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2章:就是记忆中的声线!

    苏小绵心底暗暗的浮上了一层浓浓的失落,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墨非城最深刻的记忆。

    然而,相册上的那个靓丽的女孩儿,开始不断的在苏小绵的脑海中飘荡,挥之不去。

    那个青涩年代的墨非城,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狂。

    照片中的墨非城,眸中带光,自带光环,好似一个不羁白净的时光男孩儿。

    墨非城记忆中深入骨髓的那个女孩儿,不是自己,是伊曼。苏小绵的心猛地尖疼了一下,终究,墨非城还是最钟情于伊曼。

    单只为了伊曼的一张照片,墨非城就对自己大发雷霆,情绪失控把自己赶出别墅,可见伊曼在墨非城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

    苏小绵的眸中泛起了浓浓的失落,但是为了墨非城,自己愿意面对那最尖锐的现实。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帝都今年的严冬,寒的出奇,似是要将人们都冻僵一般。

    春节即将到来,大街小巷到处都洋溢着节日喜庆的气氛。

    《绵绵无期》的戏,终于也要杀青了,电影准备在小年夜上映。剧组决定在明天晚上举办杀青宴,苏小绵本不想去的,但是导演说女一号不到场,这个杀青宴显得过于单薄。

    无奈,苏小绵只得同意参加杀青宴。

    而,那个东西,自己也马上就可以制作完成了。

    苏小绵紧紧的握着墨非城的手,沉了沉眉说:“墨非城,春节到了,冬日的烟火,你不想起来陪我看看吗?”

    墨非城依旧沉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要醒过来的样子。

    苏小绵的心深深的痛,继而生出了一丝悲凉,难道,墨非城是要见到那个东西才会醒过来吗?

    苏小绵算了一下,明天应该就会回来了,但愿可以对墨非城的恢复有帮助。

    苏小绵紧紧的握着墨非城的手,慢慢的说,“墨非城,你知道吗?你已经睡了72天了,《绵绵无期》马上就要上映了,你不陪我看第一场吗?”

    月光如水,穿过透薄的纱幔温柔的洒在墨非城的病床上,苏小绵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拥着墨非城的手臂入睡了。

    皎洁的月光,将寒冬的夜烘托的更加清寒,甚至多了几分凉薄的味道。

    夜,有些短暂。

    苏小绵还没来得及焐热怀中的墨非城,天便已经大亮了。

    刺眼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打在苏小绵的双眸上,微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几下,苏小绵猛的睁开了眼睛,没有时间慵懒,便如同刚刚打了鸡血一般。

    新的一天,或许墨非城就会醒过来的。

    “墨非城,天亮了,你难道还要懒床吗?你简直就是一个大懒猪!”苏小绵轻轻的在墨非城的脸上抚摸了一下。

    微凉的指尖划过墨非城的面庞,墨非城的心头轻轻一颤,荡起了一丝细微的涟漪,如同那蝶翼轻轻的飞过,留下一地的轻柔。

    “墨非城,你等我,等我回来给你一个惊喜!”苏小绵挑起头,来到墨非城的面前,轻轻的落在墨非城额头上一个吻。

    虽然苏小绵知道,墨非城并不知道自己亲吻了他,但是苏小绵的脸上还是飘上了一抹红。

    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吻上他了,自己心上的人墨非城。

    苏小绵轻轻的一笑,心头竟然浮上一层不舍。犹豫了一下,苏小绵的吻慢慢的往下移动,最后落在了墨非城温润的唇上。

    这个吻,绵远而长久。

    苏小绵甚至不舍得移开自己的唇。

    可是,再长久的吻,也会有结束的那一刻。

    苏小绵沉了沉眉,抽离了唇,转身推门离开。

    这一吻,在墨非城的心中荡起了无尽的碧波,那沉静的心,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熟悉的吻,渴望的唇,就那么轻轻的贴在自己的唇瓣上。

    墨非城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或者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柔情。

    墨非城拼命的想要掀开眼皮,可是双眼却沉的要命,墨非城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还是自己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了。

    感觉,梦很轻,自己很轻,好似在空中飘荡,飘荡,就是沉不下来。

    苏小绵熬夜好几个通宵,学会了老照片修复技术,然后又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将墨非城的那本旧相册中的老照片全部修复完成。

    苏小绵拿着墨非城的那本相册,跑遍了帝都所有的老照相馆,才找到一个和墨非城这本一模一样的相册。

    苏小绵将修复好的照片重新洗出来,装册子。

    店家说,今天可以去取相册。

    所以,苏小绵才一大早就跑到店家,来取相册。

    苏小绵看着手中的相册,百感交集,在心底自嘲的笑了一声,突然感觉自己好卑微,而且竟然卑微到如此的地步。

    当苏小绵拿着相册风尘仆仆的赶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下午了。

    苏小绵抱着相册,步履沉重,心也沉的难受。

    有些事情,一旦想起来,就是刻骨铭心,诛心刺骨。

    苏小绵来到墨非城的病床前,强迫自己眉眼带笑,万一墨非城醒过来了,苏小绵想让他一眼就看到自己灿烂的笑脸。

    苏小绵苦笑一声,自己也是着了墨非城的魔了。

    苏小绵坐在墨非城的床边,一页一页的翻起了照片,口中轻声细语呢喃,“墨非城,高中时候的你真是好帅的,简直比现在要帅好多。而且那时候的你,脸上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冷,笑起来还有一对小虎牙,但是,你知道吗?你都从来没有对我笑过……”

    苏小绵细细软软的声音,好似春风拂面。

    墨非城的心开始活泛起来,就是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记忆的声线。

    细软、温柔略带一丝糯糯的甜腻。

    好似蜻蜓点水一般,轻盈却撩拨的人心荡漾。

    “那时候的你,好似有一点点叛逆……”苏小绵细细道来。

    时光荏苒,好似流水倒流……

    转眼已是高三。

    那一日,天上飘着雪,没有阳光,有些阴沉。

    “你是叫墨非城吗?”她转过头来轻轻的问道,墨黑的长发忽而打撒在墨非城的课本上。

    墨非城徐徐的抬起眸,淡淡的瞟了她一眼,白绒绒的帽子,将她的脸显得更加的精致,墨非城眼神有些飘忽。

    一瞬间,心中似乎有了一丝的悸动,她会是记忆的那个她吗?

    过了许久,墨非城嘴角才轻轻的勾了勾,说:“我在你后座坐了三年,你才知道我的名字?”

    她脸上飘过一抹红,垂下眸,糯糯的说:“迟了吗?”

    墨非城惊了一下,心头竟然浮起来了层层的涟漪,凉凉的启唇,“你说呢?”

    她眉心稍稍的皱了一下,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这一节是英语课,有些枯燥。

    墨非城心思乱了起来,软软糯糯的声音,大而有神的黑眸,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她的眸光偶尔会有些飘忽不稳。

    “给你!”

    突然,她快速的放在墨非城桌上一个纸条。

    墨非城怔了怔,略略的有些吃惊,指尖竟然有些颤抖,心也有些急躁的跳动。抿了抿唇,墨非城打开了纸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