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06章:墨非城,要我!

    只见蓝茵茵正站在门口,惊愕的张着嘴巴,正欲说话,可是表情在看到房内的情景的时候却凝滞了。

    宴会结束,蓝茵茵看到了被伊曼落下的相机,为了感谢伊曼在酒席上的抬举,也为了靠上伊曼这棵大树,于是便自告奋勇的来帮伊曼送相机。

    蓝茵茵记的很清楚,伊曼送给自己礼服的时候,就是把自己带进了1105房间,所以便直接来到了1105房间。

    没想到没有见到伊曼,却看到了墨非城正愤怒的对着钱丙寅大打出手。

    墨非城扭头看到了门口突然出现了蓝茵茵,手中竟然抱着一架单反相机,不禁怒火中烧。

    然后,更加令墨非城瞬间暴怒的是,蓝茵茵竟然穿着一件和苏小棉一模一样的红色礼服!

    墨非城的大脑思考了一秒钟,瞬间便明白。

    视频中的那个身穿红色礼服和钱丙寅喝交杯酒的人,根本就不是苏小棉,而是蓝茵茵。

    蓝茵茵素来和苏小棉不睦,这次和苏小棉穿一样的礼服,再将钱丙寅推到苏小棉的房间中,让钱丙寅误以为苏小棉就是蓝茵茵,这样蓝茵茵既保全了自己又加害了苏小棉,甚至还可以得到钱丙寅下一部戏主角的机会。

    真是可恶至极,如此恶毒的手段,唯有蓝茵茵能想的出来!

    幸亏自己来的及时,如若自己没有及时赶到,苏小棉就被钱丙寅……

    想到这里,墨非城便恨的咬牙切齿。

    墨非城森冷的眸光狠狠逼着蓝茵茵,好似眸中就要射出来万把利剑,将蓝茵茵碎尸万段。

    空气凝滞成冰,似是要将这一切都吞噬一般。

    蓝茵茵身体猛地一僵,瞬间被墨非城周身散发出来的压迫感惊到,身体本能的后退了几步,不敢直视墨非城的眸光,身体开始哆嗦起来。

    “我不打女人,但是别让我再看到你,滚蛋!”墨非城几乎是咬着牙吼出了这么两句话,眸底泛着猩红的杀气另蓝茵茵不寒而栗。

    蓝茵茵顿了顿,大脑中一片空白了几秒,不假思索的转身逃离。

    伊曼走下电梯,正欲向1105房间走去,不想却听到了墨非城那歇斯底里的吼叫,接着就看到蓝茵茵抱着相机逃离。

    伊曼惊了一下,赶紧闪身到应急楼梯中,心中砰砰直跳。

    黑暗中,伊曼只听到自己杂乱无章的心跳声,久久不能平复。

    伊曼本想借着回来拿相机的机会,回到宴会现场和蓝茵茵一起回到房间,共同见证苏小棉被钱导演蹂躏的那一幕。结果来到包间内却被告知蓝茵茵已经带着相机去找自己了。

    好险!

    如若自己早蓝茵茵一步赶到1105房中,现在被墨非城赶走的人就是自己了,伊曼开始庆幸自己先回了一趟包间。

    现在墨非城一定认为是蓝茵茵在背后捣鬼,想到这里,伊曼庆幸的长出了一口气。

    墨非城望着仓皇而逃的蓝茵茵,心中更加的确定加害苏小棉的人就是蓝茵茵。

    不禁心生怒火,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教训一下蓝茵茵再放她走。

    “啊……热……”身后的房间中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嘤咛,似是发嗲,似是索爱,更似是娇喘。

    墨非城猛地一怔,警觉的回头,只见苏小棉正在沙发上扭动身体。

    手已经开始不老实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有意无意的撕扯着,似是要将礼服脱掉。

    墨非城眸光一沉,对着一旁目瞪口呆的钱丙寅吼道,“滚!”

