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5章:我们家族遗传的RH血型!

    “妈咪!”

    在汽车撞上自己的那一刻,苏小绵猛的将小洛推到路边。

    苏小绵似是那绚烂的罂粟花,瞬间凋零了一地的嫣红。

    “苏小绵!”墨非城快步冲到苏小绵的面前,抱起来苏小绵,只见苏小绵已经慢慢失去意识,嘴里喃喃的说:“小……洛……”

    “妈咪!”小洛起身跑到苏小绵的面前,大哭起来。

    这时候,司机走下车来,惊慌失措的说:“我……我不是故意的,下雪天路太滑,刹车……”

    “快叫救护车!!”墨非城大吼了一句,好似一头发狂的野兽,眸底泛着猩红的寒光。

    楚冷寒将车停到路边看到了墨非城怀里的苏小绵,正汩汩淌血。

    “冷叔叔,你说我妈妈会不会离开我?”小洛突然抱住冷慕言,伤心的哭着说。

    冷慕言蹲下来抱住小洛,说:“小洛乖,妈妈不会有事的!”

    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下来。

    洁白的雪花,落在苏小绵身下那一片嫣红上,瞬间融为一体。

    一秒,一分,十分……

    救护车还是没有到,墨非城抱着苏小绵坐在雪地上,眸光中泛着心痛,“苏小绵,你不许有事,听到了吗苏小绵……”语气中带着不安,带着渴求的命令。

    雪夜开车比较慢,救护车终于姗姗来迟。

    氧气罩,担架……

    苏小绵被抬上了救护车,墨非城跟着救护车向医院赶去。

    苏小绵被推进了急救室,墨非城无力的瘫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如果自己再早出来一分钟,仅仅一分钟,苏小绵此刻就不会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夜,凉的刺骨!

    墨非城的心头好似悬着一把剑,时刻准备落下。

    “墨非城,苏小绵怎么样了?”冷慕言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墨非城猛地抬头,冰冷森寒的眸光直逼冷慕言的双眸,起身走到冷慕言的身边,抬手狠狠的打在冷慕言的脸上。

    毫无防备的一拳,让冷慕言差一点摔倒。

    “墨非城……”冷慕言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血,回过头狠狠的盯着墨非城。

    “冷慕言,你为什么不保护好苏小绵,为什么不跟着她,既然你决定要了她,那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她!”墨非城低吼出这一番话,那刻意压低的嗓音,让墨非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冷慕言狠狠的瞪着墨非城,眸底翻滚着怒火,咬牙说:“那伊曼呢?!你为什么不保护她!”

    听到冷慕言说到伊曼,墨非城怔住了,眸光开始闪躲起来。

    伊曼,伊曼此时还在望星台巴望着自己。

    “叮咚!”

    墨非城的手机来了短信提醒,墨非城摸索着拿出手机,却看到了两条未读。

    “天使一定是生气了,要不怎么会一直下雪呢?”

    “墨非城,我好怕冷,但是我更怕等不到你!”

    冷慕言看到墨非城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号码,胸中的怒火瞬间点燃,一把揪起墨非城的衣领,狠狠的一拳揍在墨非城的脸上。

    “墨非城,凭什么!凭什么你能得到伊曼的爱,凭什么!”冷慕言眸中泛着猩红,好似一只失控的野兽。

    “谁是病人家属?”

    护士突然走出来,急切的问道。

    “我!”

    墨非城立马起身,跑到护士面前,着急的说。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是病人是罕见的RH熊猫血,医院的血库中现在没有存量!”

    “血库中没有,那就去别的医院调!”墨非城毋容置疑的开口道。

    “病人现在急需输血,即便是从最近的医院调过来也需要时间,恐怕病人会支撑不住……”

    “抽我的!”一旁的冷慕言突然发话。

    墨非城猛地回头,疑惑的望着冷冷开口的冷慕言。

    “我们家族遗传的RH血型!”冷慕言淡淡的开口说。

    “这位家属,请跟我进来!”护士对冷慕言说。

    墨非城这才晃过神来,摸了摸嘴角,有些吃疼。再一次沉坐在长椅上,看着手机上的短信,低声说,伊曼,对不起!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墨非城心急如焚。

    滴答,滴答……

    时针每走一步,便牵动着墨非城的心。

    房间内温热的空气,让伊曼眼皮开始打架。

    手机却一直都没有一丝的动静,伊曼打了个哈欠,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提神。

    凌晨两点半!

