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63章:要有大动静?

    “冷叔叔!”小洛猛地抬起头,兴奋的叫了一声,然后挣开苏小绵的怀抱,快步跑向门口的冷慕言。

    苏小绵眸光一缩,慢慢的转过身去。

    却正看到门口的冷慕言,竟然也把头上的头发剃光了,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噗嗤——”

    苏小绵忍不住笑出声来,冷慕言竟然给自己剃了一个光溜溜的大光头,看起来滑稽极了。

    “小洛,如果再有小朋友取笑你,你就说你家里还有一个大光头,简直帅呆了!”冷慕言抬手摸了摸小洛光溜溜的小脑袋说。

    “好!”小洛兴奋的说。

    苏小绵起身走到冷慕言的面前,不解的说:“你怎么把头发给剃了?不怕影响你的光辉形象吗?”

    “为了我的……”冷慕言顿了一下,继续说:“为了我的小洛!我做什么都愿意!”

    苏小绵看着冷慕言露出了标志性的大白牙,心中生出了一丝愧疚感。冷慕晴虽然和冷慕言是堂兄妹,但毕竟都是独立的个体。自己不能将冷慕晴的行为都怪罪在冷慕言的头上。

    “小洛,你想冷叔叔了吗?”冷慕言将小洛背在背上问道。

    “想了,可想了!”小洛兴奋的说。

    “明天是周末,叔叔带你去游乐场吧?”冷慕言温和的对小洛说。

    “好诶——”小洛肉呼呼的小脸上满是惊喜和兴奋。

    听到冷慕言说到游乐场,苏小绵眸中便飘过一丝担忧,紧张的说:“冷慕言,小洛身体刚刚恢复,去游乐场……”

    “冷叔叔,你看妈咪!”小洛不乐意的嘟起了小嘴。

    “苏小绵,我保证明天一定会照顾好小洛的,好不好?”冷慕言回头用乞求的目光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那好吧!”

    “你们女生就是麻烦!”小洛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走咯——”

    冷慕言将怀里的小洛高高的抛在天空,又接在怀中。

    “咯咯咯——”

    逗的小洛笑的咯咯响。

    落日的余晖斜照在两个人身上,一大一小的光头,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微微的光,竟然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温馨和谐的感觉。

    苏小绵精神一时间恍惚 ,慢慢的垂下眸子来,这是自己理想中的生活吗?

    回到家里,小洛兴奋的睡不着觉。苏小绵哄了好久才将小洛哄睡着,望着熟睡的小洛,眉眼之间竟然和冷慕言有那么一丝的相像。

    抬头,竟然看到台灯的后边藏着一个苹果,苏小绵略略的吃了一惊,这个小洛,怎么就这么讨厌吃苹果?

    “你不知道我最讨厌吃苹果吗?”

    “妈咪,是一个和我一样讨厌吃苹果的叔叔送给我的!”

    一沉,一亮,两个声音同时浮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

    苏小绵的眸光开始飘忽起来,墨非城竟然也讨厌吃苹果,世界上还真有和小洛一样讨厌吃苹果的怪胎。

    苏小绵苦笑一声,心中的失落感慢慢的蔓延开来。

    墨非城,多日不见,你还好吗?

    夜已经很深了,甚至街上的行人都已经很少。

    墨非城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提神,端着咖啡,倚靠在窗边。

    望着帝都的灯火阑珊,心中那刻意被压制的思念,渐渐的浮上心头。

    自那日一别,自己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见到苏小绵了。

    秋渐渐退场,冬徐徐登场。

    墨非城已经感受到了冬天冷冽的气息,那慢慢蔓延的寒意,让墨非城感到有些寂寞。

    自从那一日,自己就很少回别墅了。

    不愿回去面对那空荡荡的房间,墨非城的心便会空的难受,好似永远悬在半空中一般,找不到停靠的港湾。

    思绪渐渐飘回到了那年的冬天。

    初冬的白昼很短,黑夜很长。

    那一日,上完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天已经很暗了。

    呼呼的北风,刮的人无处躲闪。

    墨非城跨上单车,准备回家,外边实在是太冷了,墨非城只想快些回到家。

    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墨非城准备出发。

    “你骑车回家吗?”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出现在墨非城的耳廓。

    墨非城回头,看到她正站在身后怯怯的望着自己。

    长长的秀发被风吹乱,胡乱的拍打在她的脸上。

    原本白皙细嫩的小脸,被风吹的通红。身上没有穿棉大衣,只有一件薄薄的羊毛衫,甚至墨非城都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烈风中微微的发抖。

    那蹬在踏板上的脚,瞬间凝滞了一下。

    墨非城蹙了蹙眉,淡淡的说:“你怎么不穿大衣?”

    “早上出来的慌,没想到今天的天气会这么冷!”她细细的说,声音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墨非城的眉心沉了沉,犹豫了一下,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递给了她,轻轻的说:“穿上!”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接过墨非城手中的大衣,低声说:“谢谢你!”

    身上的大衣猛地被褪去,一股刺骨的寒风凛凛的穿过单薄的羊毛衫,灌进周身细胞中。

    冷,这天真冷。

    “早些回家!”墨非城骑着单车,顶着寒风向家赶。

    回到家的时候,身体冻得有些僵硬了。

    母亲迎上来递给墨非城一杯热水,有些责备的说:“这么冷的天,让司机去接送你上学多好,非要自己骑单车!”

    墨非城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何淑娴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说:“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我是墨家的孩子。”

    何淑娴愣了愣,嘴里开始细微的埋怨道说:“别的孩子,都巴不得自己有一个显赫的家世,你可倒好,还嫌弃我们给你丢人了!”

    墨非城沉了沉眉,没有接话。

    少年时期的墨非城,已经比别的孩子多了一份沉稳和老练。

    墨非城不愿被贴上墨家贵少爷的标签,只想安安静静做一个单纯的高中生,不被世俗打搅这静安的青涩时光。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夜,因为思念,被拖得格外的绵长。

    天刚微亮,苏小绵便被“砰砰砰”的敲门声吵醒。

    大周末的,谁这么一大早的来敲门。

    苏小绵不情愿的起身,慵懒的来到门口打开门。

    “苏小绵,今天是周末,我们带着小洛去游乐场了!”冷慕言一脸兴奋的站在门口说,好似打了鸡血一般。

    “天呐!”

    苏小绵简直要崩溃了,大周末的,去游乐场而已,连个好觉也睡不上。

    “叮铃铃”

    手机竟然也响了起来,苏小绵想再睡个回笼觉的梦想彻底破灭。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思思打过来的,苏小绵刚摁下接听键,思思兴奋的声音便传过来,“小绵,你快来公司啊,公司今天有大动静!”

    “大动静?那一定是公司的大楼塌了!”苏小绵无奈的摇了摇头,调侃着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