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0章:以后就是我们墨家的人!

    苏小绵猛地一愣,身体也僵在了原地。

    “妈咪,爸比呢?”小洛又问了一遍。

    苏小绵脸上的惊愕瞬间难以掩饰,心中开始泛起了惊涛骇浪,难道这几日自己没有在家,冷慕言已经把事实告诉小洛了吗?

    正在苏小绵惊愕无措之际,墨正尊走上来,一脸郑重的说:“小绵啊,小城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这些年你在外边受苦了,以后就带着小洛回家住,毕竟小洛是我们墨家的血脉!”

    等等!

    什么?

    小洛是墨家的血脉?!

    听爷爷的意思,小洛是墨非城的儿子?!

    还是墨非城亲口说的!

    苏小绵一时间蒙了,眸光中带着恍惚。

    这时候文朵走上来,说:“苏小姐,那天你和先生走了之后,老爷子就过来了,恰好看到了小洛,所以先生索性就把你们的事情告诉了老爷子。既然小洛是先生的儿子,所以以后你来到墨家,不会再受到任何人的歧视的!”

    苏小绵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墨非城竟然告诉也有,小洛是他的儿子?

    “苏小姐,你也不要怪罪先生,先生也是好意,不想你在墨家受到委屈,日子不好过!”文朵误以为苏小绵是生气墨非城将小洛的身世讲了出来,所以赶紧上来解释。

    苏小绵的心挣扎了一下,从文朵和墨正尊的话语中,苏小绵终于了解的事情的原委。

    原来,墨非城为了让小洛在别墅中住的理直气壮,所以才故意说小洛是他的儿子!

    墨非城的良苦用心,让苏小绵心产生了悸动,接着就是惊涛骇浪一般的感动,还夹杂着愧疚,心虚,心痛,到最后,这些情绪全部散去,却变成了深深的失落。

    “孩子,以后你就是我们墨家的人,谁也不敢再欺负你!”墨正尊走上来拍了拍苏小绵的肩膀说。

    苏小绵眸中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朦胧的苏小绵眼前的一切。

    “孩子,这些年你们在外边受委屈了吧!”墨正尊关切的话,让苏小绵那压抑依旧的情绪,瞬间全部爆发,眼中的眼泪夺眶而出。

    小洛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的放在苏小绵的眼下,帮苏小绵擦去眸中滑落的泪水,“妈咪,不要哭了,有小洛在!”

    苏小绵的心中难受极了,不敢看墨正尊那期待而慈祥的双眸,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将事实讲出来。

    自己多么希望如墨正尊说的那样,小洛就是墨非城的儿子,可是,小洛是冷慕言儿子的事实,好像一个嚣张跋扈的魔咒,时刻在自己心中夸张的叫嚣着,让苏小绵的心时时刻刻得不到一丝的安宁。

    “对了,小城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墨正尊问了一句。

    听到墨正尊说道墨非城,苏小绵的心猛地揪了一下,身体也僵在了原地,眸光也闪躲起来。

    苏小绵低下头,低声说:“听司南说,他好像……应该是出差了吧!”语气中带着心虚,所以不敢说话很大声。

    “哦!”墨正尊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失落。

    冷氏老宅。

    冷慕言坐在冷德勋的面前,说:“爷爷,听说墨家的墨非城坐飞机出事了,难道你不慰问一下吗?”

    冷德勋坐在轮椅上,满脸的沧桑,眸光中透着一股子老奸巨猾精明,说:“严重吗?”

    “听说人都快不行了,就是治好八成也变成了植物人了!”冷慕言认真的对冷德勋说。

    “哦?是吗?”冷德勋眸中划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幸灾乐祸。

    “是的,你的老伙计,墨家老爷子,一定难过死了,你不打电话安慰他一下?”冷慕言若有所指的说。

    “嗯,是该慰问一下我这个老伙计了,小言,把我推到电话那边去!”冷德勋点头说,一边吩咐冷慕言。

    “好嘞!”

    冷慕言将爷爷推到电话旁边,看着爷爷拿起了电话。然后自己也转身走进了阳台上,将电话拨给了苏小绵。

    “叮铃铃”

    “叮铃铃”

    苏小绵的手机几乎和墨正尊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苏小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眉头皱了一下,自从上次和冷慕言在巴厘岛分别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同冷慕言联系过。现在怎么突然打过来了?苏小绵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来到了阳台上。

    电话接通,冷慕言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苏小绵,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撒谎的,对不起!”

    语气中带着歉疚和自责,苏小绵心也软了一点,抿了抿唇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对了,儿子呢?我想我儿子了!”

    冷慕言的话好似犀利的毒针,猛的刺进了苏小绵的心尖。

    苏小绵眸光猛地一缩,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差一点将手中的手机滑落在地。

    “今天晚上我去接你,带上小洛,我们去吃西餐!”冷慕言见苏小绵没有说话,继续说。

    “诶……”

    苏小绵正欲拒绝,不想冷慕言的却好似猜到苏小绵要说什么似的,着急的说:“就这样说定了,我先挂了,晚上去接你们!”

    苏小绵嘴巴张了张,直到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苏小绵才晃过神来,心头好似被拧成了一股绳,怎么也不通顺。

    刚走出阳台,来到客厅中,却看到墨正尊手中拿着电话,面色阴沉,眉头紧皱,眸光凝视着地板。

    苏小绵的心中咯噔一下,涌上了一层不祥的预感。

    过了一会儿,墨正尊呆呆的将电话放下,可是电话也没有放在机座上。

    “咚”的一声,电话听筒跌落在地上。

    “老爷子,怎么了?”文朵急匆匆的走上来问道,连忙将地上的电话听筒放好,焦急的望着墨正尊。

    苏小绵快步走上去,说:“爷爷,你怎么了?”

    墨正尊呆呆的坐在沙发,爬满沧桑的脸上浮上一层凝重和威严。

    “太爷爷,你怎么了?”小洛也走上来关切的问道。

    墨正尊沉默了许久,眸光才转动了一下,摸了摸小洛的脑袋,莫名其妙的说:“你们都在骗我!”

    语气中带着无奈,带着苍凉,甚至还带着一丝的绝望。

    苏小绵怔了一下,难道爷爷知道了小洛不是墨非城的儿子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