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199章:毁掉苏小绵!

    看到门口突然出现的墨非城,苏小绵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一进门,伊曼就一改刻薄的模样,装作可怜楚楚,善解人意的样子。原来,这一切都是演戏给墨非城看的。

    自己还真是傻,竟然没有看透伊曼的真正用意!

    伊曼眸底涌上来一层得意,自己在来的时候,故意给墨非城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来看望一下苏小绵。

    伊曼猜到,墨非城一定会来苏小绵的病房找自己的。

    果不其然,墨非城果真来了。

    墨非城一步步逼近苏小绵,眸底翻滚着浓浓的怒火,“你凭什么这么说伊曼……”

    “墨非城,你不要这样说小绵,她刚刚出了事情,心情不好,所以难免会产生一些猜疑,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你就不要责备苏小绵了!”伊曼赶紧上去阻止墨非城,一副善解人意,人见犹怜的楚楚模样。

    苏小绵眉眼生厌,垂了垂眉,冷冷的说:“收起来你猫哭耗子的假慈悲,我不需要!昨天是谁在这里冷嘲热讽,说我靠爬墨非城的床上位,今天却……”

    “不是吗?苏小绵,并且……”墨非城突然开口,轻蔑的盯着说话的苏小绵,冷冷的眸光中带着鄙夷,带着愤恨,甚至还带着绝望。

    说到这里,墨非城顿了顿,说:“并且,你也不只是爬上了我墨非城的床,而且还爬上了冷慕言的床,给他生了孩子!”

    似是那诛心箭,一支支射进苏小绵柔软的心尖。

    痛,撕心裂肺的痛。

    五年前的那一夜,再一次浮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

    耻辱,委屈,凄凉,痛心……

    这一切,全部涌上苏小绵的心间,那刚刚结了痂的伤疤,猛地被撕裂,然后再被狠狠的锤击。

    那种新伤旧伤一起痛,让苏小绵浑身的血液都要倒流。

    恨!

    苏小绵狠狠的握着拳头,指甲掐进了肉里,也不觉知。

    苏小绵缓缓的抬起头,清澈的眸子中带着蚀骨的凄凉,徐徐的开口,“我不需要你们的怜悯,请你们离开!”

    “请我孩子的妈,演你电影的女一号,你认为合适吗?我真应该让好莱坞的大佬将你原片删掉,这样才最好!”不知何时,冷慕言竟然出现在了病房中,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到墨非城的面前,不由分说,一拳砸在墨非城的脸上。

    墨非城猝不及防的挨了冷慕言一拳,内心的怒火瞬间爆发。

    不知道是恨,还是妒忌,更或者是积怨已久的怒火,瞬间爆发。

    冷慕言,这是承认了是自己在《绵绵无期》电影上搞的鬼吗?!

    墨非城火冒三丈,快步走上去,狠狠的一拳打在冷慕言的脸上。

    巨大力道,让冷慕言撞到了身后的椅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伊曼无措的哭着,眉眼生花,好似一个圣洁的白莲花。

    苏小绵冷眼望着乱作一团的病房,心如死灰一般。

    外边的医护人员听到了病房中的动静,连忙赶进来,说:“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休息,你们要闹事去外边!”

    墨非城和冷慕言眸底都泛着猩红,恨不得将对方捏死。

    “墨非城,我不许你欺负我……最爱的女人!”冷慕言几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歇斯底里,似乎耗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苏小绵猛地一惊,眸底泛起一抹不可思议的惊愕。

    最爱的女人?

    伊曼脸上浮上了一层不自然,生怕冷慕言接着说出什么时刻的话,即刻走到冷慕言面前,眸光阴沉,愤怒的说:“冷慕言!!!你到底要干什么!不知道小绵需要休息吗!”

    冷慕言看着伊曼犀利而愤怒的眸光,身体猛地一僵,拳头狠狠的攥着,眸底的猩红好似那迸裂的岩浆。

    伊曼看到冷慕言的样子,眸光中的愤怒继而变成了渴求。

    冷慕言费劲了全身的力气才压制下了内心的冲动,转而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冷冷的说:“我儿子的妈,是我的女一号,你不感觉你插手的有些多吗?”

    苏小绵看着面前的冷慕言,好似一个拙略的演员,在生硬的背着自己的台词,听不出来一丝的感情。

    “冷慕言,你不要说了,墨非城我们走!”伊曼来到墨非城面前,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眸底的森寒让伊曼不寒而栗,从未见过墨非城这样愤怒,好似那地狱的修罗,周身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墨非城眸光直射着病床上的苏小绵,由开始的愤怒,最后慢慢变成了绝望,甚至带着一丝的凉薄。

    “三亿投资,从此,你是你,我是我!”

    墨非城字字顿顿的说,似是在自说自话,又似是在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心早已麻木,墨非城再多伤人的话,也无法触及到苏小绵的痛处。

    转身!

    摔门!

    离开!

    伊曼嘴角暗暗斜勾,浮上一抹难以觉察的得意。

    摧毁《绵绵无期》不是自己的初衷,毁掉苏小绵才是自己的最快意的事情。

    苏小绵,你想要出头?

    切!那就等下辈子吧!

    绝望,似是那融化的雪花,只在苏小绵的心底留下了小小的一滩水,苦涩的湿润了苏小绵的眸。

    “我先走了!我公司还有急事!”冷慕言怔了怔,好似失了魂魄一般,扔下 一句话,呆呆的离去。

    死寂!

    摄魂一般的死寂!

    狼狈的房间,凌乱的残留。

    好似苏小绵支离破碎的心,狼狈,苦涩。

    水雾渐渐模糊了苏小绵的双眼,迷蒙了眼前的一切。

    墨非城快步走出医院,跨上车子,飞速的驶离了医院,一刻也不想在这令人窒息的地方待。

    伊曼跑下楼的时候,墨非城的车已经绝尘而去,心间突然空落落的。

    生气、愤怒,证明墨非城还在乎苏小绵。

    “伊曼!”

    伊曼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冷慕言的声音,伊曼慢慢的扭过头去,冷冷的看着冷慕言,幽幽的说:“你怎么不留下来照顾苏小绵?”

    “伊曼,墨非城不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感情是强求不来的!”冷慕言眸中带着苦涩,带着期待,带着委屈。

    伊曼慢慢的掀开眼皮,幽怨的望着冷慕言说:“你也知道感情是强求不来的?我不爱你,我爱的人是墨非城!”

    说完,伊曼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伊曼……”冷慕言望着伊曼的背影,叫了一声。

    伊曼突然停下步子扭过头望着冷慕言,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得意的说,“我有办法让墨非城爱上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