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6章:我还欠苏小绵一个道歉!

    “伊曼!”

    墨非城走上望星台,看到伊曼瘦弱的身体顶着风雪独自站在望星台上。

    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挂满了雪。

    伊曼转过身来,眸光闪烁,脸颊被冻的通红。

    “墨……非城……”

    伊曼身体在原地打了寒颤,眸中开始泛起了水雾,飞速的向墨非城跑去。

    紧紧的抱着墨非城,“墨非城,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墨非城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双手凝滞在两侧。

    “伊曼,这样冷的天,你怎么没有穿冬衣?”墨非城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伊曼一怔,心说,出来的太急了,冬衣竟然忘在酒店房间里了。只记得在身上撒上雪,却忘了冬衣的事情了。

    伊曼顿了顿,眼珠转了转,哽咽着说:“碰到了一个小妹妹,不小心摔倒把衣服弄湿了,所以我就把我的……”

    不等伊曼说完,墨非城便将自己身上冬衣脱下来,紧紧的包裹着伊曼,眸光中带着浓浓的愧疚感,半晌了才说,“十年了,你还是这么傻!”

    伊曼双眸闪烁,凝视着墨非城,定定的说:“遇到你,我宁愿变成世界上最大的大傻子!”

    然后又紧紧的抱住了墨非城,“谢谢你……”

    墨非城的心沉了沉,淡淡的说:“伊曼,你不问我为什么迟到吗?”

    “我相信你,你一定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你不会迟到的!”伊曼乖巧的说。

    墨非城心头猛地一热,愧疚感、负罪感……瞬间充斥了墨非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伊曼,是因为苏小绵她出了车祸,所以……”

    听到墨非城口中说出苏小绵三个字,伊曼心头猛的淬出了狠狠的毒,恨不得将苏小绵碎尸万段。

    伊曼一把放开墨非城,眸光带着焦急,假意关切的说:“小绵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墨非城看着满脸焦急的伊曼,说:“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哦,那就好……”说着,伊曼的身体猛地一软,晕厥了过去!

    “伊曼,伊曼……”

    墨非城赶紧抱住伊曼,焦急的呼喊了两句。

    不亏是好莱坞的一线女明星,伊曼的表演逼真到墨非城以为她真的是晕倒了。

    墨非城抱着伊曼冲下了望星台,将伊曼放在车上,飞速的向医院驶去。

    伊曼闭着眼睛,心中不屑的说,墨非城,只有苏小绵会生病吗?

    “医生,医生……”

    墨非城将伊曼抱到医院急诊室。

    伊曼躺在病床上,耳朵竖起来仔细的听,直到听到墨非城被护士赶出了诊室,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医生……”伊曼叫了一句。

    医生走过来,疑惑的看着伊曼说:“您是……”

    伊曼拍了拍脑袋,假装痛苦的说:“头好痛……”

    医生上来摸了摸伊曼的头,疑惑的说:“好像也不发烧啊!”

    “医生,我头疼,浑身无力……”伊曼装作很虚弱的样子。

    “嗯,给你一个体温计,你先量一下!”医生递给伊曼了一个体温计。

    伊曼夹在腋下,不时的看看医生,突然看到了医生办公桌上放着的保温瓶……

    等到医生走出了诊室,伊曼赶紧拿出体温计,打开保温瓶,将体温计插了进去。

    “好了,可以拿出来了!”医生推开门走进来说。

    伊曼从腋下拿出体温计,交给了医生,还假装咳嗽了几声。

    “四十度二!”医生吃惊的看着手中的体温计,不可思议的叫了一声。

    伊曼假装虚弱的瘫软在病床上,闭上眼睛,痛苦的挣扎。

    “病人家属可以进来了!”医生走出去对墨非城说。

    墨非城跨步走进诊室,看到病床上的伊曼,虚弱的躺着,有气无力的半睁开眼睛。

    “病人是因为高烧引起的昏厥,必须马上住院,否则会继发为肺炎!”医生麻利的说。

    “不用……咳咳咳……我吃点药就可以了……”伊曼挣扎着要起身。

    墨非城沉了沉眉,说:“伊曼,听医生的!”

