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7章:没想到你是这样恶毒的女人!

    7楼,3病室。

    伊曼看了看面前的门牌,顿了顿,收了收眸底的得意和欣喜,然后将自己的面部表情调整到最佳状态。

    “砰砰砰!”

    伊曼敲了敲门。

    “咔嚓!”

    门被打开,冷慕言出现在伊曼面前。

    四目相对,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愕。

    冷慕言张开嘴巴,正要说话,不想伊曼却猛地捂住冷慕言的嘴巴,故意大声说:“你好,请问苏小绵是不是在这个病房?”

    冷慕言眸中的疑惑越来越浓,伊曼趴在冷慕言的耳廓上说,“如果你不想让我恨你,那你就假装不认识我!”

    冷慕言心头猛的揪了一下,眸底泛起了浓浓一抹惊讶,定了定神,说:“是的,苏小绵就住在这里!”

    “好的,谢谢你!”伊曼眸光对着冷慕言闪了闪,轻轻的说:“我会感谢你的!”

    冷慕言的身体僵在了原地,心底涌上了五味杂陈的愁绪,然后呆呆的说:“苏小绵,我公司突然有急事,先走了,待会儿会请护工过来的!”

    听到身后的门被关上,伊曼心底抹上一丝得意。

    苏小绵望着走进来的伊曼,只见她的眉眼中带着浓浓的鄙夷和不屑,脚步中都带着难以压制狡黠。

    “你来做什么?”苏小绵冷眼瞄了一眼伊曼,淡淡的说。

    “我来看看墨非城的干妹妹,我未来的小姑子,帝都冉冉升起的一颗闪亮一线大明星啊!切!”伊曼慢慢靠近苏小绵的床边,眸中的得意以及鄙夷满的就要溢出来。

    苏小绵望着面前不可一世的伊曼,突然明白,这次《绵绵无期》的惨遭下架,一定是伊曼在搞鬼!

    “是你对《绵绵无期》做了手脚!”苏小绵瞪着伊曼凌冽的说。

    “对,你以为出名这么容易吗?你以为爬上墨非城的床就可以一步登天?!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伊曼慢慢的逼近苏小绵,嘴角噙着毒,傲慢的看着病床上的苏小绵。

    苏小绵闭上眼睛,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伊曼,冷冷的说:“和你同处一室,让我感到恶心,请你出去!”

    伊曼轻笑一声,慢慢的挪回步子,说:“你知道墨非城的第一次是跟谁做的吗?”

    苏小绵心猛的一颤,好似一把利剑狠狠的刺进苏小绵的心尖,那种尖锐的痛,让苏小绵指尖微微一颤。

    “是跟我!你都不知道墨非城的第一次有多青涩,当然,那也是我的第一次!不妨告诉你,我们的第一次是在KTV,暧昧的音乐,昏黄的灯光……后边,水乳交融,鱼水之欢,颠鸾倒凤,你懂的!”

    伊曼唇齿交错,吐出来的话好似那一支支毒箭,针针直逼苏小绵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苏小绵沉了沉眉,平复了一下心情。

    伊曼就是要将自己逼的失去理智,自己不能让她得逞。

    苏小绵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气,淡淡的说:“我可以理解为,墨非城的床上功夫是在你身上练的吗?”

    “那当然……”伊曼得意的说。

    “原来如此,怪不得墨非城的床上功夫了得,原来有你作练手!”苏小绵轻轻的启唇,嘴角抹着一抹浓浓的嘲弄。

    “你……”伊曼气的脸色发白。

    突然,伊曼听到走廊中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心头猛的涌上来一层狡黠,快速端起苏小绵桌上的一杯水,来到苏小绵的面前,一把抓起苏小绵的手,将水杯塞进苏小绵的手中。

    “咔嚓!”

    “啪!”

