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60章:以保姆的身份!

    苏小绵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反应过来之后,小脸即刻染上一抹红晕,心跳也加速起来。

    半晌之后才低声嘤咛了一句:“流氓!”

    软软绵绵的‘流氓’两个字,好似一股热浪,瞬间激起了墨非城体内的腺体大量的分泌出来了多巴胺。

    小腹中瞬间生出了一股暖流,让墨非城身体某处开始剧烈的反应。

    “怎么?投资方要潜规则你,你难道要拒绝?”墨非城故意挑逗起来苏小绵,眸中带着玩味的笑意。

    苏小绵脸颊红得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内心却生出了欣喜的小火苗,慢慢的熏烤着苏小绵的小心脏。

    即便有为了拍电影而被投资方潜规则作为借口,可是苏小绵的心中还是臊的厉害,却又充满着期待。

    苏小绵想,自己一定是疯掉了,怎么会开始渴望墨非城的潜规则?

    可是墨非城好似并没有要放过苏小绵的意思,继续说:“苏小绵,作为你的投资方,你不应该好好伺候我吗?”

    苏小绵不敢抬头看墨非城,生怕自己眸中的期待被墨非城看穿。

    墨非城再也无心开车,车中瞬间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墨非城一把方向将车子驶进到了一条小路上。

    汽车行驶在崎岖的小路上,渐渐远离城市的喧嚣,扑面而来的是清新的大自然的气息,苏小绵的心猛地打开的一扇窗,透着光,透着亮,透着新鲜的空气。

    突然特别想向墨非城说出心中的期待和思念。

    “吱——”

    墨非城将车子停下,苏小绵抬眸看看,只见前后都是茂密的树林。

    苏小绵抬眸,不解的望着墨非城,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惊恐,声音中略带一丝颤抖,说:“你……你要干嘛?”

    墨非城眸光飘忽了一下,然后猛地将苏小绵的靠背放下,苏小绵的身体一下子便躺倒下,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错愕。

    “荒草无人地,一个投资方,还有一个女演员,你说要干嘛?”墨非城一边靠身上来,一边邪魅的说。

    墨非城猛地压在苏小绵的身子上,轻轻的在苏小绵的耳后吹了一口气。

    一瞬间,那温热的气息在苏小绵的颈部蔓延开来。

    苏小绵脸红心跳起来,说:“你……你……”

    “嘘——”

    墨非城将食指轻轻的放在苏小绵的红唇上,邪魅的诡笑。

    苏小绵似是那受惊的蝴蝶,微微的扇动了一下微卷的睫毛,精致的小脸上爬上一丝楚楚的娇羞。

    相知的人在一起,左右都是甜蜜。

    颠鸾倒凤,甚是欢悦。

    苏小绵的心,苏小棉的身,彻底被墨非城征服,化作一汪热情的湖水,掀起了无数的涟漪。

    事毕!

    墨非城翻身坐起,回望了一眼羞涩的苏小绵,心中好似开了花一般。

    “今天是爷爷的生辰,晚上你陪我一起去参加爷爷的寿诞。”墨非城亲昵的揉了揉苏小绵毛茸茸的小脑袋。

    “你的家人都会去吗?”苏小绵有些担忧的问道。

    “那当然!”墨非城淡淡的说。

    “我去,会不会有些太唐突了,我……”一听墨非城说家里的人都会去,苏小棉便开始不安了起来。

    “有我在!”墨非城轻轻的说,语气中带着宠溺,带着坚定,眸光凝视着身下苏小棉。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眸光也怔了一下。

    “别怕,有我在!”

    一个稚嫩却不失坚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苏小绵的耳廓中,清晰的好似就在耳旁。

    “墨非城,你的童年,快乐吗?”苏小绵忐忑的问道,心中隐隐的有一些期待。

    不知为何,苏小棉突然特别想了解这个男人的过去。

    听到苏小绵说到童年,墨非城顿了一下,眉眼之间即刻爬上了一丝烦闷。

    摸索着拿出香烟,点了一支放在唇边,眸光凝视着前方,许久之后才凄薄的启唇,“我没有童年!”

    话毕!

    苏小棉怔了一下,眸光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谁会没有童年?

    只不过墨非城不愿同自己讲罢了!

    苏小棉心中飘过一抹的小小的失落,心也凉了下来。

    那些年被自己弄丢的记忆,到底去了哪里?

    墨非城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自己曾经出过很严重的车祸,从而导致了自己失去了记忆。

    可是,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受过伤,或者出过车祸留下的痕迹。

    甚至,自己身上连一个小小的伤疤都没有。

    那些年,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曾经问过爷爷,爷爷含糊其辞,只是说:“你一生下就15岁,你就是当世界的哪吒!”

    问妈妈,她也是含糊其辞,闪闪躲躲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

    所以,后来墨非城索性也就不再问了,因为知道即便问了,也问不出来什么。

    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多年。

    墨非城许久之后才从痛苦中回过神来,扭过头看了一眼一旁沉默不言的苏小棉,淡淡的说:“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准备一下!”

    墨非城载着苏小绵来到了路大师的绣庄,爷爷的寿诞,不是普通的酒会晚宴,需要穿的端庄一些。

    苏小绵本就属于那种很精致的美女,稍微一打扮,就美的惊艳,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股特别清贵,甚至还带着浓浓的古典美。

    晚上七点,墨非城驱车载着苏小绵回到了老宅。

    苏小绵的手心儿里密密麻麻的冒出了汗珠,心也紧张的就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墨非城将车子停好,扭头对苏小绵说:“到了,下车!”

    开车开门,苏小绵走下车,步子顿了一下。

    望着面前气势非凡的建筑,甚至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苏小绵有些退缩。

    墨非城回头,来到苏小绵的面前,紧紧的抓住苏小绵的手,低头凝视了一下苏小绵,说:“别紧张,只是家宴而已。”

    怎么会不紧张?

    第一次见到墨非城母亲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到现在苏小绵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墨非城低头凝视着苏小绵,眉头微蹙,“你手心怎么会出了这么多的汗?”

    苏小绵咽了一口唾液,说:“没……没有!”

    “等一会儿进到老宅之后,呢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知道吗?”墨非城轻声的叮嘱着苏小绵。

    “嗯嗯!”

    苏小绵连忙点了点头,眸光中爬满了紧张和无措。

    “对了……”苏小绵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一脸为难的抬头望着墨非城。

    “怎么了?”墨非城疑惑的看了一眼苏小绵。

    “我……我是以什么身份出现?”苏小绵说完,便慌乱的低下头。

    墨非城轻笑一声,举了举手十指相扣的手,讥诮的说:“以保姆的身份!”

    苏小绵一怔,脸开始红得发烫。

    “对!就是以保姆的身份,你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一个尖利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苏小绵的耳廓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