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3章:我是墨家的少爷,墨非城!

    眸光猛的一亮,纸条上那一行清秀的小字,瞬间在墨非城的心中泛起了惊涛骇浪,经久不衰。

    “我喜欢童话!”

    自己问她是否喜欢童话,转眼间,已经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

    墨非城看着这个时隔一年才得到的答复,恍若隔世。

    墨非城的心猛的窜上了一阵悸动,那种想要不顾一切的冲动。

    英语课,冷慕言逃课了。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不厌其烦的聒噪着那些早就熟透了的句型语法。

    墨非城的心头涌上了一股冲动,心头的躁动一刻也按捺不下。

    墨非城猛的起身,信步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拉起她的手,凝视着她,深情的说:“下雪了,我们去堆雪人!”

    她温顺低头,任由墨非城牵着自己的手,在老师和同学们错愕的眸光中,堂而皇之的走出了教室。

    她,笑靥如花,低眉害羞。

    雪映在她雪白的脸颊上,她的脸上一片殷红。

    她的手,有些许微凉,让墨非城生出了一丝保护欲。

    记忆的中她,果真就是这个样子,低眉害羞,在漫天雪花中挥洒的这肆无忌惮的欢乐,傻傻的,很可爱。

    雪地中的放肆,天上洋洋洒洒飘落的雪花,轻轻的落在她的头上,脸上,鼻尖上。

    墨非城凝视着她,好似那透明的雪人。

    “你知道吗?雪人也是有灵魂的!”墨非城垂下眸子望着她,眸光是无限的温柔。

    她点头,不说话,墨黑的大眼睛中闪着熠熠的眸光。

    疯狂,放肆燃烧的青春。

    “咔嚓!”

    画面就此定格,变成了相册中墨非城和她的唯一的一张合影。

    青涩的年代,恋爱这种消息传播的很快。

    晚上下了晚自习,已经将近十点。

    墨非城骑着单车,载着包裹的好像一个粽子一般的她,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你的手冷吗?冷的话就伸进我的衣服里!”墨非城轻轻的说。

    猛然间,身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寒意,然后就是她咯咯咯的笑声。

    “吱——”

    墨非城猛的把单车停下,单脚支撑着地面,抬眸冷冷的望着不远处的一群人。

    这一群人,以冷慕言为首。

    亮闪闪的刀光,在路灯的照耀下,幽幽是散发着寒光。

    她将手从墨非城的衣服中拿出来,跳下单车,走到墨非城的前边,倔强的说:“冷慕言,你要干吗?”

    “让开!”冷慕言走上来,眸光寒冷如刀,一把将她推到旁边。

    地上有厚厚的积雪,她脚下一滑,狠狠的摔在地上。

    墨非城脸上瞬间爬上了噬骨的森寒,将单车扔在一边,走到冷慕言面前,狠狠的一拳落在了冷慕言的脸上。

    冷慕言嘴角渗出了丝丝的鲜血,冷慕言扭头狠狠的吐了一口。

    身后的小弟们一看冷慕言挨了拳头,瞬间一拥而上。

    拳脚相交,顿时打成了一片。

    她起身,手足无措的站在人群中,突然,身体猛的被人一撞,紧接着大腿部传来一阵剧痛。

    “啊——”

    她尖锐而惨烈的一叫,顿时将所有人的镇住。

    回眸却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墨非城,眼睛瞪得很大,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眸光。

    “你,你竟然为了墨非城挡刀子,我保护了你十年,为你挡了十年的刀子!十年!”冷慕言失控一般的大吼大叫,然后在雪地上疯狂而暴躁的跳起来。

    场面瞬间失控,高中生的打群架,一般都是以见血为终点。

    一群人见到她大腿处汩汩淌血,便一下子吓得四散逃开。

    墨非城迅速的抱起她,飞一般的向医院冲去。

    “墨非城,我冷……抱紧我,我冷……”她双眼迷蒙,似是要昏厥过去。

    “不许睡,不许睡,马上就到医院了!”墨非城眸中尽是紧张和焦虑。

    雪夜,出租车少的出奇。

    墨非城跑了好远,也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

    看着怀里渐渐昏迷的女孩儿,墨非城心一横,站到了马路中间。

    “吱——”

    一辆车子被迫停在了墨非城的面前,司机探出头来便大骂道,“活腻了,着急去投胎……”

    墨非城抱着她,来到司机面前,眸光如炬,“带我们去医院!”语气中带着坚毅、带着威严却也不失镇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17岁少年。

    “凭什么?你有病吧?”司机轻蔑的说。

    墨非城沉了沉眉,低声说:“我是墨家的少爷,墨非城!”

    墨家!

    在帝都是第一望族,任何人听到都是如雷贯耳。

    司机惊了一下,连忙下车,小跑到后座帮墨非城打开了车门。

    然后一路闯红灯来到了医院。

    来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昏迷。

    看到她被推进急救室,墨非城才松懈了一些,瘫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

    “墨少爷,你看是不是引荐我认识一下你们……”

    司机谄媚的来到墨非城面前邀功,点头哈腰的说。

    墨非城长出了一口气,说:“你去墨氏企业找墨劲峰,就说是我让你去的,我回头会给我爸爸打电话!”

    “谢谢,谢谢墨少爷……”那司机激动无比的离开。

    深夜的医院,静的有些可怕,墨非城心中爬满了担忧。

    她竟然为了自己挡刀子,那种勇敢,那种无畏,让墨非城的心中感到无比的震撼。

    “啪——”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医生走了出来,庆幸的说:“幸亏送来的及时,刀子距离大动脉只有一厘米,如果在晚来一会儿,后果不堪设想。”

    墨非城的心头猛地紧紧揪了一下,眸光中浮上了一丝的安慰。

    由于墨家的关系,她在医院得到了最好的治疗,最好的护理。

    虽说流了很多血,但是毕竟是皮外伤,所以恢复的倒是也挺快。

    只是,在大腿上留下了一个五厘米长的刀疤,弯弯曲曲的,有些可怕。

    她出院的时候,已经是腊月。

    那夜之后,冷慕言连续一个月都没有来学校。

    墨非城看着前边空荡荡的两个座位,眸光偶尔会有些恍惚。

    隔天就是小年夜,她终于来上学了。

    无聊的数学课,她突然递给墨非城了一个纸条。

    墨非城眉眼带着惊喜,轻轻的打开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字,墨非城眉眼含笑,白嫩的脸上竟然飘上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红。

    心底,也好似撞进了一只小兔子,竟然也乱跳了起来。

    墨非城看着纸条发了一会呆,然后将纸条夹在了课本中。

    “中午一起吃饭吧?!”她扭过头来,羞怯的望了一眼墨非城。

    墨非城眉眼带笑,淡淡的说:“好啊,走吧!”

    午餐时间,冷慕言背着书包来到了教室。

    只是听说她回来上课了,所以才懒洋洋的来到了学校。

    十年了,自己为了她转了五次学校,换了八次班级,调了无数次的座位,只为能和她坐在一起。

    一个不小心,冷慕言的书包将墨非城桌上的课本碰到地上。

    冷眼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课本,本想一脚踩上去的,可是却发现课本中竟然掉出来一张纸条。

    冷慕言狐疑的蹲下身下,捡起了张纸条。

    一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小字,瞬间出现在冷慕言的眼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