    “叮咚!”

    墨非城的手机再一次响起了短信的提醒声。

    墨非城拿出手机,慌乱的点开,“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好似一个孤独的雪人!”

    墨非城的心开始撕扯着疼,苏小绵还在手术中,已经进去三个多小时了,依旧没有动静。

    伊曼,在冰天雪地中等着了自己五个小时!

    墨非城靠在椅背上,不时望几眼手术室的门。

    时光仿佛倒流,再一次回到了十年前的手术室。

    同样的雪夜,同样的手术室门口。

    伊曼替自己挡了刀子,到现在墨非城依旧清晰的记得,那天伊曼的腿血流不止。

    伊曼苍白的小脸,如同那夜的雪一般直白。

    “咔嚓!”

    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医生推着苏小绵走出了手术室。

    墨非城眸光一沉,立马从长椅上跳了起来,快步走上去。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医生的话好似给墨非城吃了一颗定心丸。

    看着病床上苏小绵苍白的小脸,墨非城的心中升起了丝丝扣扣的疼惜。

    紧接着,看到冷慕言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脸色发白,有些难看。

    墨非城沉眉望着冷慕言,许久之后才启唇,“今天……”

    “应该的,苏小绵是我孩子的妈!”冷慕言立马截断了墨非城的话,冷冷的抛下了这么一句话,似是炫耀,似是报复。

    墨非城心猛的一揪,紧接着就是隐隐的痛传遍了周身细胞。望着渐渐走远的苏小绵,心中好似瞬间空了一般,那一股苦苦支撑着的力量,瞬间塌陷,土崩瓦解。

    “叮咚!”

    墨非城的手机再一次传来了短信的提示音,墨非城敛了敛内心情绪,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一条空白短信。

    眸光猛地一缩,心头涌上了浓浓负罪感。

    眉心沉了沉,望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苏小绵,墨非城抿了抿唇,转身离开了医院。

    冷慕言从墨非城身边擦肩而过,余光不屑的瞥了一眼墨非城,心中升起了一股暗爽。

    墨非城,心痛吗?

    你终于体会到了十年前你抢走伊曼的时候,留给自己的那种钻心蚀骨的痛了。

    但是,这远远不够,以后你还会更痛的!

    冷慕言快步跟上苏小绵,看着病床上躺着的苏小绵,那样安静的躺着,好似一汪平静的湖水。

    心中突然就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无关于爱情,无关于友情,更无关于爱恨,如果一定要给这种感觉添加一个标签,冷慕言感觉用温情更加贴切。

    伊曼双眼沉的厉害,双手死死的抱着手机,不想却无意间摁下了发送键。

    凌晨四点,望星台。

    伊曼的手机终于响了,伊曼慌乱的从睡梦中惊醒。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墨非城打过来的。

    慌乱的摁下了接听键,墨非城低沉却充满磁性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在望星台楼下!”

    伊曼惊了一下,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睡袍,皱了皱眉,说:“我在望星台顶看星星……也等你!”

    “等我!”墨非城沉沉的说了一句,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伊曼挂掉电话,睡意瞬间全部消失,伊曼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墨非城以为自己在雪地里等了他一夜!

    慌乱的将衣服往身上套,脑子在飞速的计算着,从望星台一楼坐电梯到楼顶的时间,坐电梯最多也就2分钟。

    而自己住的房间是在望星台酒店最高的楼层,距离天台还有四个楼层,等自己穿好衣服出去,说不定就会和墨非城碰头。

    想到这里,伊曼顾不得那么多,飞速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伊曼慌乱的来到电梯边,看到电梯已经在下降状态。不假思索的,伊曼迅速的下降键。

    “叮!”

    电梯门打开,伊曼走进去将所有的楼层全部按了一遍,然后走出电梯。

    这样一来,电梯在每个楼层都会停靠,就会拖长墨非城上楼的时间。

    做完这一切,伊曼飞速的向步梯跑去。

    当伊曼气喘吁吁的来到楼顶天台的时候,吃惊的发现天台的门已经被锁上了!

    伊曼眸光一沉,拿起旁边的消防器,狠狠的向那门锁砸去……

    墨非城看着下降的电梯,眉头皱了起来。

    凌晨四点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人坐电梯?电梯在每一个楼层都会停靠,心中不禁有些隐隐的不悦。

    等了好一会儿,才将电梯等来。

    墨非城快步走进电梯。

    一层,两层,三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