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1章:今天你是主角!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颤,好似有一只蜻蜓悄然的落在了心头那一汪死水上,轻轻的闪动了几下翅膀。

    伊曼顿了顿,继续说,“我给你的快件你收到了吗?”

    快件?!

    “先生,您的快件!”

    “扔掉!”

    那个被自己扔掉的快件,竟然是伊曼发过来的。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沉,顿了顿说:“我……”

    “先生,您的快件!”

    司南轻轻的说,然后递过来了那个快件!

    墨非城怔了怔,接过司南递过来的快件,温尔的说:“一直在忙,现在才看到!”

    “我等你!”伊曼挂掉了电话,心头好似开了花儿,捧着电话,痴痴傻傻的笑了起来。

    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墨非城的模样,修长的身材忽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当时他衣着雪白的衬衣,那绝美的的五官闪耀着一股非凡的清贵,深邃的眸中透出清澈的光,都让伊曼瞬间惊艳。

    不得不承认,墨非城身上透出来的清澈干净是冷慕言身上不具备的。

    每天看到墨非城踩着单车,背着大大的双肩包飞驰在校园中,好似一个自由的少年,伊曼的心中渐渐的生了花。

    只是,比起来冷慕言每天开着跑车上下学,墨非城那辆半新不旧的单车,有些略显寒酸。

    所以,两年了,伊曼都只是远远的观望着墨非城,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来自冷慕言对自己的喜欢,沉迷于阔少爷带给自己的优越感。

    墨非城看着手中的快件发呆,思绪再次飘飞到少年时代。

    伊曼永远都是乖乖女一般美好的模样,恬静的看着课本。只是,那本童话书,却永远都被尘封在书堆的最下边。

    两年了,直到那本童话书开始如复一日的泛黄。

    “先生,到老宅了!”司南的话将墨非城的从回忆中拉扯出来。

    墨非城这才敛了敛心中的失落,看了看手中的快件。

    “嘶——”

    墨非城撕开了手中的快件,一张纸条飘飘落下,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墨非城的腿上。

    墨非城将快件的包装放在一旁,抓起那张雪白的纸条。

    借着车内微弱的光线,墨非城看到了一行娟秀的小字!

    “十年了,大腿上的疤,好像越来越浓了!老时间,老地方,不见不散!”

    墨非城眸光猛地缩了一下,记忆好似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倾泄而出!

    “墨非城,我冷……抱紧我,我冷……”伊曼虚弱的呼吸,发白的嘴唇,惨白如纸的脸。

    呼哧……呼哧……

    少年急促的呼吸,额头上挥洒的汗珠,焦急的心……

    “爸爸,你回来了!”

    小洛一把将车门打开,对着车子里的墨非城惊喜的叫了一句。

    文朵在楼上看到墨非城的车子缓缓的驶进了老宅,便抱着小洛走出来迎接墨非城。

    墨非城顿了顿,偏头看到了小洛拿满是惊喜的小脸儿,心思开始挣扎起来。

    “小年夜,我在望星台等你!”

    伊曼细细软软的声音,再一次浮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爸比?车里很冷了,我们进去吧!”小洛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对墨非城说。

    墨非城眉宇之间爬上一抹温柔,将纸条随手放在口袋中,迈步胯下了车子。

    “爸比,抱抱!”小洛伸出手臂,向墨非城索抱。

    墨非城蹲下来,将小洛抱起来。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已经习惯了小洛叫自己爸比,好似小洛就是自己的儿子。

    “爸比,小洛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小洛很想爸比,可是妈咪不让我给你打电话,也不要我叫你爸比,但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小洛嘟着嘴巴,懵懂的大眼睛闪耀着委屈的光。

    墨非城心底一沉,爬上了一抹浓重的失落感。

    苏小绵也是怕小洛会同自己产生感情吧,毕竟,自己根本就不是小洛的父亲……

    终有一天,苏小绵会带着小洛去找他的亲生父亲。

    想到有一天,自己终将失去小洛,失去苏小绵。

    想到这里,墨非城的心底升起了巨大的失落感,还有无处不及的心痛。

    苏小绵手足无措的站在窗边,看着墨非城一步步的靠近屋子。心跳加速,几乎都要喘不上气来,甚至隔着窗户,苏小绵都能感觉到墨非城身上那强大的压迫感。

    “咔嚓”

    门被推开,墨非城迈步走了进来。

    “小城,你回来了?赶紧洗手准备吃饭了!”墨正尊看到墨非城抱着小洛走进了屋子,便眉眼含笑,高兴的说。

    墨非城轻轻的将小洛放下,转身走进了洗手间。

    墨非城经过苏小绵身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苏小绵一眼。

    苏小绵心中瞬间爬上一抹凄寒的凉意,小小的心脏好似压着千斤大石,沉甸甸的。

    “小绵!你过来,今天你是主角,躲在角落里干什么?”墨正尊走过去,将苏小绵拉到客厅中。

    听到墨正尊的话,苏小绵猛地一惊,不是说好只是吃一顿饭吗?怎么自己倒成了主角了?

    墨非城挎步走了出来,端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专注的看了起来。

    苏小绵看着墨非城一闪一暗的眸子,那冷漠冰霜的面庞,永远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心头便百般的难受起来。

    “文朵,上去叫老爷夫人下来,躲在房间里做什么,长辈没个长辈样子!”墨正尊有些嗔怒的说。

    “是的!”文朵应声向楼上走去。

    小洛兴奋的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看着满屋子的礼物,还有那个十二层的儿童蛋糕,欣喜的跳来跳去。

    墨非城看着电视里热热闹闹的晚会,感觉就如跳梁小丑一般,穷尽所能的来博大家的笑,心中突然就生了一股悲凉的感觉。

    墨非城眸光随意的闪了闪,却看到苏小绵放在沙发上的包,不由得心生出一股莫名的邪火,压也压不住。

    墨非城突然转而把眸光射向苏小绵,眸光如炬,犀利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怔了怔,身体不由得一阵发抖,墨非城是在责备自己在小年夜出现在这里吗?

    苏小绵身体猛地一缩,垂下眸子来,手不由自主的捏着衣襟,手心儿里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你最好把这个恶心的东西扔掉,不要沾染了我家的沙发!”墨非城猛地一把抓过沙发上的包,狠狠的摔到苏小绵的怀里。

    不小的冲击力猛地让苏小绵身体后退一步,差一点摔倒。

    墨非城冷冷的起身离开,从苏小绵身边经过,冷漠的擦过苏小绵的肩膀,眸底的冷光让苏小绵浑身直颤抖,牙齿狠狠的咬着唇瓣。

    司南赶紧走过来,低声对苏小绵说:“苏小姐,先生不喜欢你这个包,你就……”

    苏小绵一怔,心揪了一下,因为这个包是冷慕言送给自己的,所以墨非城才会这么的嫉恶吧!

    想到这里,苏小绵赶紧随便寻了一个角落,将包塞进去,生怕墨非城再看到。

    伊曼来到望星台,不时的抬手看看腕表,抬眸望着天空中不断传开出的绚烂烟花,心头隐隐的爬上了一丝担忧。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苏小绵拿出手机一看,是思思打过来的。

    苏小绵刚摁下接听键,思思着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绵姐,不好了!《绵绵无期》的场次全部被替换掉了!”

    司南放下电话,快步走到墨非城面前,一脸凝重的说:“先生,不好了,广电总局刚刚传过来消息说《绵绵无期》终审没有通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