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1章:最深刻的记忆!

    “爷爷,对不起,我……”苏小绵沉了沉心,咬了咬唇决定把事实说出来,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

    “小绵,带我去医院!”墨正尊突然开口说,说完就要起身。

    “老爷子,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你告诉我,我请医生来家里,外边……”文朵赶紧迎上来询问道。

    墨正尊抬手示意文朵不要再说了,眸光继而变的很犀利,“你们都瞒着我,现在外边满世界都传遍了,说墨氏企业的墨总乘坐的私人飞机出了事故,现在生死不明!你们还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苏小绵身子猛地一缩,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备车!去医院!”墨正尊的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持。

    文朵只好命人备车,赶往医院。

    墨正尊一行人来到医院的时候,正好碰到何淑娴从医院中走出来,看到墨正尊正风风火火的赶往医院,身边还跟着那个讨厌的苏小绵,不禁惊了一跳,不是一直瞒着老爷子的吗?他怎么来了?而且还带着苏小绵。

    何淑娴不禁心生不悦,一定是苏小绵通知了老爷子。

    这个苏小绵,为了打听到小城的下落,还真是什么阴招都想的出来。

    明知道老爷子年事已高,经不起这么的折腾,还将老爷子搬出来,真是可恶至极。

    “苏小绵,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何淑娴气狠狠的瞪着苏小绵说。

    “淑娴,小城现在在哪儿?怎么样了?”墨正尊威严的问了一句。

    “爸,是不是苏小绵告诉你小城出事的消息?这个苏小绵,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何淑娴一边狠狠的剜了一眼苏小绵,一边愤怒的说到。

    “你不要怪在人家小绵的头上,小城出事这件事,弄的人尽皆知。可你们偏偏瞒着我一个人,小城在哪儿,我要去看看他!”墨正尊严肃的说,声音带着沧桑,带着心急。

    “爸,你跟我来,苏小绵,你不许……”何淑娴一把将苏小绵推到一边,搀扶着墨正尊。

    “淑娴,让小绵一起过来!”墨正尊生气的打断了何淑娴的话。

    苏小绵眸光闪了一下,赶紧跟上墨正尊的步子。

    何淑娴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咬牙切齿的说:“苏小绵,我之前还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为了见到小城,竟然搬出了老爷子!”

    苏小绵抬眸平静的看了一眼何淑娴,沉了沉眉说:“不是我告诉爷爷的!”

    然后扬长而去。

    何淑娴气的脸通红,但是碍于墨正尊的面子,只得暂时忍下。

    苏小绵跟在墨正尊的身后,心情沉重到了极点,但是一想到马上自己就能看到墨非城,心中便忐忑起来,更夹杂着一抹难以遏制的愧疚感。

    终于,来到了一个病房门口。

    护士小姐走出来说:“病人现在情况还不稳定,希望家属配合,不要进去打扰病人。”

    苏小绵心头浮上了一层忐忑的焦急,眸光中带着渴求,哽咽着说:“护士小姐,求求你,让我们进去看看好吗,只看一眼就出来!”

    “闺女,就让我们进去看一眼,好吗?”墨正尊对着护士焦急的说。

    护士犹豫了一下,说:“只能进去一个人!”

    一个人?

    苏小绵身体僵了一下,眸光顿时浮上了巨大的失落,扭头对墨正尊说:“爷爷,你进去吧!”

    墨正尊顿了顿,然后紧紧的握住苏小绵的手,说:“孩子,你进去把,替爷爷看一眼小城就好了!”

    “不行!”

    何淑娴立马跳出来阻止,怒目圆睁。

    “爷爷,还是你进去吧,你大老远的来一趟医院……”苏小绵垂下眸子,低声说。

    “孩子,进去吧,小城现在最想见到的人一定是你!”墨正尊微微点了点头说。

    苏小绵眸光闪了闪,渐渐的升起了一团水雾。

    “家属,来这边换一下无菌服!”护士小姐说。

    换好衣服,苏小绵跟着护士走进了病房里。

    苏小绵的步子沉重的好似灌了铅一般,每走一步便牵扯着心,痛的要命。

    “唰——”

    面前的门被打开,只见墨非城正躺在冰冷的病床上,苍白的脸没有一丝的血色,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和机器。

    猝不及防,苏小绵的眼泪慌乱的砸落下来。

    如同那开闸泄洪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苏小绵轻轻挪动步子来到墨非城的面前,只见墨非城双眼紧闭着,面色沉静。

    怔了一下,苏小绵哽咽着开口:“墨非城,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苏小绵握起了墨非城的手掌,轻轻的放在脸上,眸中带着水光,哽咽着说:“墨非城,是我,我是苏小绵,你醒醒……”

    眼泪,如同那暴雨一般,生生的砸落在墨非城的手上,墨非城的手有些凉,苏小棉的心中升上了丝丝扣扣的疼惜。

    苏小棉将墨非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嘴里喃喃的说:“墨非城,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突然,苏小棉感觉到墨非城的指尖稍稍的动了一下。

    即刻警觉的抬起眸来,惊喜的说:“护士,护士,他的手,手……”

    护士赶紧走上来询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动了,他的手……刚才动……动了!”苏小棉喜极而泣,清澈见底的双眸中洋溢着激动和惊喜。

    护士走过来查看了一下墨非城的眼皮,无奈的说:“只是条件反射,病人没有醒过来!”

    苏小棉脸上的惊喜瞬间消失殆尽,心底也涌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黯淡。

    “家属请出去,探视时间结束!”护士小姐走上来提醒道。

    苏小棉依依不舍的望着墨非城,眸光中带着留恋,带着不舍,带着心疼……

    回到别墅,苏小绵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像是就快要下大暴雨一般。

    期间,冷慕言打过来了好几次电话,苏小棉都挂掉了。

    世界上最漫长、最煎熬的时间,莫属等待。

    墨非城的情况渐渐稳定,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所以转到了普通病房,只是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医生说,适当的刺激,可是使病人更快的醒过来。

    所以,苏小棉白天去拍戏,晚上就来到医院陪着墨非城说话。即便是墨非城没有任何的回应,苏小棉依旧会把一整天发生的事情,悉数讲给墨非城。

    苏小棉总是幻想着,突然,墨非城开口对自己说话,哪怕是骂自己,哪怕是再次说出那些刻薄如针尖的字眼,苏小棉也是期待的。

    日复一日,墨非城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苏小绵心中泛起了焦急,一直这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医生看着苏小绵整日为墨非城伤神,便走进来,好心提醒道,“只有最深刻的记忆,才能更好的刺激病人醒过来。你也应该想想,墨先生最在意的是什么?”

    听到医生的话,苏小绵惊了一下,一个人浮现了苏小绵的脑海中,继而心尖狠狠的痛了一下,眸中开始泛起了水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