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09章:抱歉打断你们的快乐了!

    四目相对,仿佛时间就此凝固,空气也停滞了流动。

    似是狂风刮过,满地的凄凉。

    由于是晚上,没人乘坐电梯,所以电梯很快就将苏小棉带到了28楼。

    苏小棉刚走下电梯,便看到了一个服务生正站在一间房门口,低着头说着什么。甚至没有一秒钟的考虑,苏小棉便快步冲到了伊曼的房间里。

    “墨非城……”

    苏小棉顿时好似被雷电击中,那满腹的怒火,在看到墨非城的那一刹那消失殆尽。

    好似那瞬间炸裂的气球,苦苦支撑着苏小棉的那一股怨气被莫大的心痛代替。

    此刻,苏小棉最不愿面对的人就是墨非城。

    此生,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人也是墨非城。

    那耻辱的一幕,再一次袭击而来,苏小棉的心中好似被钝器击打,一下,两下,三下……

    痛,已经不觉知痛。

    或许苏小棉的心已经死了,那种锥心的痛,似乎变成了前世的怨念,飘飘荡荡,不知所往。

    伊曼看到突然出现的苏小棉,便知道苏小棉费尽心思的找到自己,就是为了兴师问罪。

    伊曼心中飘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的就又恢复了镇定。

    苏小棉没有任何的证据指责是自己陷害的她。

    定了定神,伊曼将面部的表情调整到最合适的状态,悠悠的向苏小棉走去。

    在好莱坞摸爬滚打将近十年,伊曼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演戏,不论是电影中还是生活中,虚假的表演已经深入伊曼的骨髓。

    “小绵?你怎么来了?我和非城刚才还在说到你呢!”伊曼笑吟吟的上前走两步,手很自然的揽住墨非城的胳膊,一脸纯真无公害的模样。

    伊曼眉眼噙笑,似是挑衅,似是炫耀,更似是嘲讽。

    苏小棉心猛地被撕裂,似是就要昏厥过去。

    同墨非城说到自己?

    难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是墨非城和伊曼共同策划的?

    不会的,不会的,墨非城一定会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的。

    苏小棉眸光轻轻的下移,看到墨非城并没有要躲开伊曼双手的意思,只是任由伊曼亲昵的拦着臂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秀恩爱?

    苏小棉的心尖锐的痛了一下,沉重的心跳停滞了几拍。

    苏小棉不敢想,不敢碰触,一碰就是天崩地裂。

    墨非城的双眸似是那隐深的大裂谷,不见底,不见顶。

    苏小棉心底一颤,墨非城不否定是在默认吗?或许,伊曼早已添油加醋的告诉墨非城自己爬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所以,此刻墨非城眸中才会如此的空洞,或许这就是最深的鄙夷吧!

    逃离,此刻唯有无视才能让自己保存一点点的尊严。

    苏小棉慢慢的垂下眼帘,嘴角上勾一抹冷冷的疏离,轻笑一声说:“对不起,打断你们……快乐了,你们继续!”

    万箭穿心,苏小棉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如此的苍白无措。

    人心都已经死了,何在乎别的!

    转身,毫不犹豫的转身,似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女郎,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快乐?!

    从苏小棉口中说出那般疏离的话,好似穿越时光的利剑,后知后觉的插进墨非城的心尖。

    墨非城不敢相信,苏小棉有一天会对自己说出如此的冷淡疏离的话语。

    墨非城张口想要解释,可是嘴巴却好似僵化了一般,怎么也唤不出苏小棉的名字。

    十年前,自己拿走了伊曼的第一次,自己要怎么解释才能将那十年前的事情抹去?

    恐怕,此生都无法解释了!

    墨非城身体猛地一颤,想要出门。

    可是伊曼揽着墨非城臂膀的力道却突然加大了一些,似是在向墨非城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墨非城垂了垂眸,徐徐的将伊曼的手放开。

    与爱人之间叫快乐,与不爱的人在一起只能叫上床!

    墨非城将身体从伊曼身边抽离,开门,关门,离去,一气呵成,机械一般的动作,好似一个行尸。

    墨非城端着步子,走进电梯,走下电梯,找到车,坐上去。

    手握着方向盘,却不知道自己要去何处,何处才是自己停靠的港湾。

    苏小棉没有走进电梯,而是出门走上了步梯。

    一直走,一直走,伊曼住的是28楼,苏小棉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想着逃离,却也不知道要将自己的心安放到何处。

    “咔,咔,咔!”

    死寂的楼梯中回荡着苏小棉孤单的脚步声,寂寞,不成双。

    楼梯的白炽灯发出应景的白光,惨白惨白的。

    伊曼看着墨非城毫不犹豫的离去,心思沉了沉。

    可恶的苏小棉,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看来,墨非城还是没有苏小绵死心。

    该死的钱丙寅,如果早一点进到苏小棉的房间里,把苏小棉上了,那苏小棉还有脸在墨非城面前出现吗?

    想到这里,伊曼抓紧了手中钱丙寅的身份证,眸中猝了毒一般的阴狠。

    既然苏小棉误会墨非城同自己在一起,那自己就再去给苏小棉加点料。

    想到这里,伊曼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不知道走了多久,苏小棉才走到了楼下。

    双腿酸软,差一点摔倒。

    苏小棉定了定神,走出了酒店。

    “苏小棉!”

    苏小棉慢慢的掀开眼皮,看了看面前站着的伊曼,冷冷的开口,“好狗不挡道!”

    “你……”

    伊曼气急败坏望着苏小棉,眸中射出阴冷的芒。

    本来愤怒的伊曼却转而为笑,那种嘲弄的笑,得意的望着苏小棉,说:“看到墨非城在我房里,你心痛了吗?”

    苏小棉猛地抬头,狠狠的望着伊曼,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拳头禁不住握紧。

    “在墨非城心中,我才是最纯净的女人,十年前我已经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墨非城。苏小棉,你最好理理清楚,你苏小棉就是一双被人搞烂的破鞋,你以为墨非城会喜欢你吗?我呸……”

    “啪!”

    苏小棉一个巴掌甩在了伊曼的脸上,发出一声脆响。

    苏小棉气的浑身颤抖,眸光中带着愤怒的光,咬牙说:“伊曼,果然是你!”

    伊曼愣住了,这一巴掌伊曼挨的有些措手不及,本想抬手还回去。

    一抬头却看到了酒店门口的摄像头正照着自己,伊曼心中一横,心说,苏小棉,这一巴掌我给你记着,以后你会加倍还回来的。

    伊曼伸手捂住那被苏小棉打了的脸,忍着脸上的火辣辣的疼,一脸的苦情,似乎带着天大的委屈和可怜楚楚,可是口中却阴狠的说:“对,就是我,可是你有证据,再说了,钱丙寅……”

    ‘没有得手’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另一边脸上也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尖痛。

    苏小棉咬牙,抬手又一个耳光打在了伊曼的另一边脸上,“你终有一天为你所做的一切买单!”

    伊曼眉眼噙笑,伏在苏小棉耳旁,小声说:“在我买单之前,你打我耳光的视频会先出现在网上,你就等着被人肉了吧,等着身败名裂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