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89章:竟然不认自己的亲骨肉!

    墨正尊猛地扭过头来,眸光如炬,直射墨非城的内心,浑身气得发抖,半晌才吼道,“墨非城,你就是个混蛋!”

    文朵听到动静,赶紧跑进来说:“先生,你就不要惹老爷子生气了!”

    墨正尊眸光中翻滚着怒火,身体都在颤抖,文朵赶紧上来搀扶着墨正尊,说:“老爷子,不要生气,先生的身子也才刚刚恢复!”

    墨正尊转身离开病房,对墨非城失望透,“简直是大逆不道,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竟然不认自己的亲骨肉!”墨正尊气的浑身发抖,恨恨的说。

    “老爷子,说不定先生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文朵轻声的劝到。

    “他这就是在狡辩,小洛是不是他的亲骨肉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不会看错的!”墨正尊愤怒的说。

    墨正尊猛地扭过头来,眸光如炬,直射墨非城的内心,浑身气得发抖,半晌才吼道,“墨非城,你就是个混蛋!”

    文朵听到动静,赶紧跑进来说:“先生,你就不要惹老爷子生气了!”

    墨正尊眸光中翻滚着怒火,身体都在颤抖,文朵赶紧上来搀扶着墨正尊,说: “老爷子,不要生气,先生的身子也才刚刚恢复!”

    墨正尊转身离开病房,心中对墨非城失望透了。

    “简直是大逆不道,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竟然不认自己的亲骨肉!”墨正尊气的浑身发抖恨恨的说。

    “老爷子,说不定先生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文朵轻声的劝到。

    “他这就是没良心,小洛是不是他的亲骨肉,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会有错!”墨正尊愤怒的说。

    文朵张了张口,没有再说话,毕竟小洛真的同墨非城很相像。

    伊曼跑出医院来到地下车库,刚要打开车门,突然出现了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伊曼的手。

    伊曼正欲发作,不想那双手却突然狠狠的将自己拉到了他的怀里。

    伊曼拼命的想要挣扎开,可是那人却越抱越紧,甚至似是要将伊曼的身体嵌进他的胸膛一般。

    伊曼一惊,心想,不好,一定是遇到了疯狂的变态粉丝了。

    伊曼正欲大叫,不想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伊曼的耳廓中。

    “十年了,我盼了你十年,念了你十年,找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你终于回来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好似穿越了时空,从远古的十年前飘来。

    伊曼沉了沉眉,慢慢睁开冷慕言的手,冷冷的说:“十年前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不可能的!”

    伊曼慢慢的抬起头,掀开眼皮,双眼凉薄的望着冷慕言,那眸光如水一般,寡淡疏离。

    冷慕言眸光一冽,突然逼近伊曼,一把抓起伊曼的手,情绪有些失控的说:“为什么??因为墨非城吗?凭什么?”

    “冷慕言,十年了,你还是没有长大,爱情不分先后!不是你认识我的比墨非城早,我就要爱上你,你醒醒吧!”伊曼一把将手从了冷慕言的手中抽离,转身就要离去。

    “你不要枉费心机了,我告诉你,墨非城爱的人是苏小绵!而且,墨非城没有出现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你已经爱上我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墨非城一出现,什么都变了?为什么?”冷慕言气急败坏的喊道,语气中带着歇斯底里的绝望。

    “冷慕言,你如果真的爱我,那你就成全我!这样,也许我会对你生出些感恩之心!”伊曼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驱车离开。

    冷慕言的心头好似瞬间涌上了一股火山岩,愤怒和妒火在冷慕言的胸中翻滚着,似是要喷射出来一般。

    墨非城,十年了!

    你折磨了自己十年!

    而且,你还要折磨自己多少年?

    看来,以前对你实在是太仁慈了!

    这种钻心的痛,你一定会加倍奉还的!

    冷慕言的冷冷的眸中淬着蚀骨的阴寒,似是那杀人的封喉剑,恨不得将墨非城碎尸万段!

    伊曼开着车走在公路上,心头好似压着一块大石头。

    没想到,自己离开了十年,墨非城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为什么冷慕晴没有在电话中告诉自己?自己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整的有些措手不及。

    伊曼一想到墨家老爷子的话,就恨的咬牙切齿,越想越觉得生气,墨家的老爷子一点面子都不给,竟然当众给自己难看。

    该死的,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好看!

    墨非城躺在病床上心乱如麻,上次告诉爷爷小洛是自己的儿子的人是自己,刚才否认了小洛的身世的也是自己,怪不得爷爷会暴跳如雷。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

    自己也多么希望小洛是自己骨肉,只不过苏小绵……

    呵呵!

    多么可笑!

    五年了,谁知道这五年中,苏小绵经过了多少男人?

    上次在巴厘岛酒店,苏小绵同冷慕言的一些列行为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自己到底还在抱着什么样的幻想?

    “咔嚓—”

    病房的门轻轻的被打开。

    司南轻步走了进来,看到墨非城竟然半靠在病床上,不禁心生一阵惊喜,说:“先生,您睡醒了?”

    “嗯!”

    墨非城闷哼一声,脸上是无尽的森冷。

    司南心头一沉,先生会不会还是在为苏小绵的巴厘岛事件窝火吧!

    司南沉了沉眉,一边关注着墨非城的表情,一边试探的说:“先生,苏小姐今天……”

    听到司南说到苏小绵三个字,墨非城的脸上瞬间冷凝,好似要淬出冰一般!

    司南及时的闭了嘴巴,心中开始纠结起来。

    到底要不要把巴厘岛事件的真实情况告诉墨非城?

    墨非城脸阴沉的要命,心情似乎也糟糕到了极点。

    司南怔了怔,接着说:“伊曼小姐这次回来,好像是准备在内地发展……”

    “司南,如果你再这样东拉西扯的,不如你就回去好了!”墨非城眉宇之间的不耐烦再也掩饰不住,忍不住对司南低吼道。

    司南顿了顿,一时摸不透了墨非城心思。

    司南站在一旁,内心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

    即便现在伊曼出现了,如果自己不将事情是真相告诉先生,对于苏小姐来说,是不公平的,而且,先生有权利知道真相。

    思量了一会儿,司南开口说:“先生,苏小姐上次去巴厘岛拍戏,随身携带的包有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