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78章:墨非城危在旦夕!

    苏小绵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眸光猛地一缩,焦急的询问道说:“重症监护室?他怎么了?”

    “先生在从巴厘岛飞回来的时候,遇到暴风雪天气,飞机出了事故,先生为了保护飞机上的人,所以……”说到这里,司南的声音哽咽了一下。

    “所以什么?”苏小绵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所以,现在先生昏迷不醒,已经五天了!”司南接着说。

    好似有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苏小绵的心头,飞机出事了!

    许久之后苏小绵才缓过神来,开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如若那天晚上自己没有激怒墨非城,如若那天晚上自己勇敢的跑出去和墨非城解释清楚,或许他就不会连夜飞回去,或许……

    苏小绵的心一阵一阵的绞痛,好似上了绞刑架一般。

    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中,浮上了一层水雾,瞬间模糊了苏小绵眼前的路。

    “对了,千万不要告诉老爷子先生出事的消息!”司南忽然想起来,叮嘱道。

    “医生怎么说?”苏小绵许久之后,才想起来问。

    “医生说,有可能明天就醒过来,有可能一个月,有可能一年,也有可能……”

    “不可能!”苏小绵眸光突然一缩,立马开口打断了司南的话。

    司南顿了顿,没有再说话。

    苏小绵无措的将眸光撒向窗外,道路两旁的树上挂上了厚厚的积雪,不时簌簌的落下一些。

    苏小绵的心头蒙上了浓浓的负罪感,感觉自己就是导致墨非城出事的罪魁祸首。

    “苏小绵,我问一句本不该问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司南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开口。

    “什么事儿?”苏小绵回过神来,问道。

    “那天晚上,是你打电话叫冷先生去巴厘岛找你的吗?”司南顿了顿,开口问道。

    听到司南猝不及防的问话,苏小绵的心颤了一下,慢慢的垂下眸子来,许久之后才低声说:“我说我没有,你会相信吗?”

    司南晃了一下神,坚毅的说:“我相信!”

    “谢谢你!”苏小绵瞬间从司南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情。

    车里死寂一般的静默,过了一会儿,司南才缓缓的说:“你不要怪罪先生,想必苏小绵也明白关心则乱的道理吧!”

    苏小绵的心颤栗了一下,生生作痛。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司南说:“苏小姐,医院到了!先生在16楼的重症监护室!”

    苏小绵怔了怔,眸光闪躲了起来,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继而是那种浓浓的担心,不知道待会儿该如何面对病床上的墨非城。

    “苏小姐!”司南以为苏小绵没有听到自己的提醒,便又一次提醒了一次。

    “哦……”苏小绵这才敛了敛内心的情绪,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16楼。

    重症监护室。

    苏小绵从未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有如此的沉重过。

    感觉每走一步路,都耗尽了半生的力气。

    越是靠近16楼,苏小绵的心就越是沉重的厉害。

    电梯在16楼停下,苏小绵顿了顿,迈步走下电梯。

    走出电梯,看着不远处“重症监护室”五个亮着的大字,苏小绵的心头好似压着千斤大石,开始感觉呼吸困难。

    一步,两步,三步……

    最后苏小绵的步子竟然不受控制的慌乱了起来。

    透明的玻璃,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墨非城,带着呼吸器,脸色惨白,头上包着白色的纱布,身上则插满了各种的管子,病床周围摆满了各种闪着光的机器。

    猝不及防,没有任何征兆,苏小绵的眼泪便砸落了下来。

    那泪珠,好似开闸泄洪一般,再也止不住。

    苏小绵紧紧的贴在玻璃窗上,手慢慢的放在玻璃上,想象着自己的手正抚摸在墨非城冷峻的面庞上。

    冰凉,无感,甚至还有一丝的刺骨。

    “对不起,对不起……”苏小绵小声的呼唤着,多么希望墨非城可以听到自己的道歉。

    “苏小绵!”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灌入苏小绵的耳廓,犀利而尖锐。

    苏小绵猛地回顾神去,只见何淑娴正气呼呼的站在不远处,狠狠的瞪着苏小绵。

    “夫人……”

    苏小绵赶紧擦了擦泪水,小声的喊了一句。

    “你还敢来看我儿子,都你这个贱人害的我儿子出了事故!”说着,何淑娴快步走到苏小绵面前,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苏小绵的脸上。

    苏小绵的脸上瞬间传来了火辣辣的尖痛感,口中也涌上了细细的血腥味儿。

    “夫人,对不起!”心中那浓浓的愧疚感开始折磨着苏小绵。

    “你不要在这儿猫哭耗子了,我都听说了,小城是为了去见你才飞去的巴厘岛,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贱人,我儿子会躺在这里吗?”何淑娴眸底泛着猩红,恨不得将苏小绵撕扯成碎片,也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滴—滴—滴——”

    重症监护室中突然想起了警报,紧接着就看到医护人员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不好了,病人心跳急速下降,血压下降!”一个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来,着急的说。

    苏小绵的心狠狠的揪着,开始绞痛起来。

    “心跳60,血压50……”

    “快,进行心脏复苏!”医生着急的说。

    一下,两下,三下……

    医生们狠狠的压着墨非城胸膛。

    墨非城紧紧的闭着双眼,没有丝毫反应。

    “医生,不行,心脏按压没有作用,心跳40,血压继续下降!”

    “准备电击!”

    苏小绵双眸含泪,心中好似架着一把刀子,在苏小绵的心头刀刀的凌迟。

    何淑娴则已经顾不得质问苏小绵,情绪几近崩溃,趴在玻璃窗上,泪眼哗哗的望着病房里危在旦夕的墨非城,眸光呆滞,嘴里喃喃的嘟囔着,“不能出事,小城坚决不能出事……”

    “加档!”

    “再加!”

    “加到最大!”

    看着病房里的墨非城,在高压电的电击下,身体在床上一颤一颤,苏小绵的心都要碎了。

    多么想此刻遭受这份罪过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墨非城。

    苏小绵紧紧的贴在玻璃窗上,看着那些心律显示器上慢慢趋于直线的心电图,狠狠的晕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