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66章:小洛会是那一夜的结果吗?

    苏小绵大脑瞬间好似被雷电击中,一片空白,恍不过神来。

    墨非城眸中开始翻滚起来愤怒的火,慢慢的偏过头去,冰冷的眸光直逼苏小绵的双眸。

    司南一看,事情不对劲,立刻走上来说:“公司突然临时有急事,需要墨总回去处理,今天的视镜取消。”

    蓝茵茵得意的勾了勾嘴角,眉眼之间浮上一层狡诈的阴笑。

    墨非城一行人转身离去,只留了的一片残局给苏小绵。

    苏小绵的脑子里完全是蒙的,好似那一块儿遮盖在身上的遮羞布瞬间被扯掉,苏小绵苦苦隐瞒的秘密,瞬间曝光。

    痛,也不是痛,只是感觉心中麻麻的,没有了知觉。

    蓝茵茵起身来到苏小绵的面前,趾高气扬的望着苏小绵,嘴角噙笑,挑眉嘲弄的说:“苏小绵,给你,你和你宝贝儿儿子的合影,不要太感谢我!”

    蓝茵茵将手中的照片全部砸在苏小绵的头上,然后扭动腰肢,走在人群中,阴阳怪气的说:“没想到啊,在公司里一直自诩单身的苏小绵,竟然带着一个拖油瓶,隐藏的可够深的啊!”

    公司的人瞬间炸开了锅,瞬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说什么的都有,唯一没有人说好听话的。

    思思脸憋得通红,训斥道说:“你们不要造谣,小心小绵姐告你们诽谤!”

    “大家静一下,刚才导演组传过来消息,说苏小绵很符合《绵绵无期》贺岁电影的女一号形象,所以女一号由苏小绵来出演……”张经理走进来宣布。

    “太好了,小绵姐,你是女一号!”思思兴奋的抱着苏小绵跳了起来。

    苏小绵勉强挤出来一点苦笑不得的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个消息,无疑好似一个炸弹落在人群中。

    其中受伤最严重的当属蓝茵茵,处心积虑想要得到女一号,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败给了苏小绵。

    一时间,大家开始议论纷纷,指着苏小绵指指点点。

    有假意祝贺的,有心怀鬼胎的,还有愤愤不平的。

    蓝茵茵听到这个消息,脸当时就绿了,气急败坏的说:“张国栋,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导演组怎么会看上她这个带拖油瓶的……”

    苏小绵回过神来,眸光变的锐利,三步两步走到蓝茵茵的面前,一把巴掌甩在蓝茵茵的脸上,咬牙说:“你说谁是拖油瓶?我告诉你,小洛是我儿子,从你口中说出来让我感到恶心,你不配!”

    “苏小绵,你……”蓝茵茵伸出手,正想要反击。

    可是,蓝茵茵的手刚伸出去,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掌抓住。

    苏小绵惊讶的抬头看了一下,竟然是司南。

    司南看着蓝茵茵,冷冷的说:“蓝小姐,请你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打坏了我们墨氏集团钦点的女一号,耽误了《绵绵无期》的进程,你是要吃官司的!”

    蓝茵茵惊了一下,身体猛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不甘的瞪了一眼苏小绵,牙咬得咯吱响。

    司南一把甩开蓝茵茵的胳膊,扭头对苏小绵说:“苏小姐,总导演要找你谈一下《绵绵无期》的一些具体事宜,请您下去一趟!”

    眸光闪了一下,苏小绵有些愣神,司南来叫自己,是墨非城的授意吗?

    “小绵姐,你赶紧去啊!”思思在一旁提醒了一下苏小绵。

    苏小绵这才晃过神来,忐忑的跟着司南走出了公司。

    “苏小姐,先生在车里等你!”走出公司,司南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说。

    苏小绵抬头便看到了墨非城那辆限量版的迈巴赫,正稳稳的停在马路边上。

    苏小绵心头猛地一紧,双腿好似灌了铅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苏小绵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墨非城,整颗心好似悬着一般,七上八下的难受极了。

    “苏小姐?”司南见苏小绵迟迟没有动静,便又提醒了一次。

    “额……”苏小绵如梦初醒般的顿了一下。

    慢慢的抬起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向墨非城的车子走去。

    刚走到车前,墨非城的车窗随即落下,偏头斜视了一眼苏小绵,冷冷的低吼 一句,“上车!”

    苏小绵惊了一跳,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刚刚坐下,安全带还没有系好,墨非城已经将车子开出去了老远。

    苏小绵坐在车中,感受着来自墨非城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森之气,心悬的难受。墨非城是要质问自己小洛的事情吗?

    墨非城将车子开的飞快,一点也不顾及副驾驶坐着的苏小绵。

    苏小绵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眸光冷漠的墨非城,旧事一幕幕浮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

    当初自己是如何苦苦的哀求他,要他去给小洛做配型的,可是他宁愿和女人上床,也不愿去给小洛做配型。

    往事一幕幕,全部涌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

    往事如刀,在苏小绵的心尖上凌迟,刀刀伤及最痛处。

    清眸中慢慢爬上了倔强,还有丝丝的寒意。

    车里的气氛很诡异,诡异的让人不寒而栗。

    沉默许久的墨非城,终于开口,“苏……”

    可是刚一开口,却被苏小绵冰冷的话语打断,苏小棉眸光如炬的直视着墨非城眼睛,开口说:“对,小洛是我儿子,是亲生的,不是包养的,也不是捡来的,是我亲自生出来的!”

    听到苏小绵干脆利索的承认,墨非城楞了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见墨非城不说话,苏小绵胸中压制已久的情绪,瞬间爆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你宁愿同别的女人上床,也不愿去救我的亲生儿子,你不感觉自己很冷血吗?当时我那么的委曲求全,那么的逆来顺受,为的就是你能救我儿子,可是你呢!”

    由于愤怒,苏小绵的唇瓣在微微的颤抖,原本清澈可鉴的眸中此刻却翻滚着浓浓怒意,恨不得上去咬墨非城一口。

    “停车!”苏小绵猛地转过身去,望着前方的路,突然不想跟墨非城同处一室。

    墨非城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开着车。

    苏小绵犀利的扭过头来,狠狠的瞪着墨非城,冷冷的说:“靠边停车,我要下车!”

    墨非城眸光直视着前方,岿然不动的模样,让苏小绵更加的愤怒。

    “够了!”

    墨非城低吼一声,低沉的嗓门中翻滚着些许怒意。

    永远只有自己赶别人下车的份儿,从来没有人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叫嚣,苏小绵是第一个。

    可是,转瞬之间,墨非城眸中却浮上一抹复杂的光,有愤怒,有懊悔,有愧疚,有失望……

    五年前,暧昧的夜里,自己同苏小绵缠绵悱恻的一夜,那触电般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

    小洛,会是那一夜之后的结果吗?还是,小洛就是冷慕言的儿子?

    “孩子是谁的?”墨非城强压住着内心激动与忐忑,冷冷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