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210章:HCG阳性!

    苏小棉一怔,猛的抬头看到了头顶上硕大的摄像头。

    伊曼嘴角噙着万般的委屈,口中却说着那般尖酸刻薄的话,“钱丙寅的床上功夫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毕竟是身经百战……”

    苏小棉狠咬牙关,眉眼之间生出一丝怒火,然后幽幽的将手机拿出来,鄙夷的轻笑一声说:“那很遗憾,你这两个耳光是白挨了,因为,我正好在试我手机的录音功能好不好用!”

    伊曼的脸色立马变的白一块儿紫一块,甚是难看。

    “苏小棉,你……”伊曼眸中射出愤恨的光芒,抬手就要反击。

    苏小棉一把抓住伊曼的手,眉眼生出来凌冽的芒,“你最好收起你的巴掌,否则,我们就警察厅见!好莱坞著名女演员曼达,设计陷害十八线小艺人,我们看看到时候身败名裂的是谁?!”

    苏小棉望着伊曼,眉眼之间浮上一层轻蔑的笑意,一把甩开伊曼的手,扬长而去。

    伊曼望着苏小棉离去的背影,气的脸色发白,恨不得冲上狠狠的将苏小棉撕成碎片。

    脸上火辣辣的尖痛,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不禁加大了手部的力道。

    伊曼低头无意看了看钱丙寅的身份证,突然意识到,苏小棉一定是认为钱丙寅得逞了!

    所以,苏小棉根本就不知道和自己上床的人是墨非城?

    想到这里,伊曼的嘴角上勾,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伊曼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部,眉眼轻挑,如若不是苏小棉这一巴掌,自己也许就把真相说出来了。

    比起自己脸上的皮肉疼,想必你苏小棉心底的痛更痛吧!

    快步离开酒店,苏小棉低头看了看自己早就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心中抹上一丝嘲弄的笑意。

    果真是做贼心虚,伊曼连看都没看就相信了自己说的话。

    天已经立春,只是晚上的依旧寒的刺骨。

    苏小棉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心底的凄凉和无措再一次席卷而来。

    这个肮脏的地方,自己一刻也不想再看到。

    墨非城驱车回到了别墅,狠狠的锁上房门,把自己埋进了卧室中。

    身体中还残留着苏小棉的温存,不论如何,身体是从来不会说谎的。自己每次看到苏小棉,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窜出来那股压制不住的躁动。

    苏小棉一定很恨自己,刚从她的床上下来,便辗转到了伊曼的房中。

    烦闷无比,墨非城翻身找到香烟,哆哆嗦嗦的点着,放在唇边狠狠的抽了一口,似是要用这刺鼻的烟草味将自己麻痹。

    凄冷的夜,北风倔强的不肯离去,似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苏小棉冷笑一声,再冷的天也抵不过自己心底的冷吧!

    寒冷的风,打开了苏小棉记忆的闸门。

    不知何起,苏小棉便成了福利院众多孩子中的一个,每日望着福利院那扇大门痴痴的发呆,总幻想着有一天,爸爸妈妈会突然出现,对自己说,走吧,我们回家。

    此后的许多年,苏小棉都在思考,自己究竟怎么会出现在了福利院?

    苏小棉住进福利院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名字,那时候大家都叫苏小棉5月6号。

    因为,苏小棉是5月6号住进的福利院。

    福利院的生活,孤独而寂寞。

    初到福利院,苏小棉不喜欢说话,也不爱同别的小朋友玩耍,所以,没有小朋友愿意同苏小棉做朋友。

    犹记得,那是一个美的令人眩晕的午后,现在想起来,苏小棉感觉那天应该是儿童节。

    福利院中迎来了好多漂亮的小学生,他们带着最漂亮的衣服,最好玩的玩具来到了福利院。

    苏小棉躲石柱后边,静静的望着热闹非凡的大家,却不敢出去领礼物。

    可是,大大的眼睛中却透着掩饰不住的渴望,苏小棉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得到一份礼物,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贴纸。