    钱丙寅这才缓过神来,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房间。

    “热……好热……”

    苏小棉口中不住的嘤咛,手开始卖力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墨非城皱了皱眉,转身将身后的房门紧锁,跨步来到苏小棉的面前。

    只见苏小棉小脸发红,双眸紧闭着,微卷的睫毛在微微抖动,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的抿着,似是痛苦又似是诱惑,一幅我见犹怜的娇艳模样。

    墨非城看着勾人魂魄的苏小棉,不禁开始脸红心跳起来。

    苏小棉在沙发上一边扭曲着身体,一边用力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扯下了一大半,漏出了雪白的玉肌,甚至漏出了胸前的一对小玉兔。

    墨非城看着面前的苏小棉,不觉知,眸光开始闪耀着火辣辣的芒。

    不行!

    真的不行!

    苏小棉和冷慕言有了儿子,他们才是一家子,即便自己再不舍,苏小棉终究是要离开自己的。

    如果现在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那岂不是给自己的以后更添加了痛苦的筹码吗?

    墨非城定了定神,端起桌上的冷水狠狠的灌下了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咕咚!”

    苏小棉竟然从沙发上翻身到了地上,身体沉沉的撞击在了地毯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墨非城举着水杯手臂瞬间凝滞在半空中,看着地上的苏小棉,眉头蹙了蹙,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阵丝丝扣扣的疼惜和躁动,如果她这样在地上躺一夜,会感冒的。

    要知道,她今天才刚刚出院,身体受不得亏的。

    想到这里,墨非城沉了沉眉,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弯腰将地上的苏小棉抱起来,快步向床上走去。

    望着怀中的苏小棉,墨非城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似是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五年前的那晚同今晚一样,夜,静谧的只听得到心跳声。

    夜灯发出昏黄而暧昧的光,佳人面似桃花,勾人魂魄。

    墨非城感觉自己整个灵魂都开始变的焦躁不安,似乎体内有一股炽热的火焰正在慢慢的聚拢成型,大有冲破身体涌出来的势头。

    苏小棉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是在醒着,还是在醉着。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烫的厉害,甚至体内还有无数条的虫子在小口小口的啃食着自己的身体。

    只是那虫子啃噬起来并不痛,很痒,很躁动,很期待。

    突然,苏小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瞬间腾空、之后落地。

    紧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一双强劲有力的臂膀托了起来。

    依偎在那如山一般的胸膛上,感觉很踏实,很舒心。

    一股熟悉而期待的气息瞬间充斥了苏小棉的大脑细胞。

    对!

    就是这个气息!

    就是这个自己期待已久,却不敢靠近的气息。

    苏小棉想,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只是这个梦,真实的好似在发生一般。

    身体发烫厉害,却感觉到那个身体有些微凉,让苏小棉感觉很舒服。

    突然,苏小棉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放下,那个熟悉的气息似是要抽离一般。

    苏小棉赶紧伸出手,拼命的抓住最后一丝气息,牢牢的抓住,坚决不放开,贪婪的吮吸着那一股好闻的气味儿。

    既然是做梦,那就让这个美丽的梦再长久一些,那就让自己在梦中肆无忌惮一次。

    梦里不知所以然,一晌贪欢!

    墨非城本想将苏小棉放在床上就走的,不想却被苏小棉紧紧的抱住手臂,怎么也不松开。

    墨非城蹙了蹙眉,内心开始撕扯、挣扎。

    床上的苏小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自己脱的差不多了。

    绝美的酮体,似是那画中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占有。

    突然,苏小棉的口中开始嘤咛,“不要走,帮帮我,我热,我热……”

    墨非城本就冲动的身体和灵魂,再一次偏向了苏小棉一点。

    墨非城沉下眉梢,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

    随着药劲儿越来越浓,苏小棉的身体开始热的厉害,迫切的想要释放自己内体的洪荒之力。

    既然是在做梦,那就索性更大胆一点,叫出他的名字来!

    苏小棉眉头皱了皱,红唇点点,吐出了一句话,“墨非城,要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