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71章:小洛是谁的儿子又有何关?

    十三年前,墨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为了掩饰那件事,墨家上上下下的佣人全都被换了。

    而且那些佣人们,每个人都发了一笔不菲的遣散费,条件就是离开帝都,并且保证永远不再踏进帝都半步。

    只有文朵,因为是自小就跟着墨老爷子,所以才勉强被留了下来,但是却被告知,那件事要永远的烂在肚子里,什么时候也不能说出去。

    文朵叹了口气,十三年了,有些事情,总有一天会盖不住的。

    墨非城没有一丝的胃口,只是简单的喝了几口粥,便走上楼去。

    推开卧室的门,扑面而来是一股静的可怕的空洞感。

    以前苏小绵在的时候,卧室是墨非城最期待来的地方,可是现在苏小绵走了,却在房间里留下了无数抹不去的痕迹。

    苏小绵盖过的被褥,苏小绵用过的沐浴露,苏小绵坐过的沙发,苏小绵摸过的茶杯……

    墨非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尽是苏小绵的影子,来来回回。

    似乎,屋子中到处都是苏小绵留下的味道。

    墨非城眉头紧皱,慌乱的找出香烟,点上,放在唇边。

    一支一支的续上。

    因为只要一停下来,满屋子都是苏小绵的味道。

    墨非城想要要用香烟的味道,将苏小绵的味道遮掩下去。

    雪,下了一夜的雪。

    第二天墨非城出门的时候,路上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作响。

    今天,是《绵绵无期》的开机典礼。

    墨非城皱了皱眉,这部电影就是专门为苏小绵量身定做的,所以,她没有权利拒绝。

    想到这里,墨非城迅速的跨上车子,向苏小绵家赶去。

    甚至,墨非城一想到就要见到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小洛,心中便涌上一层莫名的喜悦。

    苏小绵给小洛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自己也包的像个大粽子一样。

    “妈咪,我们这样下楼去堆雪人,应该就不会冷了吧!”小洛黑溜溜的大眼睛中满是兴奋。

    “我们下去试一试,如果小洛觉得冷的话一定要告诉妈咪,知道吗?”苏小绵又一次叮嘱道。

    “知道了,小洛的身体刚刚恢复好,不能受凉!”小洛无奈的重复了一边,从早上起床开始,苏小绵就一直在小洛的耳边唠叨,小洛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母子二人,一大一小,活似两个行走的大粽子,一前一后向楼下走去。

    刚出楼门,小洛就兴奋的跑到了雪地上,高兴的跳了起来。

    “小洛,你慢一点,下雪了地上滑,小心摔倒!”

    “知道啦!”

    苏小绵和小洛兴奋的行动起来,小洛一脸激动的说:“我一定要堆出来一个全世界最漂亮的雪人!”

    墨非城将车开进了苏小绵的小区,远远的就看到雪地里一大一小两个手舞足蹈的人,各个包裹的好像大粽子一般,正围着一个臃肿丑陋的雪人兴奋。

    眉梢不禁挑了起来,将车停好,下车慢慢的走向雪人。

    “妈咪,我怎么看着我们两个人堆得雪人有些……不漂亮!”小洛指了指面前的雪人。

    虽然苏小绵称之为雪人,但是,依照墨非城看来,这个所谓的雪人,只是把一个小雪球堆在了一个大雪球上而已,要多丑有多丑。

    “谁说的,妈咪堆得雪人绝对是……”

    “绝对是天下第一丑!”

    苏小绵的话说了一半,却被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截断。

    苏小绵的心猛地一颤,回头过去,只见墨非城正站在不远处幽幽的望着自己。

    “帅叔叔!”小洛也看到墨非城,兴奋的向墨非城跑去。

    “小洛,你好啊!”墨非城一把抱起来小洛,捏了捏小洛肉呼呼的脸蛋。

    苏小绵的心跳乱了起来,手足无措的站在雪人前,不知所措。

    “苏小绵,你这也叫雪人吗?这明显只是雪堆好吧!”墨非城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说。

    苏小绵慢慢的垂下眸子来,心中是按捺不住的雀跃,嘴里嘟囔了一句,“明显就是雪人好不好!”

    “你不感觉你的雪人缺少一些什么东西吗?”墨非城偏头望着苏小绵说。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拿出手机一看,是司南打过来的。

    接通电话,司南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先生,今天是《绵绵无期》开机仪式,你要不要来参加?还有,导演组到现在都联系不上苏小姐,打她电话一直没人接。”

    墨非城抬眸看了一眼专心致志堆雪人的苏小绵,压低嗓门吩咐道:“开机仪式时间推迟到十点半,苏小绵那边你不用管,到时一定会准时参加的。”

    挂掉电话,墨非城弯下腰去帮助苏小绵堆雪人。

    “雪人,是人好不好,需要有鼻子,有眼睛……”

    欢声笑语,路人经过都羡慕的望着兴奋的三个人,不禁感慨道,多幸福的一家。

    “还是叔叔堆的雪人最漂亮,妈咪堆得雪人丑死了!”小洛一脸兴奋的望着墨非城说。

    苏小绵轻轻的刮了一下小洛的鼻尖,假意生气的说:“你就是一个小叛徒!”

    小洛给苏小绵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说:“我才不是,明明就是叔叔堆得雪人最漂亮!”

    墨非城看着斗嘴的两个人,眸中不觉知的竟然浮上浓浓的宠溺。

    甚至想,小洛是谁的儿子又有何关?

    “好了,天很冷了,我们上楼吧!”苏小绵起身说。

    “妈咪,我要和雪人合个影!”小洛跳着说。

    苏小绵一摸口袋,发现手机竟然忘在了家里,余光看了看墨非城,最后说:“小洛乖,等会儿妈咪上去拿手机下来再拍好不好?”

    “不嘛,不嘛,我就要现在拍!”小洛竟然任性的撒娇起来。

    “来,用叔叔的手机吧!”墨非城赶紧拿出手机来说。

    苏小绵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墨非城,说:“那就麻烦你了!”

    墨非城拿出手机,给苏小绵还有小洛拍了几张合影。

    “叔叔,过来跟我们合一张影吧!”兴奋的小洛口无遮拦的说。

    话一出口,墨非城身子猛地一僵,举着手机的手停滞在了半空中。

    苏小绵看到墨非城表情的变化,即刻责备的说:“小洛!”

    小洛即刻不乐意的嘟起了嘴巴,嘟囔着:“我就是相想和叔叔合影嘛……”

    墨非城心头紧了紧,打十五岁起,自己就不喜欢照相,所以几乎从来都没有照过相。

    墨非城看了看小洛失望的眼神,定了定神,走过去笑着说:“好啊!”

    听到墨非城的话,苏小绵猛地一惊,一双美眸中划过一丝惊喜。

    “咔嚓!”

    照片将欢快的三个人定格。

    苏小绵恬静如水,墨非城沉稳如山,小洛欢快如兔,雪人屹立如永恒。

    三个人一起回到了苏小绵家的出租屋门口,苏小绵开始慌乱的翻钥匙,可是怎么也翻不出来。

    明明记得钥匙一直都是在包里放着的,怎么就没有了呢?

    “苏小绵,你家的钥匙我配好了!”

    冷慕言突然出现了走廊中,兴奋的叫了一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