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08章:第一次给了你我不后悔!

    苏小棉手中的水杯应声落地,溅落一地的水花和玻璃碎片。

    钱丙寅!

    谁是钱丙寅?

    他的身份证怎么会在这里?

    苏小棉的大脑瞬间错乱不堪,一双清澈见底的眸中涌上错愕和惊恐。

    苏小棉踉踉跄跄的走到沙发上,呆呆的瘫坐在沙发上。

    身上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酸痛感,令苏小棉又羞又怒,恨不得立马找到这个钱丙寅,将他碎尸万段。

    不可能,不可能……

    自己怎么会同这个陌生的钱丙寅……

    苏小棉用力的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摁下内心的绝望和焦躁,开始认真的回忆起来。

    梦中,明明是墨非城出现了,而且那熟悉的感觉如此的强烈,如此的真实!

    苏小棉整个大脑都是蒙的,完全理不出来一丝丝的头绪。

    伊曼!

    对!

    是伊曼将自己带进这个房间的,之后自己便失去了知觉。

    伊曼!

    一定是伊曼给自己下了药,然后让钱丙寅进来侵占了自己。

    伊曼,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毒妇!

    苏小棉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找到伊曼狠狠的质问她一番。

    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同一个陌生的男人纠缠一夜,苏小棉就感到一阵恶心,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的反胃起来。

    苏小棉立马冲进浴室,将水龙头的水开到最大。

    狠狠的水流猛地冲上苏小棉的皮肤,那原本细嫩的肌肤瞬间泛起了大片的红晕。

    泪水,耻辱的泪水,混合着热水从苏小棉的脸颊快速的滑落!

    刺痛,天旋地转一般的痛让苏小棉几乎窒息。

    梦中的墨非城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苏小棉以为那个人就是墨非城。

    可是,一想到竟然是一个叫钱丙寅男人,一个恶心的陌生男人贯穿自己的身体,苏小棉就痛苦的生不如死。

    冲刷,就让这清水将自己的身体荡涤,将自己的灵魂清洗。

    医生一边帮伊曼清洗伤口一边说:“伤口不算太深,记得按时换药就好了!”

    伊曼眉眼噙泪,水蒙蒙的双眼迷离,似是在忍受着巨大的委屈。

    墨非城望着伊曼那隐藏着莫大委屈的双眸,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愧疚感,如若十年前不是伊曼替自己挡刀子,她也不会对血产生心里阴影。

    “医生,我会不会死……”伊曼哽咽着说。

    医生听到伊曼的话,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盯着伊曼看了五秒,开口说:“只是皮外伤而已!”

    “可是……”伊曼担忧的想要说什么,墨非城心头猛地一软,快步走上来,紧紧的抱住伊曼。

    伊曼稍稍的吃了一惊,继而心头浮上一抹欣喜和得意。

    包扎完毕,墨非城将伊曼送回到了酒店。

    “墨非城,要不要喝点水还是咖啡?”伊曼深情的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顿了顿,脑海中却出现了苏小棉那勾人魂魄的模样,神情也变的恍惚起来。

    苏小棉还在房间中等着自己。

    “墨非城?!”

    伊曼一瘸一拐的走到墨非城的面前,双眸生情直勾勾的望着墨非城,软软糯糯还略带一丝的魅惑说:“墨非城,十年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特别是一个人的深夜……”

    墨非城惊了一下,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可是伊曼却绵软的扑了上来,紧紧的依偎在墨非城结实的胸膛上,暧昧的说:“要了我,就像十年前的那个小年夜一样!”

    墨非城身体顿了顿,思绪飘回到十年前的夜晚。

    白色衬衣上嫣红的一片,是这些年来墨非城挥之不去的影子。

    每当想起来,墨非城的会感觉自己就是那十恶不赦的流氓,酒后乱性,拿走了伊曼纯洁的第一次!

    愧惭,自责,内疚,更多的是后悔,一时间全部涌上墨非城的心头。

    身体好似僵化了一般,任由伊曼温热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不知道洗了多久,苏小棉感觉浑身的皮肤都已经痛的麻木,失去了知觉。

    看着花洒中不断涌出的水流,苏小棉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掏空一般,不觉知痛,不觉知伤,甚至不觉知自己还活着。

    伊曼!

    一想到伊曼那得意的嘴脸,苏小棉便恨的不能呼吸。

    永远是一副清纯无公害的模样,没想到心底却是那样的肮脏,阴险!

    怒火冲心,苏小棉再也忍不住,拳头狠狠的攥在手心里,指甲掐进肉里,涌出了丝丝的血迹。

    一双清眸中被怒火充斥,恨不得立马站在伊曼面前,狠狠的甩她耳光。

    苏小棉走出浴室,将衣服套在身上,精致的脸上带着绝望的森冷,跨步走出了房间。

    记得伊曼说过她就在伯爵酒店住的,但是苏小棉不知道她住在哪个房间。

    苏小棉双眸转了转,沉了沉心,拿着钱丙寅的身份证向前台走去。

    走到前台,苏小棉急切的来到前台说:“您好,刚才伊曼小姐吩咐我把这个交给她,但是我有急事所以不能上去了,麻烦您现在立马上去把这个东西交给伊曼小姐,她有急用,谢谢你了!”

    不等前台反应过来,苏小棉便匆匆的上了电梯。

    前台一愣一愣的,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了看手中的身份证,许是客人真的很着急。

    便查了一下伊曼房间号,是2818房间,便吩咐人拿着身份证向2818赶去。

    苏小棉在二楼下了电梯,屏气凝神站在电梯前观察着。

    电梯启动,上升,上升!

    电梯在28楼停下,苏小棉不敢怠慢,迅速的按下了另外一部电梯的上行键,摁下了28楼的按键。

    望着不断闪烁变化的楼层,苏小棉胸中的怨气聚拢,聚拢……

    伊曼紧紧的靠在墨非城的胸前,眉眼含情,口中呢喃道:“墨非城,要了我……我的第一次给了你我不后悔,这是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

    墨非城眸光有些飘忽,脑子中乱糟糟的好似一团乱麻,错综复杂的记忆,一点一点在啃食着墨非城的心脏。

    伊曼见墨非城并没有拒绝,以为墨非城同意了,便更进一步拉着墨非城的手慢慢的向卧室走出,墨非城好似被施了魔咒一般,呆呆的任由伊曼牵着走。

    “咚咚咚!”

    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将墨非城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墨非城心头一紧,立马晃过神来,看到伊曼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

    “墨非城……要我!”

    猛地,墨非城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苏小棉那点点的红唇微微一动,说出那么一句绵软却威力无比的话。

    墨非城猛地一惊,一把将伊曼的手甩开,扭过头去,说:“有人敲门,我去开门!”

    伊曼眸中即刻生出了愤怒的火苗,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刻薄的抿了抿嘴。

    该死的,大半夜谁来敲门,差一点就成了!

    “请问这里是伊曼小姐的房间吗?这是一位小姐让我们转交给她的东西!”房门口传来了服务生的声音。

    伊曼眉眼之间爬上了不耐烦,没好气的走过来,问道:“什么东西?”

    “好像是谁的身份证!”服务生如实回答。

    身份证?

    “知道了!”墨非城接过服务生手中的身份证说。

    伊曼走过来接过墨非城手中的身份证,狐疑的问道,“谁的身份证?”

    “钱丙寅的身份证!”

    苏小棉猛的推开被即将被墨非城关上的门,恨恨的从口中挤出来这么一句话,语气中带着怒不可遏的火焰。

    “苏小棉?!”墨非城望着门口突然出现的苏小棉,惊愕的失声叫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