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4章:我们美丽的痕迹

    冷慕言的眸中带着即将燃尽的火焰,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那张纸条瞬间被冷慕言手掌的力道揉捏成了碎片。

    “腿上的伤疤,是我们美丽的痕迹,小年夜,我在望星台等你!”

    一字一句,就好似那刺骨的利剑,射进了冷慕言的心尖。

    冷慕言眸子中的光,渐渐的变的晦暗,嘴角也勾上一丝阴森。

    “墨非城,我刚才给你的纸条,你看到了吗?”她忐忑的扒拉着餐盘中的食物,却没有一口送进口中,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墨非城手中的动作僵了一下,端着咖啡的手,瞬间凝滞在半空中。

    她的脸有些红,似是那熟透的苹果,有些诱人,有些魅惑,却似乎少了一丝纯真的可爱。

    墨非城抿了一口咖啡,心头涌上了翻滚着的浪潮,随着与她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那种朦胧的亲切感好似在慢慢的消失殆尽。

    讲真,其实墨非城也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一丝熟悉感,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过,或者只是自己虚拟出来了一种情愫。

    单凭那种朦朦胧胧的情愫,就来判断是不是要接受她,墨非城感觉有些太鲁莽,或许,墨非城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确定自己那飘忽不定的心。

    自从上次她为自己挡刀子的事件一出,墨非城的心底对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具体是什么感觉,墨非城也说不清楚,应该感激的成分比较多吧!

    “今天晚上小年夜,我不确定我爷爷会不会允许我出来?”墨非城一边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边淡淡的说。

    她怔了一下,眸中划过一丝失落,紧接着,蒙蒙的水雾模糊了她的双眸。她的手狠狠的握着手中的刀叉,牙关紧紧的咬着,似是羞,似是怒,似是尴尬。

    许久之后,她才将心头那种复杂的情绪压制下去,慢慢的抬起眸,说:“不管你是否出现,小夜年,我都会在望星台等你……”

    之后,便起身跑出了餐厅。

    墨非城望着她匆匆逃离的身影,心中开始纠结起来。难道真的要继续伤害这个无辜的女孩儿吗?

    因为,自己对她,似乎并没有那种深入骨髓的心动,只是偶尔会产生一些亲切想要接近的感觉而已。

    寒冬的天,依旧冷的刺骨。

    墨非城吃完饭,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自己桌上干干净净的,课本作业本全部消失不见。

    墨非城皱了皱眉,这是谁的恶作剧。

    猛地抬头,却看到冷慕言正挑衅的看着自己,眸中带着深深的恨意,指了指墨非城的桌子,又指了指自己。

    墨非城眸光中闪过一丝阴森寒光,忽而想到她,便慢慢又收了视线,沉坐下来。

    望星台!

    小年夜!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宣告着小年夜的到来。

    寒冬的夜里,天气奇冷无比。

    墨非城蹬着单车,向望星台赶去。

    一想到望星台上的她,心中就莫名的生出了一丝的愧疚感。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所以天生的星星也很多。

    望星台是帝都最高的建筑,所以,大家都称之为望星台。

    墨非城停在望星台的下边,手心微微的有些湿润,心头忽而却产生了一丝退缩。

    自己确实需要时间来磨砺自己的心,确定她是不是自己一直寻找熟悉感。否则,与她,与自己都会是无尽的折磨和伤害,但是出于责任感,自己还是需要去同她把事情说清楚的好。

    打定了注意,墨非城顿了顿,快步向望星台走去。

    墨非城刚刚走上望星台,一双温柔的手,便轻轻的盖住了墨非城的双眸。

    “墨非城,你猜猜我是谁?”略带一丝调皮的声音,出现在墨非城的耳廓。

    墨非城扭过头去,心中产生了一丝的不忍,然后淡淡的说:“是你!”

    星光璀璨,她化了妆,显得格外的明艳。

    “墨非城,你带我去ktv吧,我突然好想唱歌!”她微笑着说。

    墨非城眉心沉了沉,想来是自己对不起她,答应她一个小小的要求,也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她上去拉住墨非城的手,快步跑下了望星台,墨非城眸光缩了缩,最终没有将手抽离。

    其实墨非城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场所,感觉整个生命都变的浮躁不安。

    “这是你们要的果汁和红酒!”服务端着酒水走了进来。

    墨非城沉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她,那种陌生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模糊的记忆中,她只喜欢童话。

    童话是安静的,墨非城想她应该也是安静的吧!

    墨非城轻轻的抿下了一口酒,靠坐在沙发上,远远的看着她热热闹闹的唱起了歌。

    墨非城抬手看了看腕表,等她把这首歌唱完,自己就上去同她将话讲清楚。

    一杯酒下肚,墨非城忽而觉得有些头昏,眼神竟然开始迷离起来。

    朦胧中,感觉有一个人影,在慢慢的向自己靠近,口中细细的说着,“墨非城,你要不要看看我大腿上留下的伤疤……”

    耳中划过一阵若有似无的轰鸣,紧接着墨非城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是宿醉还是什么,墨非城感觉到了头痛欲裂。

    冷慕言整理好衣服,漫步走出包间,嘴角噙着一抹满足的笑。

    十年了,是你欠自己的,这也是自己该得的!

    墨非城猛地张开眼睛,看到自己竟然赤身裸体的躺在包间里,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墨非城警觉的扭过头去,却看到她正附在自己的胸口,光洁的肌肤,雪白的脖颈,甚至饱满的……

    墨非城即刻警觉的坐起身来,身边的人儿也警觉的张开眼睛,瞳孔瞬间放大,惊恐的开口,“墨非城!”

    墨非城慌乱的找到自己衬衣,拿起来就要穿,可是突然间发现,雪白的衬衣上赫然出现了一片殷红……

    墨非城看着衬衣上的那片殷红,又看了看身边赤裸着身子的她,脑子瞬间爆炸,一片空白……

    “啊——”

    她发出一阵尖叫,惊慌失措的颤抖起来。

    “砰——”

    包间的门猛地被推开,墨非城抬头,只见一行人涌了进来。

    “伊曼!”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颤,口中喊道,“伊曼!”

    “伊曼!”

    苏小绵惊了一跳,心头猛地好似被银针刺穿。

    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般,刚才是墨非城在说话吗?那声伊曼,是墨非城口中发出的吗?

    “墨非城,我在这里!”

    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陌生、却略带一丝熟悉的女人声音,苏小绵警觉,猛地回过头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