    “小妹妹,你躲在这里做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苏小棉的身后。

    苏小棉猛的回头,却看到了一个漂亮的不成样小少年。

    干净的校服配上雪白的球鞋,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着白光,深邃的大眼睛清澈而迷人,小小年纪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子清贵,苏小棉发誓,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干净漂亮的男孩子。

    他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眉眼含笑,温暖而阳光。

    苏小棉猛的低下头,抿了抿唇,快步离开。

    “小妹妹,别跑啊!”

    苏小棉一口气跑到了后院的杂物间中,坐在小板凳上大喘气,苏小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

    “小妹妹,你为什么跑?是我长的像怪兽把你吓到了吗?”

    那个清脆而动听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苏小棉的耳廓。

    苏小棉警觉的抬头,望着面前站着的小男孩儿,猛的起身,抓起他的胳膊狠狠的咬下去。

    “啊——”

    小男孩儿痛苦的叫了一声。

    苏小棉惊了一下,松开了嘴巴,推门而逃。

    那时候的苏小棉是自闭的,是自卑的,心门是紧锁的。

    她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怪兽,随时准备战斗,谁靠近她,她就咬谁。

    时光如流水,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

    深夜的大街,着实冷的有些刺骨,苏小棉禁不住又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双手已经被冻的冰凉,思绪也回到了现实中。

    苏小棉感觉,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被钱丙寅侵占了,所以,苏小棉一点也不想见人。

    反正自己只是一个十八线,根本就没有通告。

    所以自那夜之后,苏小棉便向公司请了长假,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除了每天定时的接送小洛上幼儿园,其余时间都是把自己窝在家里。

    发呆,发痴,然后默默的流泪,心痛到了极致。

    那刻意被压制下去的记忆,却如同毒瘾一般,日日的折磨着苏小棉的心。

    仅仅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苏小棉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转天,是一个极好的天气。

    春,穿着新装,款款而来。

    绿了枝丫,红了桃花。

    二三月的天,总是给人暖洋洋的感觉,甚至想出门舒展一下心情。

    只是,对于窝在家里将近一个月没有出门的苏小棉来说,严冬不仅没有过去,甚至更甚了。

    因为,公司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体检。

    这一日,苏小棉将小洛送去了幼儿园,便准备回家。

    “小棉姐,我终于等到你了!”当苏小棉刚走进小区的时候,思思突然窜了出去,拉住了苏小棉。

    苏小棉略略的吃了一惊,沉了沉眉说:“你急匆匆的来,有事吗?”

    “小棉姐,张总可是下死命令了,说今天如果你不去体检,就让我卷铺盖卷儿走人!”思思一脸委屈的望着苏小棉说。

    苏小棉怔了怔,抬眸看了看思思布满委屈的脸,定定的说:“做我的助理,也是辛苦你了!”

    “谢谢小棉姐!”思思听到苏小棉松口,便即刻露出了笑脸。

    今天的阳光分外的好,苏小棉感觉有些刺眼。

    医院中惨白的一片让苏小棉感到有些眩晕,只想赶紧结束回家。

    “来来,这里领体检单了!”

    纪哥手中拿着一叠体检单,走了出来。

    苏小棉沉坐在长椅上,动都懒得动。

    不知为何,不知是因为春天让人犯困的原因,还是大病初愈,苏小棉近来总是感觉浑身无力,喜欢犯困。

    “苏小棉,体检结果不错啊!”

    蓝茵茵拿着体检单,幽幽的来到苏小棉面前,眉眼噙笑,一脸嘲弄的说。

    苏小棉懒的掀开眼皮看蓝茵茵,只是对着蓝茵茵懒洋洋的伸出了手。

    谁知蓝茵茵没有并没有把体检单递给苏小棉,而是紧接着说:“HCG……阳性!”
Back to Top