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3章:小洛是我儿子啊!

    “小洛,来,到爸爸这儿来!”冷慕言突然对小洛伸出了手,笑眯眯的说。

    声音不大不小, 正好盖过墨正尊的声音,生生的将墨正尊后边的话给逼了回去。

    即刻,空气凝固,似是要窒息一般。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颤,好似有一块巨石瞬间撞击在墨非城的心尖上,那轰然倒塌的是墨非城的坚持和灵魂,墨非城的眸子中渐渐浮上了刺骨的阴寒,

    冷慕言心中暗笑一声,墨非城,小年夜的礼物一定让你终生难忘。

    “臭小子,你说什么?”墨正尊眸光如炬,直视着冷慕言的双眸。

    “小洛是我儿子啊!”冷慕言一脸纯真无辜的模样,然后将眸光转向苏小绵,淡淡的说:“小绵,难道你没有告诉他们吗?”

    苏小绵整个人都僵了,呆呆的坐在餐桌上,不知所措。那颗埋在心底的定时炸弹终于爆炸,只是刹那间,便将苏小绵的心炸的七零八落,再也拼凑不起来。

    许久之后,苏小绵抬眸不可思议的望着冷慕言,眸光中带着绝望,带着怨恨,带着无措,甚至还带着摄魂的空洞。

    “你真的没有说啊?我以为你……对不起,我以为……”冷慕言看着苏小绵,一脸歉疚的说。

    苏小绵猛的起身,清澈的眸中挂满了怒火,定定的望着冷慕言欲开口说话。

    墨非城却猛的开口,语气中竟然带着苍白的无力感,“冷慕言,麻烦你带着你的儿子和你……”说了一半,墨非城顿了顿,艰难的摁下心底的剧痛,说出了下边的话,“和你孩子的妈,离开我的家!”

    小洛,苏小绵,冷慕言,这才是完整的一家。

    话说完了,墨非城的灵魂也瞬间被抽空,感觉周遭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只是呆呆的,忘了呼吸,忘了思考。

    “我就说嘛,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乡野粗丫头……”何淑娴眉梢瞬间就挑了起来,嘲讽的望着苏小绵说。

    好似有一根重棒狠狠的砸在墨正尊的头上,整个人几乎都是木的,定了定说,“小绵,他说的……”

    “对不起爷爷,冷慕言说的都是真的!”苏小绵低着头,不敢看墨正尊的眼神。

    时间停滞,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会窒息而死的!

    苏小绵起身抱起迷茫的小洛,飞速跑了出去。

    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好似身上的遮羞布瞬间被撤掉,只剩下了赤身裸体的羞耻,苏小绵脚步慌乱,不小心绊到了地毯,整个人带着小洛一下子摔在地上。

    “哇——”

    小洛疼的大哭起来,苏小绵赶紧起身,也顾不得身体传来了疼痛感,抱着小洛逃离了墨家老宅。

    听到小洛的哭声,墨非城身体猛地一颤,心也狠狠的揪了一下,生出了丝丝扣扣的疼惜。

    墨非城多想跑过去抱起苏小绵和小洛,查看一下两个人摔到了哪里?痛不痛?用不用抹药?

    可是,身体却纹丝不动,似是那僵化了的化石。

    冬天的雪,说下就下。

    似是那压顶欲摧的乌云,瞬间让人喘不上气来。

    犀利的北风刺骨一般的寒冷,透过衣服刺进周身的细胞。

    眼泪,后知后觉的砸落下来。

    温热的眼泪,出了眼眶便成了那刺骨的冰寒,一滴一滴滑落在苏小绵的脸颊,似是那凌迟的刀,一刀刀的绞割着苏小绵的心尖。

    “妈咪……小洛冷!”

    小洛哽咽着说,小小的身体紧紧的躲在苏小绵的怀里,开始瑟瑟发抖。

    苏小绵慌乱的擦了擦泪水,才发现出来的慌,自己和小洛的大衣都落在了墨家老宅里,无奈只得将怀里的小洛搂得更紧了一些,说:“小洛乖,我们马上就回家!”

    “妈咪……我的腿好痛!”小洛说着,便又一次小声嘤嘤的哭了起来。

    “小洛乖……小洛是男子汉……”苏小绵眼泪再也止不住,声音哽咽,那些安慰和鼓励小洛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妈咪,你不要哭了,小洛……不疼了,也不冷了,妈咪你……你不要哭了!”小洛看到苏小绵在哭,便伸出冻的通红的小手帮苏小绵擦去泪水。

    小洛的手被冻的冰凉,碰触到苏小绵的脸颊,寒的刺骨。

    苏小绵赶紧擦去泪水,说:“小洛,把你的手放在妈咪的衣服里,这样就不冷了!”

    “小洛的手一点不冷!”小洛赶紧安慰苏小绵说。

    冷慕言急匆匆的追了出去,左右看看,却发现早就不见了苏小绵和小洛的影子。

    天空阴沉的发黑,同地连成一色,黑的摄人心魂。

    雪越下越大,不久地上蒙上了一层层白茫茫的雪。

    苏小绵和小洛艰难的行走在雪地上,由于刚下的雪,所以路面很湿滑,苏小绵并不敢走的很快,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望星台的人不如十年前的多,所以伊曼孤身一人站在望星台,显得格外的寂寥。

    天上洋洋洒洒的飘下了雪花,一如那一年。

    伊曼跺了跺脚,把手放在嘴上哈了哈气,却依旧没有看到墨非城有来的影子。

    今天的天空没有星星,只有不远处不断绽放的礼花。

    伊曼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快十点了,墨非城依旧没有一点的消息。

    伊曼的眸中不禁浮上了一层焦虑,难道墨非城要放自己鸽子吗?

    伊曼拿出手机思索了一下,编辑了一行字,“今天的望星台,没有一颗星星!”之后找到墨非城的手机号码,发送了过去。

    放下电话,伊曼看了看面前的望星台。

    记得之前是一个大商场,现在已经改成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

    雪越下越大,好似要将整个世界都变成她想要的模样。

    苏小绵紧紧的抱着小洛,单薄的身子在雪夜踽踽而行。

    昏黄的街灯将苏小绵和小洛的身影拉长,好似那孤独的荆棘鸟。

    墨家老宅位于东城,属于偏郊区地方,而且是大片的别墅区,所以平时几乎很少有出租车来。

    苏小绵走了好久,既没有走出别墅区,也没有碰到一辆出租车,苏小棉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有了麻木的感觉。

    怀里的小洛,身体也在颤抖,牙关在打哆嗦。小小的身躯,在苏小棉的怀里已经渐渐冻的失去了直觉。

    “叮咚!”

    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墨非城拿出来一看,是伊曼发过来的。

    “今天的望星台,没有一颗星星!”

    墨非城眉头紧皱,好似猛的触碰到了心间的那一根高压线。

    十年前的小年夜,自己和伊曼……

    墨非城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加大了力道,心思也凌乱了起来,开始揪扯起来。

    可是毫无意识的、本能的,墨非城心中竟然开始担忧起来苏小棉,下了这么大的雪,不知道苏小棉和小洛回到家没有,冷慕言有没有追到他们……

    想到这里,墨非城即刻又把思绪收了回去,该死的,这应该是冷慕言考虑的问题,小洛是他的儿子,苏小棉是他的……

    不敢继续往下想,墨非城的心又开始生生作痛。

    “叮咚!”

    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墨非城拿出来一看,“下雪了,又可以堆雪人了!”

    堆雪人!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颤,忽而想到伊曼,心头便浮上了浓浓的愧疚感。

    “司南,去望星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