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62章:干孙女儿而已

    语毕!

    台下一片哗然,如同丢在了现场一个炸弹一样,瞬间就炸开了锅。

    “一个保姆会有这么大的排场吗?还能上到台子上去?”

    “是啊,还被墨非城牵着手走上去?”

    在场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大都不是什么善意的话。

    苏小棉脸上浅浅一笑,继续说:“说是保姆,只是玩笑的话。其实我是爷爷新认的干孙女,墨非城的干妹妹。因为以后要好好照顾爷爷,所以我说是爷爷的贴身小保姆,所以大家不要同冷小姐一样误会了墨总!”

    苏小绵的话一出,台下的人面面相觑,半信半疑。

    苏小棉继而转过身去,半跪在墨正尊的面前,抬起眸歉疚的望着墨正尊说,“而且,爷爷今天就要宣布这件事的,是吗,爷爷!”

    墨正尊眉眼之间浮上了一层小小的惊讶,毕竟墨正尊也是大风大浪中走过来的,这点应变能力还是有的,紧接着附上一抹慈祥的笑意,摸了摸苏小棉的头,说:“小绵,你以后就是我墨正尊的亲孙女,也就是我们墨家的新成员,淑娴,快把我给小绵准备的红包拿过来!

    话毕!

    当场的人一片哗然,原来这个女人果真只是墨正尊新认的干孙女儿而已。

    冷慕晴的脸色越来越铁青,本欲发作,却被冷慕言拉扯着走出了墨家老宅。

    苏小棉的心针扎一般的痛,自己作出这个决定,也就意味着,亲手切断了自己同墨非城的一切可能。

    苏小绵以后只是墨家收养的义女,墨非城名义上的妹妹。

    别的,再无可能!

    墨非城心中好似被雷电击中,瞬间痛到眩晕。

    何淑娴眉眼含笑,嘴角挂上一抹得意,今天的结局虽然在自己预料之外,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自己却很满意。

    何淑娴慢步走到墨非城的面前,笑靥如花的说:“儿子,去给你妹妹发红包!”

    听到母亲的吩咐,墨非城的眉心皱了皱,犹豫了一下,然后接过何淑娴递过来的红包,一脸冷漠走到苏小棉的面前,顿了顿。

    苏小棉不敢抬眸看墨非城的眸光,心中好似被利剑击穿,在汩汩淌血。

    一旁的何淑娴提醒了一下墨非城,“儿子,快给你妹妹红包啊,怎么,你还想把你妹妹的红包私吞不成!”

    “哈哈……”

    何淑娴的幽默将台下的来宾逗乐。

    一个幽默,引来在场的宾朋的大笑,瞬间将冷慕晴带过来的阴霾全部冲散,宴会继续正常进行。

    大家开始热切的讨论着墨老爷子今天新认的孙女儿,有人说是借墨家上位,有的说是心怀鬼胎,众说纷纭。

    收拾完了残局,苏小绵的浑身顿时放松了下来,转过头去寻墨非城。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墨非城已经不见了踪影。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凉,今天墨非城一定恨透了自己,让他丢了这么大的面子。

    苏小绵的心瞬间便阴沉了下来,虽然今天没有让墨家的脸面扫地,但是总是会留下一些不美好的传言。

    生辰宴,欢声笑语,大家倾尽一切的溢美之词来取悦墨正尊,讨好墨家。

    只是,墨正尊好似并不买账,只是稍稍的露了个面,便以身体不适为由回到后庭。

    “干女儿?!”何淑娴端着酒杯来到苏小绵的面前,阴阳怪气的叫了一句,眉眼之间尽是嘲弄。

    苏小绵垂下眸子准备离开,不想理会何淑娴。

    “你最好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是老爷子的干孙女,非城的妹妹,最好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别指望以后老爷子能帮你进墨家,休想。所以我希望你好自为之!”何淑娴对着苏小绵得意的说。

    苏小绵步子顿了一下,没有心思同何淑娴理论,便推门离开。

    深秋的夜,凉的有些刺骨。

    今天的一切,好似做了一个绚烂的梦,现在梦醒了,自己也该面对现实了。

    苏小绵自嘲的笑了一声,心说,墨非城永远都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吧!