    伊曼抓着苏小绵的手,猛地将杯中的水泼在自己的脸上。

    身后的病房门突然被打开,伊曼猛地松开苏小绵的手,苏小绵手中的水杯应声落地,碎成了碎片。

    “小绵,对不起,上次我不该说你是墨非城的护工,真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呜呜呜……”

    一瞬间伊曼的泪水,便夺眶而出。

    墨非城眉头猛地一紧,快步走上来,看到地上的破碎的水杯,还有伊曼脸上慢慢滴落的水滴。

    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脸上阴冷的好似要淬出冰一般。

    苏小绵眸光一缩,感受到了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压迫感。

    “墨非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刚刚知道小绵是你的干妹妹的……”伊曼赶紧扑身到墨非城身上,哭的梨花带雨,声泪俱下。

    墨非城冷冷的望着苏小绵,那墨若古井一般的谭眸,好似隐藏着一座冰山,薄唇微动,凉薄的启唇,“伊曼发着高烧还坚持要来看你,苏小绵,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苏小绵心猛的揪了一下,接踵而至的是那种彻入骨髓的痛。

    虽然苏小绵看不到伊曼的脸,却也能感受到伊曼此时此刻的得意。

    失望,绝望,甚至还有一丝的悲凉,苏小绵轻笑一声,冷冷的望着伊曼,嘴角噙着一丝无奈,说:“不愧是好莱坞的一线的大明星,演技真的好不得了!”

    “小绵,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该说你是护工的……求你原谅我好不好……”伊曼听到苏小绵说的话,便从墨非城身上起来,蹲在地上,一边收拾地上的碎玻璃渣,一边声泪俱下的说。

    “如果你想演戏,麻烦你出去!我不喜欢这种苦肉计,你让我……”苏小绵冷冷的说。

    “啊——”

    伊曼突然叫了一声,然后捂住了手指。

    手指上的血慢慢的涌了出来,墨非城对着苏小绵低吼一声,“你够了!”

    然后蹲下身子来扶起来伊曼,关切的说:“你的手……”

    “没事的,我真的没事!”伊曼眉眼含着泪,百般委屈的望着墨非城说。

    “如果你们要在这里上演情深深雨蒙蒙,那就请出去,我不会做你们的观众。”苏小绵闭上眼睛,心中好似插着一把刀,冷冷的说。

    “苏小绵,没想到你是这样恶毒的女人!”墨非城愤怒的丢下一句话,搀扶着伊曼走出了病房。

    恶毒!

    墨非城竟然说自己是恶毒的女人!

    苏小绵苦笑一声,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骤然滑落……

    “墨非城,你刚才那样说小绵,会不会有些过分,手是我自己不小心划破的,小绵她只是泼了我一杯水而已,我没事的!”伊曼可怜楚楚的望着墨非城说,眸光闪烁,一副人畜无害的干净模样。

    墨非城眉宇之间好似悬着一把剑,脸色也森寒的厉害,似是没有听到伊曼说的话一般。

    伊曼假装怯懦的垂下眼帘,眉头微微的蹙着,一副娇柔作态的可怜模样。

    墨非城将伊曼交给护士,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

    “墨非城……”伊曼叫了一句,可是墨非城充耳不闻,干脆利索的离开。

    心中有说不出的窝火,不知道是为了伊曼被苏小绵泼水还是什么,总之就是憋闷的难受。

    墨非城忍不住将车子开的飞快,好似要起飞一般。

    来到公司,司南已经在办公室等着,只是看司南的脸色有些不好。

    墨非城沉坐在办工作桌前,眉宇之间带着阴寒,感觉有些口渴,便开口吩咐司南,“去给我倒杯水!”

    “知道了!”

    司南起身给墨非城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桌上。

    墨非城眉头皱了皱,看司南今天的动作有些别扭,似乎有些僵硬。

    “你怎么了?!”

    “哦,没事,昨天右手腕扭了一下,拿不了东西,所以只能用左手了!”司南尴尬的笑了笑说。

    “哦!”墨非城接过桌上的水杯,放在唇边准备喝,忽而心头一颤,抬起眸直直的望着司南,眸光中带着犀利的光。

    定了定神,然后将水杯递给司南,毋容置疑的说:“用你的右手端起来,把水泼到我的脸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