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2章:你这么肯定小洛是墨非城的儿子?

    墨非城眉头猛地一皱,双眸变的犀利起来,愤怒的说:“理由!”

    “尺度太大!”司南说。

    “屁话!”

    墨非城愤怒的骂了一句,拳头忍不住攥紧。

    “原定于今天晚上首映,结果场次全部被替换掉!”司南接着说。

    “你快去查,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墨非城眉宇之间拧成了一道利剑,犀利的说。

    “是的!”司南急匆匆的离开。

    墨非城双眸深邃似谭水,凌冽的望着窗外的夜幕,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闷火。

    “小绵姐,怎么办?你付出了这么大努力,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了消失了啊!”思思着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苏小绵心慌意乱,有些不知所措,许久之后才呆呆的说:“我知道了!”

    然后便木然的挂掉了电话,眸光有些凝滞。

    墨氏企业投资的电影,整个帝都谁能有这能耐全部撤掉?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墨非城亲自撤掉了。

    想到这里,苏小绵的心不禁疼了一下,墨非城一定是厌恶极了自己吧。

    苏小绵的心中好似下了一场大雨,整颗心被冲刷的千疮百孔。

    冷慕言端坐在办公室里,眉眼深沉,伊曼的话久久的回荡在冷慕言的心间,好似那毒针,深深的刺进心脏,让冷慕言有些喘不上气来。

    “冷慕言,十年了,你还是没有长大,爱情不分先后!不是你认识我的比墨非城早,我就要爱上你,你醒醒吧!”

    “冷慕言,你如果真的爱我,那你就成全我!这样,也许我会对你生出些感恩之心!”

    伊曼那张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却讲出了世间最锥心的话。

    冷慕言痛苦的捧住了头,嘴里痛苦的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我爱了你二十年,为什么墨非城一来,我二十年的付出就这么付之东流了吗?”

    冷慕言的眸光瞬间变的凌厉而狰狞,墨非城,你带给自己的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一点一点全部报应到你的身上!

    “砰砰砰!”

    小筑敲门走进来,说:“冷总,现在那个信号显示是在东城,而且停留了有一个小时了!”

    东城?

    墨非城家的老宅就在东城!

    冷慕言抬起头,眸中浮上一抹狰狞的阴寒,墨非城,是时候给你们下点大料了,保证让你过一个终身难忘的小年夜!

    “还有冷总,墨氏企业投资的贺岁电影《绵绵无期》,在上映前半个小时突然被紧急叫停,说是尺度太大,没有过审!”小筑接着说。

    冷慕言猛地挑起头,眸光带着不可思议,说:“怎么可能?整个帝都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敢叫停墨氏企业投资的电影?”

    “我广电总局有个同学,据他说,是好莱坞的一个巨佬给施加的压力!但是,这位巨佬具体是谁,我同学也不知道!”小筑说。

    好莱坞巨佬?

    哪个好莱坞的巨佬会闲的蛋疼,来插手帝都的一个贺岁电影?

    伊曼!

    好莱坞巨佬?

    虽然伊曼算不上是巨佬,但是她一定有足够的实力去请巨佬出马。

    冷慕言邪笑一声,伊曼这次回来,果真是认真的!

    苏小绵根本就不是伊曼的对手。

    冷慕言顿了顿,起身说:“出发,去东城!”

    自从得知老爷子吩咐文朵将苏小绵娘儿俩接过来,何淑娴就一直躲在屋子中生闷气。

    苏小绵是个什么东西,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值得老爷子这么看重她吗?

    直到文朵上楼来请何淑娴下楼,何淑娴心中还窝着一肚子的火气。

    但是感觉总待在卧室中不出去,整的跟自己很怕她苏小绵一样,想到这里,何淑娴整理衣服走下楼去。

    何淑娴刚走到楼下,看到墨非城的大衣竟然掉在了地上,所以就随手捡了起来。

    突然,一张纸条飘飘落地,何淑娴皱了皱眉,疑惑捡起地上的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字,何淑娴眸光一闪,嘴角上勾漏出了一抹会心的笑意。

    “十年了,大腿上的疤,好像越来越浓了!老时间,老地方,不见不散!”

    十年前的小年夜,小城和伊曼在KTV发生的事情,全部涌现在何淑娴的脑海中。

    何淑娴心中不禁飘过一阵得意,苏小绵,看你能得意几时?

    苏小绵呆呆的站在客厅中,好似万箭穿心,说不出的痛。

    “哟,墨家新认的干女儿回来了?欢迎啊!”何淑娴慢吞吞的走到楼下,大老远看到苏小绵,便阴阳怪气的说,眉眼之间尽是鄙夷和不屑。

    “淑娴!”墨正尊威严了叫了一声。

    何淑娴不乐意的嘟囔道,“本来就是嘛,上次在您的生辰宴上,可是您老亲自承认的!”

    墨正尊也不解释,坐在沙发上,不怒自威。

    “老爷子,老爷,夫人晚饭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文朵走上来说。

    “好嘞,人都到到齐了,准备开饭了!”墨正尊高兴的起身,来到苏小绵的身边,拉起苏小绵的手说:“孩子,跟爷爷来!”

    苏小绵不敢抬头看墨正尊的眼睛,只是顺从的跟在墨正尊的身后,来到了餐厅。

    墨非城迈步走进餐厅,脸色阴沉的厉害。

    沉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脸上冷的好似要淬出冰来。

    “爸比,为什么你看起来不高兴啊?”小洛跑到墨非城面前,瞪大懵懂的大眼睛,脆生生的问了一句。

    何淑娴刚好走到餐厅,听到小洛叫墨非城爸爸,不禁怒火中烧,何淑娴狠狠的瞥了一眼小洛,责备的说,“哪里来的野孩子,没大没小,爸爸是你随便乱叫的吗?”

    “哇哇——”小洛吓的大哭起来,起身向苏小绵跑去,不想却无意间撞到了何淑娴。

    何淑娴狠狠的白了一眼苏小绵,嘴里说着狠毒的话:“苏小绵,你好好管管你儿子,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懂不懂什么是教养……”

    “淑娴,那如果小洛是小城的儿子,你还会说他是野种吗?”墨正尊一把将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摔在桌上,开口道。

    “墨老爷子,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吧,你这么肯定小洛是墨非城的儿子?”大家都还未从墨正尊的话语中回过神来,便听到另外一个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