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6章:要给小洛正身!

    司南愣了愣,疑惑的看了看伊曼。

    伊曼面带笑容,继续说:“我不会亏待你的!”

    司南怔了怔,淡淡的说:“我永远站在先生一边!”

    伊曼脸上的笑瞬间凝固,怔了一下说:“聪明人,我喜欢!”

    司南绕过伊曼,来到了病房中,好几个医生们正在给墨非城会诊。

    过了一会儿,主治医师走过来说:“墨先生恢复了一点意识,后期的话,应该逐步的就会完全的醒过来,所以,恭喜你们了!”

    “太好了!”何淑娴激动一把握住墨非城的手。

    司南的心中那块大石头终于也落了地,瞬间觉得呼吸都变得顺畅起来。

    何淑娴走到伊曼面前,一把拉住伊曼的手激动的说:“十年了,小城始终不找女朋友,我现在才明白,原来他一直在等你!谢谢你,伊曼,一你回来小城就醒了过来,不像是那个扫把星苏小绵,小城一沾到她一准倒霉!”

    何淑娴眉眼含笑,心中暗自盘算,其实自己早就打听好了,近几年伊曼在好莱坞发展的不错,人脉也很广,虽然出身低微,但是现在也国际上也算是有些影响力,勉勉强强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司南沉了沉眉,趁人不注意,溜出了病房,拿出手机拨打了别墅的座机号码,“喂,文朵吗?告诉老爷子他们,先生已经醒过来了,让他们不要担心!”

    文朵放下电话,激动的说:“老爷子,苏小姐,司南打过来电话说,先生刚刚已经醒过来了!”

    谢天谢地!

    苏小绵激动的泪水喷涌而出,止也止不住。

    墨正尊心中的那口劲,终于也松懈了下来,激动的说:“就知道臭小子没有那么脆弱,就知道这小子命硬……”

    苏小绵那颗揪着的心,即刻舒展了起来,总算,自己这两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小绵啊,过几天就是小年,到时候我就把你和小城的公布于众,替你和小洛正身!”墨正尊激动的看着苏小绵说。

    墨正尊的话,让苏小绵瞬间惊了一跳,要给小洛正身?

    要知道,小洛根本就不是墨非城的儿子,到时候万一弄巧成拙,那岂不是闹出了天大的笑话?

    不行,不行!

    苏小绵赶紧开口,心虚的说:“爷爷,还是不要了,还是等墨非城彻底清醒了,听听他的意思吧?”

    “这个家我说了算,用不着跟任何人商量!”墨正尊不容任何质疑的说。

    苏小绵哑口无言,心中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暗自唏嘘,墨非城啊墨非城,你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

    苏小绵抬手看看腕表,已经是五点钟了,杀青宴预定的时间是七点,时间不多了,自己得赶紧收拾一下出发了。

    等到苏小绵收拾利索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

    千万不要迟到了!

    苏小绵没有坐公交车,而是打了一个车向酒店赶去。

    等到苏小绵来到酒店的时候,时间还不到七点。

    下了车,苏小绵便快步向宴会厅走去,应该不会迟到的。

    “小姐,请问您是吃饭还是找人?”服务生礼貌的问道。

    “哦,我要去参加今天晚上《绵绵无期》的杀青宴!”苏小绵定了定神说。

    “《绵绵无期》的杀青宴?”服务生满脸的疑惑。

    这个时候,酒店的大堂经理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这位小姐说要参加《绵绵无期》的杀青宴!”服务生说。

    “《绵绵无期》?这位小姐,没有人通知你吗?今天晚上《绵绵无期》的杀青宴取消了!”

    取消了!!

    《绵绵无期》的杀青宴,竟然取消了!

    苏小绵被惊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来话。

    《绵绵无期》是贺岁电影,小年夜就要上映了,现在杀青宴竟然取消了!

    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苏小绵疑惑的拿出手机一看,是思思打过来的,苏小绵赶紧按下了接听键,说:“思思,杀青宴……”

    “小绵姐,《绵绵无期》的杀青宴被临时取消了!我也是刚刚才听纪哥告诉我的,你现在……”

    苏小棉听到了思思的声音,一抬头正看到思思正握着电话,急匆匆的走进酒店来。

    “小绵姐!”思思也看到了苏小棉,赶忙跑着迎上来。

    “怎么回事儿?”苏小棉不安的问道。

    “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说《绵绵无期》的杀青宴突然取消了!”思思着急的说。

    苏小棉沉了沉眉,一定是有人搞鬼,便说:“你先回去吧,等等看!”

    再过几日,便是《绵绵无期》上映的日子!苏小棉隐隐感觉,事情不妙。

    伊曼端坐在墨非城的病房中,嘴角噙着一丝的若有似无的隐笑。

    十年了,墨非城,你一定等着急了吧!

    高中时代的青涩,那些难以言语的小情愫,慢慢的在伊曼心中升起。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墨非城的情景,他很干净,眼神中没有冷慕言的跋扈和不羁,相反,却带着少年少有的沉静而安稳。

    现在想来,应该是一种现在流行的性冷淡风。

    可是,直到两年后的小年夜,伊曼才发现,墨非城并不是性冷淡风,他身体的爆发力,简直无人能及。

    那一夜,自己同墨非城疯狂的一夜,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愉悦,于之后的十年间,都无人能及。

    “水……水……”

    墨非城突然开口,喃喃的说了一句。

    伊曼立马起身,来到墨非城的面前,俯下身子说:“墨非城,你醒了 ,我是伊曼……”

    “水……苏小棉,水……”墨非城闭着眼睛,声音略带一丝的沙哑。

    苏小棉!!

    伊曼心头瞬间涌上一股恨意,墨非城半睡半醒之间,喊的名字竟是苏小棉!!

    “水……”墨非城再一次唤了一声。

    伊曼低头轻轻的附在墨非城的耳廓,轻声细语的说:“墨非城,我马上就去帮你倒水!”

    墨非城双目紧闭,眉头却突然皱了一下。

    伊曼将水端过来,说:“墨非城,喝水了!”

    可是,伊曼唤了好一会儿,墨非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伊曼眉头蹙了蹙,然后端起手中的杯子,吞在口中了一口水,慢慢的俯下身体,徐徐的将唇瓣靠近墨非城的唇,准备将口中的水,喂进墨非城的口中……

    “咔嚓!”

    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