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70章:她是我们的冷大嫂

    墨非城的眸光忽而变的有些飘忽,悠悠的将眸光撒向窗外。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洋洋洒洒的雪花好似那悠闲的阔小姐,不声不响,不徐不疾的落下来,没过多久便簌了一地的雪白。

    “哟,耐克的大衣,地摊上买的仿版吧!”突然一个嘲弄的声音将墨非城的思绪打乱。

    墨非城缓缓的回头来,看到冷慕言正被一帮人簇拥着走进来。

    作为冷氏企业的接班人,冷慕言挥金如土,嚣张跋扈,所以身边从来都不缺跟班随从。

    冷慕言的眸中永远都带着那种挑衅的光,似乎永远都处于战备状态。

    其中一个小喽啰正站在墨非城面前,撇着嘴嚣张的瞪着墨非城,嘴角斜勾。忽然从包里拿出一把尖利的小刀,挑衅的望着墨非城,手中的小刀开始在墨非城桌上的大衣上乱划了起来。

    羽绒大衣的中的羽毛,瞬间破衣而出,飞絮满天,好似外边的飘飘洒洒的雪花。

    墨非城偏头看了一眼斜前方的她,正端坐在位置上,瘦弱的身体好似在微微的发抖。

    墨非城的心中忽而就生出了浓浓的失望。

    墨非城垂下眉眼,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清冷。

    如此安静的雪天,墨非城不想破坏。

    “我告诉你,新来的,她是我们的冷大嫂,你少打什么歪主意!”说完,那个小喽啰又狠狠的在大衣上划了几道,大衣上触目惊心的破洞,好似那十五年的空白记忆一般,在放肆的嘲弄着墨非城。

    冷慕言走近,鄙夷的瞟了一眼墨非城,口中不屑的说:“乡巴佬!”

    “砰砰砰!”

    车窗外边传来一阵敲打声。

    墨非城蓦的回过神来,偏头看了看窗外。

    一个脸颊冻得通红的小女孩儿,正瞪着渴求的眼睛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缓缓摇下车窗来,顿时一股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

    “叔叔,你是不是在等你的女朋友,买束花送给她吧!”

    小女孩衣着单薄,浑身冻得直打哆嗦,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一双黑眸中尽是祈求的眸光。

    墨非城的心中猛地一颤,说:“这么冷的天,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弟弟今年五岁了,可是他得了白血病,需要大量的钱治疗。家里的钱都已经花光了,所以我就趁着放学的空闲,卖花赚点钱,好给弟弟治病。叔叔,买一束吧!”小女孩儿说着,渴求的眸子中竟然涌上了一层水雾。

    墨非城怔了怔,好似有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心头。

    墨非城顿了顿,从皮夹中拿出来一叠钱,递给了小女孩儿,说:“把你所有的花都卖给我!”

    小姑娘惊了一下,看着墨非城手中厚厚的一叠钱,不敢伸手,许久之后才说:“用不了这么多钱的!”

    墨非城将钱塞到小女孩儿的手里,说:“给你弟弟治病!”

    小女孩愣了愣,随即感激的说:“谢谢,谢谢!”

    墨非城接过小女孩儿的花束,放在副驾驶上。

    忽而,墨非城的心中开始翻滚起来浓浓的浪涛,白血病,治疗白血病应该需要很多钱吧!

    所以,苏小绵才会那么的喜欢钱,即便是屈辱的要死,还是要咬牙挺下去,因为她需要赚钱给小洛治病。

    回想一下,自己之前对苏小绵做的那些事情,墨非城的心中竟然生出了浓浓的愧疚感。

    雪花!

    飘飘洒洒的雪花落了下来。

    今年的第一场雪,似乎来的有些早。

    墨非城眸光闪烁了一下。

    “下雪了,我们堆雪人吧!”那个仿佛来自心底的声音,再一次浮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墨非城怔了怔,记忆中好像没一个这样的声音。

    “妈咪,下雪了,我们堆雪人吧!”小洛趴在窗口,望着窗外落下的雪花兴奋的说。

    苏小绵走到窗边,望了一眼,眸光即刻闪耀了起来。

    下雪了,又可以堆雪人了。

    “妈咪,你会堆雪人吗?”小洛扭过头,眨着懵懂的大眼睛问道。

    苏小绵愣了愣神,心头猛地揪了一下。

    记忆中的小哥哥,记忆中那个漫天飘雪的冬天,真的存在过吗?

    雪,渐渐的飘落下来。

    世界慢慢变成了银装素裹的模样。

    墨非城回了回神,驱车回到别墅中。

    别墅中的佣人已经都被墨非城调回了老宅,只剩下文朵一个人,帮忙打理别墅。

    推门走进别墅,一股清冷的凄凉扑面而来。

    文朵迎上来,说:“先生,你回来了,晚饭已经做好了,赶紧进来吃饭吧!”

    墨非城顿了顿,迈步走进客厅坐下来。

    望着文朵忙忙碌碌的身影,墨非城心想,文朵会不会知道自己在十五岁之前发生了什么?

    因为,自打自己有记忆起,文朵就已经在老宅了。

    “文朵,你过来一下!”墨非城忍不住想要找到文朵问个清楚。

    “怎么了,先生?”文朵慌忙走过来问道。

    “你坐下!”墨非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

    文朵一惊,先生今天为何这么的反常?只是,自己只是一个佣人,是没有资格同先生平起平坐的。

    “先生,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站着听就好!”文朵恭恭敬敬的说。

    “你来墨家多少年了?”墨非城突然问了一句,让文朵有些猝不及防。

    “十……十多年了吧!”文朵回答道,只是眸光有些闪躲,不敢直视墨非城那深邃的眸子,所以赶紧低下了头。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淡淡的说:“那你知道我十五岁之前到底是什么样子吗?”

    十五岁之前?

    文朵的心猛地揪了一下,随即心头浮上一层层的慌乱。

    “那十五年的空白记忆,天天折磨着我!”墨非城脸上浮上一层从未有过的伤感,这是墨非城从未在人面前表露过的脆弱。

    文朵的心中瞬间升起浓浓的疼惜,从没想到先生会那么在意十五岁之前的事情,这是先生之前从来没有提及过的。

    “如果你知道,请你告诉我!”墨非城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希冀,深邃的双眸泛着渴求的光,就那么直直的望着文朵。

    文朵的心猛地一颤,强迫自己收了收心头的慌乱,稳稳情绪,淡淡的说:“我来墨家的时候,先生已经十五岁了,所以,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你可以问问老爷子,他应该知道的!”

    听到文朵这样说,墨非城的心头瞬间爬上了浓重的失落。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去忙了!”

    文朵慌乱的逃离了客厅,不敢再面对墨非城渴求的双眸。

    十三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全部涌上了文朵的心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