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07章:你的第一次让我惦念了五年!

    那道墨非城苦苦筑起来的防线,瞬间崩塌,溃不成军。

    简单的五个字,让墨非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整个人都被强烈的占有欲霸占。

    苏小棉竟然叫出自己的名字!

    墨非城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此刻的墨非城满脑子都是自己同苏小棉缠绵悱恻的那一幕幕。

    墨非城一个翻身将苏小棉压在身下,望着身下似是一团火的心上人儿,墨非城的身体开始剧烈的反应起来。

    旖旎,热情,翻腾,雀跃……

    性是爱的最高表达,墨非城从未感觉自己会爱苏小棉爱的如此的热烈,如此的无法自拔。

    似是那灵魂深处潜藏着的力量,让墨非城不得不爱。

    事毕,苏小棉沉沉的睡去,身上的燥热也渐渐的褪去。

    墨非城看着身旁熟睡的苏小棉,好似一个恬静的婴孩,心中不禁开出了香香软软的花瓣。

    墨非城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那最柔软的部分上站的全是苏小棉。

    听着苏小棉均匀规律的呼吸声,墨非城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眸光变的异常的温和,甚至带着那无法言喻的柔情。

    温热的唇瓣,轻轻的落在苏小棉光洁的额头上。

    墨非城看着苏小棉精致的五官,眉眼生辉,轻轻的俯在苏小棉的耳旁,一脸宠溺的说:“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吗?你的第一次,让我惦念了五年,五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你的身体!”

    苏小棉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累,却很生出那从未有过的快乐。

    恍惚之间,苏小棉感觉有一个声音,亲昵的在自己耳旁说话,温暖而多情。

    那声音似乎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穿梭空间而来。

    五年前!

    他竟然说到了五年前!

    苏小棉的心猛地一颤,开始悸动起来。

    梦!

    这个梦,美的这么不真实。

    如果可以,自己宁愿永远都沉浸在这个梦中,不再醒来。

    伊曼站在应急楼梯中等了好久,只见到钱导演出来,却没有见到墨非城从房中走出来。

    伊曼心中便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内心的火焰渐渐升起。

    回想钱丙寅从房间中逃出来的时候,穿戴的很整齐整齐,看样子应该是没有得手。

    苏小棉,你这个狐狸精,一定是狐媚住了墨非城。

    一想到墨非城单独和苏小棉待在房间中,而且苏小棉还被自己下了迷药。

    说不定墨非城还对苏小棉余情未了,两个在房间里干出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

    伊曼就恨的血液倒流,只不能立马冲进去狠狠的将苏小棉撕碎,抛到河里去喂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墨非城已经在苏小棉的房间里待着整整三个小时了。

    这期间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伊曼来说都是煎熬无比的。

    伊曼的心中满满的恨意,无处发泄,只能狠狠的握着拳头,任凭指甲掐进肉里。

    不行!

    不能就这么让苏小棉得了便宜!

    伊曼大脑在飞速的旋转着,想尽一切能将墨非城从苏小棉房间中叫出来的办法。

    伊曼眸中带狡黠而阴狠的光芒,转身走出楼梯,走上电梯。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伊曼眸光一冽,拿起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啪!”

    玻璃杯应声落地,碎片溅落一地。

    伊曼咬了咬唇,慢慢的蹲下身体,伸出手捡起来地上的一个玻璃碎片,定了定神,拿起玻璃碎片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划了下去了……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伊曼眉头紧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随后拿出手机拨给了墨非城。

    苏小棉粉红的小脸如同婴孩般宁静,墨非城眉梢不由自主的噙着欣悦。

    多想时间就此定格,不早不晚,不多不少,此刻的幸福感刚刚好。

    “嗡嗡嗡……”

    被墨非城刻意调成静音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嗡嗡的闷响。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一双美眸中爬上了一抹浓浓的不悦,谁在半夜打电话过来?