    “小绵那里也需要人照顾,咳咳咳……我……咳咳咳……我不能再拖累你了!”伊曼挣扎着就要往外走。

    刚走到墨非城的面前,一个重心不稳,便栽倒在了墨非城的怀里。

    墨非城眉心皱了皱,不容置疑的说:“医生,给她办理住院!”

    伊曼望着墨非城,嘴角噙着一抹不易觉察的诡笑。

    苏小绵渐渐醒过来,慢慢掀开沉重的眼皮,轻轻一动,感觉浑身散了架子一般的疼痛。

    苏小绵挣扎着睁开眼,却看到冷慕言正伏在自己的病床边沉沉的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苏小绵的心底轻轻的颤了一下,下了一夜的雪,今天的阳光竟然很灿烂。

    温暖的阳光,透着窗子打在冷慕言的身上,冷慕言身上泛着淡淡的白光。

    “咔嚓。”

    身后的门被打开,护士小姐推着医药车走进来,说:“该换药了!”

    冷慕言猛地醒了过来,抬起头,睡眼惺忪的说:“嗯?天亮了?”

    回头去却看到苏小绵正看着自己,便关心的说:“苏小绵,你醒了!”

    “嗯,小洛呢?”苏小绵忽而想起来,昨夜汽车将要撞上自己的那一刻,自己将小洛推了出去。

    “哦,小洛没事,文朵帮忙看着!”冷慕言安慰苏小绵道。

    “哦!”苏小绵地下了头,心中稍稍的放松了一下,然后又问道,“昨天晚上是你救了我吗?”

    “这位冷先生给你输了800cc的血呢!”护士小姐忍不住说。

    苏小绵心底猛地一颤,有些感激,有些愧疚,但是还夹杂着一丝丝莫名的失落。

    墨非城靠在床边,眸光有些恍惚,凝望着渐渐放亮的天,心头浮上一抹沉重,同时也开始担忧起来苏小绵的安危。

    记得五年前,第一次见到苏小绵,是在一次竞标会上。

    苏小绵是那次大会的礼仪小姐,端庄大方,一双清眸好似会说话。

    只是一眼,便紧紧将墨非城的心抓住。

    不知为何,虽说是第一次见到苏小绵,可是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特别是苏小绵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似是那穿越时光的一束光,直抵墨非城的记忆最深处。

    一颦一笑,优雅温尔,似是在梦中见过。

    最后,墨非城用一见钟情来解释这种奇妙的感觉……

    感情的这个东西,简直太神奇。

    可惜的是,自始至终,苏小绵的眼光从来都没有落到墨非城的身上。

    “墨非城?”伊曼轻轻的叫了一句。

    可是却不见墨非城回应,伊曼眉头皱了皱,又叫了一声,“墨非城?!”

    伊曼的叫声将墨非城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墨非城微微沉了沉眉心,转身来到伊曼的面前,说:“有什么不舒服吗?”

    伊曼慢慢垂下眸子来,然后说:“墨非城,你带我去看看小绵吧,我很担心她!”

    墨非城眸光猛的一缩,心头的担忧瞬间如枝蔓一般,开始撕扯、缠绕着墨非城的心。

    伊曼挣扎着起身,眉眼噙光,弱弱的说:“带我去吧,我还欠苏小绵一个道歉!”

    墨非城垂了垂眉,强摁住心底的颤动,淡淡的说:“7楼3病室!”

    “你陪我去!”伊曼说。

    “她不配!”

    墨非城转过身去,跨步来到窗边,打开窗户,冷冷的风瞬间将墨非城心底的躁动冷却。

    苏小绵有冷慕言,自己算什么?!

    伊曼将手机扔到床上,起身离开病房,走到门口,然后对着墨非城的背影说,“我会代你向苏小绵问好的!”

    走出病房,伊曼低头看了看腕表,还有十分钟护士就会进来查房,嘴角不进斜勾了一下,眉眼之间浮上一层狡黠。

    很好,时间刚刚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