”司南顿了一下说。

    苏小绵心中升起了莫名的期待和那不安的忐忑。

    会是墨非城在找自己吗?

    苏小绵的心砰砰直跳,再也沉不下来思考。

    “苏小姐?你现在在哪儿?”司南温和的询问声又一次传了进来。

    苏小绵这才晃过神来,说:“我……我在儿童医院附近!”

    沉默一会儿,司南才定定的说:“嗯……好的,二十分之后,我去接你!”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苏小绵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眸光定定的呆住了,开始心慌意乱起来。

    忐忑,期待,不安,无措,失神……

    直到苏小绵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苏小绵这才如梦初醒般的敛了敛心中的复杂情绪,抿了抿唇,迈步走出了医院。

    刚走到医院门口,便有一辆车子停在了苏小绵的面前。

    “苏小姐,请上车!”司南走下车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略略的惊了一下,眸光变的有些闪躲,不安的探看了几眼面前的汽车。

    “先生在别墅等你!”司南好似一眼便看穿了苏小绵的内心一般。

    苏小绵的心中这才稍稍的松懈了一下,定了定神,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汽车启动,平稳的行驶在路上。

    路上的行人、街灯急速的后退,好似时光一般,转瞬即逝。

    车里的气氛一度很尴尬。

    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上,苏小绵的心好似悬着一般,手心中满满的都是汗珠。

    “苏小姐,最近工作忙吗?”司南开口打破了车里的死寂。

    “哦……还好!”苏小绵晃了晃神说,开始观察起来这个车子的内饰,好似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是不是没有见过这辆车子?”司南似乎看到了苏小绵的疑惑。

    “额……”苏小绵吃了一惊,这个司南怎么好似长了一双洞察人内心的火眼金睛一般。

    司南嗤笑一下,继而说:“跟随先生时间久了,总会学会先生的一点皮毛的!”

    苏小绵尴尬的低下头,一听司南说到先生,苏小绵的心就跳的难受。

    “还是上次的那次事故,把先生的那辆迈巴赫撞坏了一点,所以被送到香港维修了!”司南继续说。

    “上次的事件?”苏小绵有些吃惊的抬眉,眸中涌上了一层焦急。

    “是的,就是上次你被歹人带走,先生开车撞了面包车的那次。幸亏车子的安全系数高,否则真不知道先生会出现什么意外……”司南娓娓道来,眼睛不时的从后视镜中看看苏小绵。

    苏小绵的神情慢慢变的差异,眸光慢慢的凝重,一股浓浓的担忧爬满了心头。

    自己只记得是墨非城救了自己,却不想是墨非城冒着生命危险开车撞上了那辆面包车,才将车子逼停。

    司南后来继续说了什么,苏小绵根本就没有听到。

    心脏好似瞬间被电流击中,那股电流一股一股,传遍了苏小绵周身的每个细胞。

    时间很短,好似刹那间的心悸,转瞬即逝。

    时间很长,好似那噬骨的心动,绵远流长。

    “苏小姐,到了!”司南的话将苏小绵从感伤中拉了回来。

    苏小绵整理了一下情绪,从车窗门口看去,只见别墅里灯火通明。

    心脏再一次不受控制急速的跳起来,几乎要从苏小绵的嗓子眼儿跳出来一般。苏小绵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待情绪稍稍的安稳了一丝,才开门走下车。

    司南紧紧步跟上苏小绵,一脸认真的说:“苏小姐,我在车上交代你的话,你记住了吗?”

    苏小绵怔了怔,脑子飞速的回忆着。

    可是,车中的那一段记忆好似一段空白一般,苏小绵根本就想不起来司南交代自己的任何一句话。

    “苏小姐,一定要记住我叮嘱……”

    司南的话还未说完,别墅的门便被打开。

    文朵惊喜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老爷子,先生,苏小姐回来了!”

    苏小绵想要再问司南叮嘱自己的到底是什么话,却也再没有机会。

    只得硬着头皮跟着文朵走进了别墅里,心说等一会儿遇到机会了,再问司南好了。

    但是,当苏小绵走进别墅,看到墨非城威严的端坐在沙发上,俊朗的面庞此刻正透着一股冷冷的寒光,远远看去,好似一个下凡的上仙,自带着光晕。苏小绵便沉醉在墨非城的光晕中,再也无暇顾及其他。

    “臭小子,你没看到小绵回来了吗?也不知道站起来迎一下!”

    突然,一个沧桑却不失庄严的声音传进了苏小绵的耳廓。

    苏小绵惊了一下,才发现墨正尊从小阳台走了出来,正一脸慈祥的望着自己。

    苏小绵怔了一下,这才明白今天司南来接自己的原因。

    “小绵,赶紧过来!”墨正尊走到苏小绵面前,疼爱的抓住苏小绵的手,把苏小绵拉进到客厅中。

    墨非城眉眼沉了沉,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只是身子稍微的动了动。

    “臭小子,我不是在跟你说话吗,你……”墨正尊一看墨非城毫无反应,便走上去在墨非城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爷爷!”苏小绵赶紧上去阻止墨正尊,低眉顺目的说:“许是他工作一天累了!”

    “瞧瞧人家小绵,多贴心!”墨正尊有些讨嫌的瞥了一眼墨非城说。

    苏小绵低下头,偷偷瞄了一眼墨非城。

    只见墨非城还是一副冰冷的雪山模样,好似苏小绵只是一个透明人一般。

    苏小绵的眸中顿时浮上了一层浓浓的失落,墨非城果真是要同自己做生死仇人了。

    “老爷子,先生,晚餐好了!”

    这时候文朵走上来说。

    听到文朵说吃饭,墨非城率先起身向餐厅走去,甚至都没有看苏小绵一眼。

    苏小绵的心中好似下了一场雨,阴沉的难受。

    “没礼貌,小绵,来跟爷爷走!”

    墨正尊拉着苏小绵的手,向餐厅走去。

    苏小绵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绵羊,跟在墨正尊的身后来到了餐厅。

    看到墨非城正端坐在餐桌的一侧,苏小绵犹豫了一下,走到了餐桌的另一侧,挑选了一个距离墨非城最远的位置坐下。

    “小绵,他又不是老虎,不能吃了你。孩子来,坐在这里!”墨正尊指了指墨非城对面的位置说。

    苏小绵怔了怔,偷偷的瞄了瞄正在低头吃饭的墨非城。

    只见墨非城的脸上依旧是千年不化的冰霜,没有丝毫的变化。

    苏小绵便低声说:“我坐在这里就好!”

    “爷爷让你坐那里,你就坐!既然你这么嫌弃我,那你就回去找你喜欢的人!”一旁的缄默的墨非城终于发话。

    语气中带着厌弃,带着不耐烦,带着愤怒,苏小绵顿了顿,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身子也僵在原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