    刚走了几步,便听到冷慕言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小绵!”

    苏小绵回过身去,看到了不远处的冷慕言,正幽怨的看着自己。

    苏小绵讥笑一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我早就应该想到,冷慕言和冷慕晴是一对兄妹。”

    冷慕言慢步走过来,一脸歉疚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之间会是……会是这个样子!”

    苏小绵冷笑一声,掀开眼皮望着冷慕言说:“是不是感觉我很可笑!”

    “苏小绵,你不要这样想!”冷慕言上前一步说。

    见冷慕言上前一步,苏小绵赶紧后缩了一步,一脸冷漠的说:“冷家大少爷,我们以后还是划清界限的好,省的别人说我对你图谋不轨,脚踏两只船!”

    “苏小绵……”冷慕言开口,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以后,不要以任何的理由再来找我和小洛!忘记五年前的事情,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苏小绵精致的小脸上,瞬间爬上了认真的倔强。

    此时此刻,冷慕言也好,墨非城也罢,自己不想同他们任何一个人沾惹上任何的关系。

    苏小绵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不带一丝一毫的留恋。

    那喧嚣,那热闹,那欢快,那悲伤,那一切都再与自己没有任何瓜葛。

    苏小绵慌乱的步履有些沉重,似是那刚刚脱壳的蝴蝶,纵然翅膀还很沉重,但是却阻挡不住她飞行的高度。

    墨非城站在窗口,默默的眺望着苏小绵同冷慕言交谈,之后飘然离去的背影。

    昏暗的街灯,苏小绵寡淡的身影,这一切都好似在嘲笑着墨非城那幼稚的一厢情愿。

    唇边的香烟已经燃尽最后一毫,只剩下一个干涸的残余。

    不知道是香烟耗尽了墨非城心尖的温度,还墨非城心尖的温度尽数燃尽了唇边的香烟。

    心中好似压着一块儿千斤大石,拉扯着墨非城微弱的心跳。

    时光总是能带走一切,包括快乐,当然心悸也难以幸免。

    《年华似锦流》的女主角敲定,是依旧活跃在一线的蓝茵茵。

    苏小绵可以感受到蓝茵茵唇边的得意和不屑。

    苏小绵懒得解释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冷慕言的再三邀请,才让蓝茵茵捡到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苏小绵不想在自己身上贴上任何的标签,包括墨家的干女儿。

    大家都很忙,很快就淡忘了墨家这个亦真亦假的干女儿。这样也好,自己只是苏小绵,而不是谁谁家的附属品。

    下午,苏小绵来到幼儿园门口接小洛放学。

    放学时间,一群小朋友欢快的像一个个小蝴蝶,飞奔向自己的父母。

    苏小绵左等右等不见小洛出来,不禁心生担忧。

    直到所有的小朋友都被接走,苏小绵还是没有见到小洛走出来。

    苏小绵心头有些焦急,便走进教室去寻小洛。

    推门走进教室,却看到小洛正蜷缩在一个角落中,双手抱着膝盖,小身体在一抽一抽的抖动。

    苏小绵心猛地揪了一下,轻步走过去,蹲下身子,说:“小洛,你怎么了?”

    小洛抬起头,一把钻进了苏小绵的怀里,抽噎着说:“小朋友们,都叫我……叫我秃子,小光头强……”

    怀里的小洛,一抽一抽委屈的痛哭起来。

    由于长期服用抗免疫药物,小洛的头发始终没有长出来,所以一直都是光着头。这竟然成了小朋友取笑的对象,苏小绵的心中不禁飘上一阵酸楚。

    “小洛是小光头强,那我就大光头强!”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两个人身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