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8章:小洛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苏小绵一愣,感觉小洛的话好似千斤大石,瞬间钝压在苏小绵沉重的心上。

    小洛,是冷慕言的儿子!

    苏小绵的心沉得要命,自己要怎么才能告诉小洛,病房里躺着的墨非城不是他的爸爸!

    “苏小姐,先生已经醒了吧,这几天小洛都在念叨着要来看先生,所以我就带着小洛来了!”文朵赶紧解释说。

    “哦!”苏小绵低声回应了一句。

    “妈咪,我要去看爸比……”小洛再一次大声说。

    “小洛,你以后不要这样乱叫,他不是你的爸爸……”再一次听到那个锥心的称呼,苏小绵的心猛地失控,神情严肃的望着小洛说,甚至语气都带上了一些凌厉。

    “哇——”小洛从未见过苏小绵如此严肃过,一下子吓哭了。

    文朵赶紧走上来,心疼的说:“苏小姐,你不要这么说,会吓到小洛的!”然后赶紧上来抱住小洛。

    苏小绵的心痛的要命,不这样,自己又能怎样?

    “小绵,让小洛进来,他有权利见他的爸爸!不论谁出现,都不能改变一个儿子对父亲的爱!”

    突然,身后响起了一个威严不可抗声音。

    苏小绵身子僵了一下,眸光渐渐黯淡下来,心中针扎一般的痛。

    望着文朵怀里抽噎的小洛,苏小绵心一横,长痛不如短痛,才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小洛就已经和墨非城建立了这么深厚的感情。万一以后小洛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不是墨非城,而是冷慕言,小洛怎么会受得了?

    想到这里,苏小绵眸光沉了沉,狠狠心咬了咬唇瓣,起身来到文朵面前,一把抢过小洛,然后抱着小洛快速的逃跑。

    “哇……我要找爸爸,我要找爸爸……”

    小洛哭的歇斯底里,苏小绵痛的撕心裂肺!

    “小绵,你干嘛?你回来……”

    墨正尊在身后唤着苏小绵,苏小绵的心如针毡,痛的不能呼吸,但是,苏小绵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一旦回头就是万劫不复的悬崖。

    不能心软!

    坚决不能心软!

    爷爷误以为小洛是墨非城的儿子,自己却不解释,这已经做错了,现在自己坚决不能一错再错。

    怀里的小洛伤心的哭着,可是苏小绵又何尝不想大哭?

    只是,此时此刻,自己不能哭!

    一定不能哭!

    冲出医院,小洛的哭声已经变成了小声的啜泣,小身子在一抽一抽的,两个大眼睛很红。

    苏小绵匆忙的拦下了出租车,抱着小洛坐到出租车上,看着渐渐倒退变小的医院。苏小绵的心猛地就空了,空荡荡的空。

    好似灵魂慢慢被抽空,那苦苦支撑的倔强,瞬间轰然倒塌,砸落一地的碎片。

    猝不及防,苏小绵眼泪似是那泄了闸的洪水,止也止不住。

    小洛一看苏小绵哭了,赶紧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帮苏小绵擦去泪水,口中还抽噎着说:“妈……咪,小洛乖,小洛再也……再也不惹妈咪生气了,妈咪,你不要哭……”

    苏小绵一把将小洛狠狠的抱在怀里,眼泪止也止不住!

    “你……”

    墨非城望着伊曼艰难的开口,可是一张口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定定的又闭上了嘴巴。

    “我很好,除了每天都想你,我真的很好!”伊曼慢慢的垂下眸子,轻声细语的说,一如十七岁的那个午后。

    墨非城心中猛地一颤,一种莫名复杂感瞬间在墨非城的心间蔓延。

    时光仿佛停滞,如空气。

    “我不管你是谁,不过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墨正尊突然出现在门口,厉声的喝道,眸光如炬,犀利的直视着伊曼。

    伊曼脸上即刻浮上一层浓浓的委屈,慢慢垂下眸子,低声说:“墨非城,我……我先走了!”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没有说话。

    伊曼起身背起包,眼泪已经在眸子中打转,眼眶红红的,走到墨正尊的面前,却无声的流泪起来,抽噎着说:“爷爷,我是真的很爱墨非城的,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找他,我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毕竟我们……”

    “请你出去!”墨正尊言辞犀利,丝毫不愿意听伊曼假惺惺的措辞。

    在墨正尊看来,就是因为伊曼的出现,才使得苏小绵不让小洛和墨非城相见。

    所以,伊曼就是罪魁祸首,不可饶恕。

    “爷爷……”伊曼梨花带雨的哭诉着。

    “伊曼小姐,我不知道你对我孙子的感情有多深,但是,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所谓的与墨非城十年的感情,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你不要再提及,因为我不感兴趣。我只知道,现在我孙子有了爱人,并且有了孩子,所以请你不要……”

    “爷爷!”墨正尊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墨非城打断。

    墨正尊顿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墨非城突然叫停自己的用意。

    伊曼听到墨正尊的话,明显的惊了一跳,没想到墨非城已经和苏小绵有了孩子。

    此时若自己一意孤行的僵持不下,势必会遭到墨非城以及墨正尊的反感,所以,伊曼决定以退为进,先退一步。

    伊曼一脸懵懂的望着墨非城,泪流满面,可怜楚楚的说:“墨非城,我没想到……我……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掩面而去。

    “伊……”曼!

    曼字还没有说出口,伊曼已经跑出了病房。

    墨非城感觉心中沉甸甸的,好似那装满了水的海绵。

    伊曼那委屈的大眼睛开始在墨非城的眼前晃悠,挥之不去。

    “小城,你难道真的对这个女人动心了吗?你不能见异思迁,对不起小绵……”墨正尊意味深长的说,语气中挂满了无奈。

    “是她对不起我,不是我对不起她!”墨非城胸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一想到那一晚在巴厘岛的酒店中,苏小绵和冷慕言拉拉扯扯的一幕,墨非城的心中就好似有百条虫子在吞噬着心脏,一刻也不得安宁。

    墨正尊怔了一下,没想到墨非城的情绪会这么的激动,甚至有些失控,不禁吃了一惊。

    墨非城眸底翻滚着浓浓的怒火,许久,许久不褪去……

    绝美的面庞上渐渐的恢复了一贯的冷峻,森冷的好似要淬出冰来。

    一想到苏小绵,墨非城的心便阴沉的难受,亦或是翻滚着压制不住的妒火,熊熊燃烧,无处躲闪。

    “小城,我只想对你说,孩子是无辜的,我准备在小年夜全家团聚的时候把小洛的事情公布!”墨正尊看着墨非城说。

    “不行!”墨非城立马激动的开口阻止。

    墨正尊眉头紧皱,愤怒的说:“我还没死,小洛的事情由不得你做主!”

    说完,墨正尊转身就要走。

    墨非城的一双剑眉瞬间拧到了一起,咬紧牙关,开口对着墨正尊的背影喊道,“小洛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