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0章:会准时赴约吧!

    墨非城眸光猛的一沉,眸光变的犀利而凌冽,定定的望着司南,许久之后才开口,“什么问题?”

    司南心中一喜,继续说:“苏小姐那个包,是冷慕言送给她的……”

    “啪——”

    墨非城伸手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眸底翻滚着猩红,似是那突然暴怒的野狮子。

    司南怔了一下,意识到自己说话的逻辑出现了问题,赶紧说:“好像冷慕言在苏小姐的包上安装了卫星定位系统!”

    墨非城的眸光瞬间一定,什么?卫星定位系统?

    所以说,根本就不是苏小绵打电话叫冷慕言去的?

    墨非城的心头泛起了波涛汹涌的海浪,难道是自己错怪了苏小绵?心中渐渐的浮上了一层愧疚感。

    司南看到墨非城的脸上的惊愕,之后稍稍的有些缓和,便继续说:“而且我后来特意的调出了酒店的监控,冷先生也只是比你先五分钟到达苏小姐的房间!”

    墨非城的心中开始动摇,脸上的冰山稍稍的融化了一些,但是距离司南预想的欣喜,似乎还有差距。

    “要不要我去检查一下苏小姐的包……”司南问道。

    墨非城抬手示意不要,然后淡淡的说:“你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司南略微了吃了一惊,说:“先生,你的身体……”

    “去!”墨非城低吼了一句。

    “是!”司南不敢再怠慢,转身退出房间。

    墨非城沉沉的闭上眸,心中似是那暗涌浮动的海面。

    医生听到司南说墨非城要出院的申请,立马拒绝,可是来到病房一看,墨非城早就不见了踪影。

    司南一惊,先生这是去哪儿了?

    躺了两个多月,猛的一起身,墨非城感觉有些昏沉沉的。

    墨非城坐上车子,用力的摇了摇闷闷发木的脑袋,驱车向公司赶去。

    今天冬天雪好像格外的多,马上就要到小年了。

    苏小绵不想出门,便和小洛在家里窝了好几天,直到思思急匆匆的跑到家里来凿门。

    苏小绵才懒懒的起身去开门,一看门就看到思思一脸着急的说:“小绵姐,我都找了你好几天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苏小绵慵懒的坐回到沙发上,说:“怎么了?”

    “马上都到小年夜了!”思思一脸兴奋的说。

    “小年夜怎么了?公司有发福利吗?”苏小绵不以为然的说。

    “我的小绵姐,难道你忘了?小年夜《绵绵无期》上映啊!”思思激动的拉着苏小绵的手说。

    《绵绵无期》上映?

    呵!

    多么讽刺?

    苏小绵垂下了眸子来没有说话,心头却再一次涌上来了沉甸甸的失落感。

    墨非城已经恨毒了自己了,《绵绵无期》的上映,对自己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只不过在随时提醒着自己,墨非城那场事故是因自己而起的。

    “小年夜,我们一起去看首映吧?!”思思一脸兴奋的说。

    “思思阿姨,你们在说什么啊?”小洛跑上来好奇的问道。

    “小洛,你妈咪演的电影就要上映了,你妈咪马上都要成为大明星了,以后你就是星二代……”思思蹲下来对小洛说。

    “星二代是什么东西?”小洛立即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苏小绵无奈的蹙了蹙眉头,说:“小洛,别听你思思阿姨胡说!星二代就是……就是两袋星星!”

    墨家老宅,佣人们在上上下下的忙碌着,为迎接小年夜准备着。

    墨正尊威严的端坐在客厅中,不时的提醒两句。

    “我让你们订的十二层的儿童蛋糕取回来了?”

    “小孩子的玩具买的够多吗?”

    “我让你们准备的大红包准备了吗?”

    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偏偏今年要准备这么多小孩子用的东西,要知道,往年的小年夜,从来没有准备过。

    墨正尊沉坐在沙发上,心中有数,今天晚上自己一定要当众宣布小洛的事情,让小洛认祖归宗。

    墨正尊思考了一下,吩咐道,“文朵,你跟着司机去接苏小绵和小洛,一定要把他们接过来。”

    “知道了,老爷子!”文朵赶忙答应。

    墨氏企业,墨非城的办公室里。

    墨非城伏案批阅文件,积压了两个多月的文件堆积如山。

    自从墨非城出院到现在,几乎都没有怎么回过别墅,吃住都是在公司。

    “砰砰砰-”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墨非城眉头微蹙浮上一抹不悦,低声说了一句,“进来!”

    “先生,有您的快递!”司南走进来说。

    “打开!”墨非城头也没抬,心不在焉的说。

    “可是,没有写寄件人!”司南有些为难的说。

    “那就扔掉!”墨非城干脆利索的说,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耐烦。

    司南犹豫了一下,拿着快件走了出去。

    伊曼端着酒杯,站在伯爵公馆顶楼的豪华总统套房中,眸光闪耀的异光,眺望着帝都的高楼大厦。

    十年了,望星台早已不是帝都最高的建筑。

    伊曼垂下手臂,摸了摸大腿上的那个伤疤,还是有些凹凸不平。

    经纪人曾建议自己祛了这条难看的疤,毕竟有时候穿稍微短一点的裙子,伤疤就会露出来。

    可是伊曼却不以为然。

    这条疤,是自己同墨非城那段青涩岁月的见证和痕迹。

    伊曼抬手看了看腕表,嘴角勾了勾,心说,快件现在应该出现在墨非城的办公桌上了。

    深冬的夜晚总是来的比较早。

    当司南来到办公室提醒墨非城该回老宅吃饭的时候,墨非城才发现外边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走!”

    墨非城起身,大跨步走出了公司。

    小年夜,苏小绵本打算带着小洛和思思一起去看《绵绵无期》的首场电影的,可是刚一出门却正撞上了文朵。

    “苏小姐,你们要去哪儿?”文朵赶紧上来问道。

    “文朵阿姨,我们要去看妈咪演的电影!”小洛一脸兴奋的说。

    “小洛乖!有没有想太爷爷啊?太爷爷说他可想小洛了,所以想让小洛和妈咪一起回家吃饭!”文朵看着可爱的小洛说。

    听到文朵的话,苏小绵惊了一下,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苏小姐,老爷子忙前忙后的忙活一整天,就是想请您和小洛回去,只是吃个饭而已!”文朵看出了苏小绵的为难,便劝慰她说。

    “妈咪……”小洛拉着苏小绵的手摇晃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里布满了渴求。

    苏小绵眉头蹙了蹙,轻轻抿了抿唇,低声说:“那好吧!”

    所以,苏小绵只能放了思思的鸽子。

    苏小绵和小洛忐忑的来到墨家老宅,一想到等会儿就要见到墨非城,苏小绵的心中好似悬着一把剑,七上八下的。

    苏小绵抬眼巴望了一眼,确认墨非城的车子还没有来的时候,心中稍稍的松懈了一些,可是却莫名的生出了一丝的期待。

    忽然苏小绵好似想起来什么似的,眉头紧皱一下,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墨非城端坐在车上,望着窗外倒飞如流的万家灯火,远处的天空中不时有烟火在夜幕中开出绚烂的花,可是墨非城的心中好似一汪死水,兴不起一点的涟漪。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墨非城眉头蹙了蹙,按下了接听键,还未开口,电话里却响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恍若隔世一般。

    “今天晚上,你……会准时赴约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