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69章:出生日期,2012年8月25日

    墨非城的眸光一闪,心中开始翻起了波浪,拿着出生证明的指尖也开始微微颤抖。

    姓名:小洛

    性别:男

    出生日期:2012年8月25日07:35分

    墨非城好似瞬间被雷电击中,大脑中出现一片空白。又仿佛是一个陨石,狠狠的撞击、钝落在心底,在墨非城的心底砸了一个稀巴烂,汩汩淌血。

    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眸光渐渐的暗了下来,最后空洞成了一片漆黑的汪洋。

    墨非城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2011年6月21日,是一个酷暑难耐的夏季。

    那一夜,苏小绵带给自己的欢悦,是那么的真实!

    可是,此刻的墨非城多么希望是自己记错了日期,多么希望那一切发生在冰冷的冬天,即便刺骨,却也温暖。

    “反正不是你的!”

    “我跟那么多男人睡过,我哪知道到底是谁留下的种?”

    苏小绵尖锐如利剑的话语,再一次浮现在墨非城耳廓。

    水性杨花,果真是苏小绵的本性!

    墨非城眸中渐渐翻腾出愤怒的火花,胸口好似有一团火,灼烧着墨非城的心,让墨非城感觉世界好似都停滞了。

    “帅叔叔,你怎么了?你不喜欢吃葡萄吗?”小洛稚嫩的话语再一次出现在墨非城的耳廓中。

    墨非城这才意识到,小洛手中拿着葡萄,放在自己唇边已经好一会儿了。

    墨非城慌乱的收了收内心的焦躁,张开嘴,艰难吞下了小洛手中的那颗葡萄。

    第一次感觉到葡萄原来这么酸,甚至吞到胃里,竟然变成了苦的。

    墨非城低头凝视着可爱的小洛,从没有见过如此让自己喜欢的小孩子,可惜,却不是自己的。

    即便知道了小洛不可能是自己的孩子,墨非城却依旧打心眼儿里喜欢小洛,莫名的就是很喜欢,就是很想抱着他软软的小身体,听他萌萌的叫一声,“帅叔叔!”

    墨非城感觉,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咔嚓-”

    门突然被打开,苏小绵带着两份热气腾腾的馄饨出现在了门口。

    墨非城回头瞟了一眼苏小绵,脸上瞬间爬上了蚀骨的阴森。

    像苏小绵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上天怎么这么眷顾他,赐给了她一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墨非城胸中的怒火,开始反反复复的翻滚起来。

    “太棒了,馄饨回来咯!”小洛兴奋跑到苏小绵的面前,接过苏小绵手中的馄饨,又跑回到墨非城面前,乖巧的说:“帅叔叔,我们一起吃馄饨吧!”

    墨非城强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温和的对小洛说:“小洛乖,你去卧室吃饭,叔叔和你妈咪说一点秘密好吗?”

    小洛眨了眨,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捱。你们大人之间怎么这么多秘密?”之后便乖巧的端着馄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小绵一进门便感觉到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阴寒之气,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墨非城一步步逼近苏小绵,冷峻的面庞上透着蚀骨的冰冷,慢慢的将手中的出生证明举起了,薄唇微动,愤怒的说:“苏小绵,你果真是那种女人!”

    苏小绵怔了一下,洒了一眼墨非城手中的医学出生证明,眉头蹙了蹙,心说,冷慕言怎么把出生证明落下了?

    “苏小绵!”

    墨非城胸中的怒火翻滚着,好似瞬间迸裂的岩浆,无处发泄。

    苏小绵听到墨非城在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嗓门,甚至压得太低,以至于听起来都有些沙哑。

    自己在车里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墨非城,他现在跑到自己家里来拿着小洛这件事来质问自己,有意思吗?

    “对!事实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小洛就是我亲自生的!”苏小绵倔强的抬起眸,直视着墨非城那双深不见底的谭眸,一字一顿的说。

    一字一句,句句好似一根银针毫不留情的扎在墨非城的心尖。

    “你……”墨非城逼近苏小绵,眸光中翻滚的怒火,只想将苏小绵燃烧殆尽。

    “妈咪,你们说完了吗?我渴了,我想喝水!”小洛突然打开门说了一句。

    听到小洛的声音,墨非城不假思索,条件反射似的即刻收回自己满脸的愤怒,悻悻的站在一旁,给苏小绵让出了一条道。

    “哦,妈咪这就给你倒水!”苏小绵敛了敛内心的怒火,转身去给小洛倒水。

    苏小绵端着水,送到了小洛的房间里。

    刚刚把水杯放在小洛桌上,便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一声关门声。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揪,墨非城走了!

    随即心中便被莫大的失落感包裹。

    “砰砰砰-”

    过了一会儿,门外再一次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苏小绵心猛地一颤,回过神来,心想会是墨非城吗?

    慌忙跑过去开门,忐忑的打开房门。

    “刚才出去的太急了, 把出生证明落下了!”冷慕言出现在门口,一脸无奈的说。

    “哦!”

    苏小绵心中的期望瞬间变成了失望,一脸失落的转回身去。心中不由得自嘲的笑了一声,墨非城怎么可能会再回来?自己真的太天真了!

    “我看,以后我直接配一把这里的钥匙好了,这么我照顾小洛起来也方便!”冷慕言走到桌子前,抓起桌上的出生证明说。

    苏小绵根本无心听冷慕言说的话,只是痴痴的窝在沙发上发呆。

    “我的提议怎么样?”冷慕言见苏小绵没有反应,便再一次询问。

    “额……?”苏小绵迷茫的抬起眸,随即点了点头说:“好!随你便!”其实苏小绵根本就不知道冷慕言说的什么。

    “那我就拿走了啊!”冷慕言从桌上拿起钥匙便离开。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突然觉得好凄凉,多么希望,自己那天自己没有帮纪哥去找蓝茵茵,这样自己也就不会阴差阳错的认识墨非城了。

    冷慕言走到楼下,将刚才从苏小绵桌上拿的出生证明拿出来看了看,冷笑一声,然后将其揉成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墨非城心灰意冷的从苏小绵家走出来,心中充斥着那种说不出的痛。

    五年前的那一夜,如同一个魔咒一般折磨了自己五年,整整五年,自己的心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墨非城心中生生作痛,或许时光本就是一个错误。

    墨非城坐在车里,神情飘忽,慢慢的又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年代。

    “墨非城,给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洗过了!”

    墨非城正端坐在桌前发呆,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墨非城渐渐的抬起眸,斜眼看了一眼正对着自己笑的她。

    “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猝不及防的一问,墨非城怔了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