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57章:墨非城要征婚?

    “臭小子,你怎么跟小绵说话呢!”墨正尊威严的责怪了墨非城一句。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揪,紧接着一股天大的委屈将苏小绵小小的心脏侵占。眼泪开始在眸中打转,苏小绵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至少不能在爷爷面前哭。

    眼泪,被苏小绵生生的捱了回去。

    苏小绵起身,坐在墨非城的对面,然后勉强挤出来一点笑容,尴尬的说:“没事的爷爷,我们吃饭吧!”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没有再说话。

    苏小绵这一辈子也没有吃过如此漫长,如此煎熬的晚餐。

    “小绵,你公司距离这里很远吗?我看司南去了好久!”墨正尊突然开口问道。

    “哦,我没有在公司,我在儿童医院。”苏小绵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啪!”

    墨非城猛的将手中的筷子摔在了桌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

    苏小绵一惊,这声音好似一把利剑,穿破苏小绵的胸膛,直逼苏小绵的内心。

    接着就看到墨非城,狠狠的将凳子甩开,大步走出了餐厅。

    “墨非城!”

    墨正尊愤怒的吼了一句,很显然老爷子对于墨非城的失礼很愤怒。

    可是,紧接着就听到别墅的门被狠狠的摔上,发出一声闷响。

    接着,客厅中是死一般的寂静,满屋子的佣人,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在墨正尊的心中,墨非城一直是一个懂事讲礼貌的孩子,今天墨非城的失控,实在是有些出乎墨正尊的意料。

    眼泪在苏小绵的眸子中打转,再也控制不住。眼泪终于冲破障碍,夺眶而出。

    “孩子,不要害怕,看我一会儿收拾他!”墨正尊走到苏小绵面前,慈爱的将苏小绵放在自己的怀里。

    苏小绵的心中好似落下了重重的一锤子,将苏小绵的心砸了一个稀巴烂。

    夜色越来越沉,苏小绵起身同墨正尊告辞,“爷爷,谢谢你的晚餐,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小绵,今天晚上你就住在这里吧,这么晚了!”墨正尊关切的说。

    苏小绵垂了垂眉,低声说:“不了!”

    墨非城只是见到自己和他一同出现在餐桌上,便愤怒成那个模样,如若自己今天晚上留宿在这里,只怕墨非城看到自己会疯掉的。

    与其在这里讨墨非城的嫌弃,还不如自己识相点赶紧远离他的视线。

    见自己拗不过苏小绵,墨正尊便令司南开车去送苏小绵回家。

    苏小绵出门,坐上车的时候,墨非城还没有回来。

    苏小绵的心中阴沉的好似装了水的海绵,沉甸甸的。

    司南将车驶出了别墅,苏小绵看到身后的别墅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心中的委屈也越来越大。

    “苏小姐,你难道忘记了我在车里对你的叮嘱了吗?”司南无奈的对苏小绵说。

    “叮嘱?”苏小绵这才想起来,自己本来是要逮到机会问一下司南的,可是后来见到墨非城一慌乱,便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是的,你忘了吗?我叮嘱了你好几次,见到先生,如果他问到你刚才在哪儿,你千万不要说你在儿童医院!”司南语气中略略的带着一丝责怪的意思,

    苏小绵眸光缩了缩,有些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苏小绵的这一句为什么,让司南再无话说。只是抿了抿唇,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司南不再说话,苏小绵的心便更沉了一些,继而心中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痛。

    “苏小姐,送你回儿童医院还是你家?”司南问了一句。

    “送我回医院吧!”苏小绵想都没想,不假思索的便回答了司南。

    明天小洛就要出院了,今天晚上要去医院好好收拾一下的。

    听到苏小绵说回医院,司南的眸光顿了顿,眉头拧了拧,之后便掉头向医院赶去。

    车子停在了儿童医院门口,司南将车子停好,幽怨的看着苏小绵,面露难色的说:“苏小姐,以后你还是少来医院的好!”

    苏小绵眸光一闪,司南许是认为医院这种地方细菌太多。苏小绵笑了笑,说:“知道了,从明天起就不会再来医院了!”

    司南怔了一下,心中随即浮上一阵欣喜,“好的!”

    苏小绵怔了一下,这个司南跟墨非城时间久了,怎么变的和墨非城一样,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墨非城将车开的飞快,好似车子一旦停下来,就不能痛的呼吸。

    没有人知道,墨非城这几日是如何艰难的捱过来的。

    内心的悸动,好像那时刻纠缠自己的毒瘾,一旦发作便抓心刺骨一般的难受,生不如死。

    当爷爷来到别墅,说要见苏小绵的时候,墨非城的内心好似海浪下的暗涌猛然间翻滚出来,余波就足以让墨非城的心脏颠倒。

    直到司南将苏小绵接回来,墨非城的心还是在汹涌澎湃的翻滚着。苏小绵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费尽了多少力气,才将心中的悸动按捺下来。

    可是,苏小绵的那一句,“我没有在公司,我在儿童医院。”将墨非城的心瞬间击的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墨非城似一个游魂一般,漫无目的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估摸着苏小绵已经走了,墨非城才驱车赶回别墅。

    墨非城打开门走了进去,刚一进门便挨了墨正尊一棒子。

    “爷爷,你干嘛!”墨非城捂着脑袋呲牙咧嘴的说。

    “干嘛?把你打醒!你干嘛对人家小绵大呼小叫的,你的教养都到哪里去了!”墨正尊一脸怒火的训斥着墨非城。

    听爷爷说道苏小绵,墨非城的眸子中瞬间爬上了一丝燃烧的怒火,冷峻的脸上爬上了阴沉,继而冰冷的说:“是她自找的!”

    说完便抬腿向楼上走去,墨正尊望着一脸执拗的墨非城,心生疑惑,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反常,竟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墨正尊沉了沉眉心,毕竟是过来人。墨非城的心意被墨正尊看在眼里,看得出来,臭小子是喜欢苏小绵的,只不过不知道二人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

    所以,墨正尊决定给墨非城稍稍的施加一点压力。

    看到墨非城噔噔蹬的向楼上跑去,墨正尊眉眼生辉,凛冽的说:“臭小子,我告诉你,九月初八,我要看到你和小绵牵手参加宴会,否则,我就会在宴会上公开宣布,你要征婚!”

    墨非城眸光一缩,脚步顿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九月初八是爷爷的生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