    不耐烦的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的“伊曼”的名字,墨非城怔住了。

    伊曼!

    墨非城心头稍稍的凌乱了一下,翻身起床拿着手机走进了卫生间。

    “墨非城,血……血……”

    电话刚一接通,伊曼惊慌失措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墨非城心头一紧,眸光中瞬间爬上了一抹紧张,“伊曼,伊曼,你怎么了……”

    “刺刺拉拉……”

    电话中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噪音,只是听不到伊曼的声音。

    墨非城的心底瞬间涌上了巨大的担忧,伊曼一定是出事了!

    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伊曼满身鲜血的情景,再一次涌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不容多想,墨非城穿上衣服飞速的离开了房间。

    还好,伊曼常住的总统套房就在伯爵酒店的顶层,不到三分钟墨非城便站在了伊曼的房间门口。

    房间的门没锁,墨非城猛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墨非城……”

    伊曼大腿上满是鲜血,地上还有乱七八糟的玻璃渣,伊曼眸中含泪的望着墨非城,美丽的脸庞上布满了惊恐和无措,痴痴呆呆的望着门口突然出现的墨非城。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眸中涌上了担忧,快步走上去,没有说话直接横抱起了地上的伊曼。

    “墨非城,我……会不会……死啊……”

    伊曼结结巴巴的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莫名的呆滞状态。

    墨非城也不说话,只是沉眉抱着伊曼,快步向医院走去。

    “墨非城,我好冷……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像十年前一样……”

    “不许胡说!”墨非城打断了伊曼的话,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伊曼满身鲜血,脸色惨白的模样,再一次出现在了墨非城的脑海中。

    那种无措,那种惊慌再一次席卷了墨非城。

    “我好怕血……”

    伊曼痴痴呆呆的说,一副被吓傻的模样。

    看到伊曼如此的惊恐,墨非城的心中瞬间涌上了浓浓的愧疚感。

    如果十年前伊曼不为自己挡刀子,或许那一刀子就会直插进自己的心脏,现在世界上也许就没有了一个叫墨非城的人……

    想到这里,墨非城那双谭眸中不禁飘上浓烈的负罪感,脚步也忍不住急促了起来。

    伊曼的眼皮开始变沉,慢慢的就要闭上眸。

    墨非城心头即刻爬上了一阵担忧,急切的说:“伊曼,你不要睡,不要睡……”

    伊曼沉沉的闭着眸,听着墨非城焦急的叫声,心中浮上一阵阵的得意和窃喜。

    墨非城,你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儿的!

    渴,口干舌燥!

    苏小棉在床上来来回回的翻腾,口干的难受。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苏小棉挣扎着坐起身来,眼皮沉沉的,浑身好似散了架子一般,瘫软无力。

    苏小棉艰难的掀开沉重的眼皮,感觉身上传来丝丝的寒意。凉薄的寒气让苏小棉一下子惊醒,定了定神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穿衣服!!

    苏小棉的大脑嗡的一声就炸了,双眸惊慌无措,忽而发现自己的衣服竟然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床边!

    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再看着床边整整齐齐的衣服,苏小棉彻底蒙了。

    浑身上下都是一种酸痛感,身下还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隐痛。

    苏小棉一惊,脑门子上瞬间涌上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房间中死寂一片,似是那喧嚣后的沉静。

    苏小棉有些无措,甚至生出了害怕和恐惧。

    口渴难耐,苏小棉慢慢的起身走下床,准备先去喝一杯水再好好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苏小棉双脚刚刚站到地上,腿部便传来一阵酸软,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苏小棉定了定神,走出去寻找水。

    突然,苏小棉看到不远处的地上隐约有一张身份证。

    苏小棉端起水杯,徐徐的向那身份证走出,蹲在地上,疑惑捡起了那个身份证,只见身份证上写着:“姓名:钱丙寅 性别:男……”

    轰隆!

    天塌地陷一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